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4章 破除,太阴神印
    t当第一座大帝雕像炸开时,除了叶凌月之外,包括邪神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明白帝莘的用意为何。

    可接连第二座、第三座……数百座大帝雕像被帝莘如同暴雨梨花般,一一投掷而出,炸开后,伴随着那些信仰之力接二连三,涌向了天命锁链。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早前因煞灵冲击,变得脆弱不堪的两根天命锁链,竟在吸收信仰之力。

    在信仰之力的滋润下,天命锁链由细变粗,正在不断进行自我修复。

    修复还不算,当几百座大帝雕像悉数炸开后,里面隐藏的信仰之力,凝聚在一起,化为了一根,两根三根天命锁链,信仰之力悉数化为了九根完整的天命锁链。

    九根锁链,就如九条神龙,修复、增多之后,威力大增。

    只见其哗然一声巨响,锁链横空而出,朝着那双邪灵爪抽去。

    “可恶的信仰之力。”

    邪神气得哇哇大叫,它好不容易才等到了锁链被一一摧断,哪知道居然被那个叫做帝莘的小子给修复好了。

    再想破坏九根天命锁链,无疑又要耽误不少时间。

    邪神来到九十九地,也是慢着三十三天上的真神,一旦其被发现,惊动了三十三天,它的阴谋必定会落空。

    如此一来,在天罚深渊外围观的几人也顿时明白了过来。

    早前叶凌月说过,压制邪神的法子有两种,几人还有些不明白,如今一看,才恍然大悟。

    帝释伽和奚九夜采取的是第一种,削弱煞灵之力,从而削弱邪神的本源之力。

    这也是一般人会采用的法子。

    而叶凌月采取的无疑是第二种,增强九根天命锁链,以他人之力,也就是天罚大帝之力,压制邪神。

    这一个方法,比起第一种方法来,无疑更加投机取巧,效果也很是一目了然。

    九根天命锁链加在一起,很是难缠,邪神的邪灵爪,被生生克制住了,无法再尾随着帝莘和奚九夜。

    帝莘携着奚九夜,趁着这个空档,冲出了天罚深渊。

    “九夜。”

    帝锦瑟当即冲上前去,满脸的惊喜。

    只是看到奚九夜的那副模样,奚九夜的脸哪里还能称之为脸,就连身躯也变得千疮百孔,帝锦瑟也不禁吓得倒退了几步。

    “记住,这一次,不是你救我,而是我成全你们。告诉凌月,我们之间,远还没结束。”

    奚九夜没有理会帝锦瑟的反映,他在帝莘的耳边,说了一句。

    就这句话,让帝莘有种冲动,将这小子直接丢回天罚深渊里,管他是死是活。

    可再一想,帝莘不禁对奚九夜的话有些不解。

    他成全了她们,难道说……

    奚九夜说罢,一把推开了帝莘,近乎是踉跄着,走出了几步。

    即便是他落得了今时今日的田地,他依旧是奚九夜。

    他回头的一瞬,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叶凌月。

    叶凌月见了奚九夜的模样,面上波澜不惊,仿佛就跟看路旁的一块石头似的。

    奚九夜惨然一笑,由着几名帝魔家族的侍卫搀扶着,离开了天罚深渊。

    “女神,你真是神机妙算,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些雕像有如此妙用。哈哈,我看那邪神这下子也没法子了。”

    看到天命锁出现后,天罚深渊下的煞气就被强行镇压下去了。

    血迟等人都欢喜不已。

    早前尉迟青他们还嘀咕着,收集一堆破泥雕有什么用处。

    可如今看来,也多亏了这些雕像。

    这次可真是狠狠打了帝魔家族的脸,帝释伽那小子只怕会气得吐血。

    “不,你们想得未免太简单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我们还是没有想出离开天罚戈壁的法子。”

    叶凌月到了天罚深渊前,那九根天命锁链孤傲地悬在了天罚深渊上。

    “天罚陛下,这一次,真是有劳你了。”

    叶凌月临渊而立,无声地说道。

    “这已经是朕最后能帮你们的了。信仰之力已经存在万余年,坚持不了多久,当天命锁链崩溃后,你们就要靠自己了。”

    天罚大帝语气凝重地说道。

    同样都是封天令的宿主,叶凌月和天罚大帝的交流,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得见。

    所以叶凌月并没有告诉血迟等人,邪神很可能因为这次的压制,发动更强的一轮反噬。

    “几位大人,我家少族长有请。”

    就在天命锁链凝聚后没多久,皇甫家族的人就找了上来。

    皇甫臣密切留意着天罚皇都的情况,当天命锁链重新凝聚而成后,他就知,这一次,是天魔廷胜利了。

    “几位,从今日开始在下就是天魔廷的一员。”

    皇甫臣倒也是个爽快的人,他也不多说,直接带着手下的一万多名异魔兵士,加入了天魔廷麾下。

    如此一来,从人数上,叶凌月所在的军团已经胜过了帝释伽所在的军团。

    当晚,众人就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包括叶凌月、帝莘、血迟、尉迟青、墨长空等人,都共聚在一个营帐里。

    “皇甫,你应该也很清楚,我招徕你回天魔廷的原因。”

    血迟倒也没有避讳叶凌月,直接询问起皇甫臣,关于天魔井的事情来。

    “若是没猜错的话,血殿的目的,应该是想要询问第一口天魔井上的太阴神印的事。”

    皇甫臣一开口,就提到了太阴神印。

    这让叶凌月不禁眉心的玄阴神印微微动了动。

    在击杀帝青玄时,叶凌月已经知道,所谓的太阴神印,就是用玄阴族的女子的玄阴血绘制而成的。

    当年,发现太虚墓境时,叶凌月并不知道,太虚墓境上,竟有太阴神印。

    身旁,帝莘握了握叶凌月的手,示意她莫要紧张。

    “正是,不瞒你说,我们一位殿主,已经确认过,第一口天魔井上的太阴神印,其实在数年前,曾经被打破过。”

    血迟径直说道。

    这一次,叶凌月能够不避讳神族的身份,帮其赢得了皇甫臣的支持,血迟自然也不能再有所隐瞒,索性就将天魔廷的一部分计划,当着叶凌月和帝莘的面,一一盘托了出来。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