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3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t奚九夜,曾经是叶凌月心头的一根刺。

    叶凌月用了五百年的时间,将这根刺连根拔除。

    如今,他依旧是帝莘心头的一根刺,只是叶凌月明白,这根刺,只能由帝莘自己亲手去拔。

    帝莘眼眸一深,眼底却是莹光闪烁。

    “我不是救他,而是救己。”

    只是寥寥几个字,帝莘却已经表了态。

    他要救奚九夜。

    奚九夜的死活,帝莘压根不放在眼里。

    在奚九夜叛出神族时,帝莘心目中,他已不配当自己的对手。

    可奚九夜这次若是死在了天罚深渊了,以他的魂魄之力,被邪神吸收,邪神的力量必定会大增。

    天命锁链已经大幅被削减,邪神冲溃锁链也只是一瞬之间。

    权衡利弊,帝莘还是选择保下奚九夜。

    “我听你的。”

    叶凌月莞尔一笑,两人眼神交汇,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心中都明白,此时不是意气用事之时。

    “咳咳。女神,你到底有什么法子压制邪神?”

    血迟等人在旁看着,尤其是血迟,心底那叫一个醋海翻腾。

    “很简单,说白了压制邪神不外乎两个法子。帝释伽选择了其中之一,我选择了第二个法子。早前我让你们收集的那些大帝雕像可都还在?”

    叶凌月说着,先取出了自己收集的一百多座大帝雕像。

    “雕像全都还在,我们几人收集的加在一起,约莫有五百多座。只是天罚大帝都已经……那雕像留着还有什么用处?”

    血迟忙让人将那些雕像都拿了出来。

    早前叶凌月让人搜集这些雕像,是为了防止煞巫太子利用这些雕像,控制天罚大帝的肉身,开启封天令,运行献祭大阵,可如今她要这些雕像又有何用?

    帝莘打量了几眼五六百座大帝雕像,却是扬了扬嘴角。

    “洗妇儿,我明白你的意思。”

    “知我者,你也。”

    叶凌月嫣然一笑。

    其余众人都是一头雾水,可同时又对叶凌月和帝莘的默契很是羡慕。

    早前得知叶凌月和帝莘是双修伴侣时,众人只道两人是郎才女貌,可如今看来,两人的默契感十足。

    如此的默契,只怕是那些相处了千百年的伴侣也是望尘莫及的。

    帝莘说罢,却是衣袖一甩,那些大小不一的大帝雕像,竟是悉数被他纳入了怀中。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帝莘却是身影化成了一道流光,转瞬落在了天罚深渊之上。

    “那小子想干什么?”

    血迟等人一惊,却见帝莘凌空而立了片刻,身形骤然一坠,笔直落入了天罚深渊。

    奚九夜的前车之鉴犹在,帝莘那小子难道也要去送死不成。

    天罚深渊内,奚九夜的浑身血肉骨骼脏腑,早已被煞灵吞噬,整个人血肉模糊,挂满了煞灵,看上去何其可怕。

    常人在了这般状态下,早已是痛苦不堪,神志不清。

    可奚九夜却是强忍着周身噬蚁般的痛楚,听到了身旁的异响时,奚九夜提起了一口气。

    “是你。”

    看清了来人竟是帝莘时,奚九夜的眼底,不可避免划过了一抹暗淡。

    在他被百鬼吞噬,险些难以支撑时,他脑中,只闪过了一个人。

    那人,初时不清晰,可渐渐地,她的面容变得愈发清楚。

    那是叶凌月的脸,不是兰楚楚……不是死去多时的爹娘,也不是他生命中形形色色的那些女人。

    在了生死之间,自己想到的第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竟还是她。

    那一刻,奚九夜明白了一件事。

    他,竟是早就爱上了叶凌月。

    呵~那一刻,奚九夜有种放声大笑的冲动。

    他真是愚蠢至极,足足五百多年,才认清了这个事实。

    可正是认清了这一点,让奚九夜原本已经模糊的意识,一下子回归了。

    只是他意识恢复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心心念着的那人,而是他最嫉妒的帝莘。

    “你以为帝魔家的人会救你?你不过是是他们养的走狗罢了。”

    帝莘倒是很意外,奚九夜的眼底波澜不惊,显得异常清醒。

    能在这种状况下,依旧保持清醒,奚九夜,终归不是普通人。

    此人留着,必定是一个祸害。

    一念之间,帝莘在杀与不杀之间,作着抉择。

    可就在帝莘动杀机的一瞬,天罚深渊底部,一阵煞气冲天。

    桀桀的冷笑声,已然在耳边。

    “又是你们俩小子,上次饶你们不死,你们又送上门来。”

    不知是邪神还是煞巫太子的声音,越逼越近。

    帝莘见状,体内神魔之力暴涨,一瞬就化为了万千剑气。

    那剑气四处蹿动,发出了一阵可怕的呼啸声,那些奚九夜身上的煞灵一瞬就被绞成了齑粉。

    奚九夜身上,连白骨都不剩几根,就连那张曾经让神界无数神女女神尊为之疯狂的脸,也已经是残破不堪。

    帝莘一把抓起了他的残躯,飞掠而起,抢在了邪神之力杀至之前,身如响箭,呼啸一声,已然突破了层层煞气。

    “小子,想得容易。”

    邪神又岂容同样的猎物,几次三番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只见冲天的煞气,凝聚在一起,化成了一双邪灵爪,奇快无比,尾随着帝莘等人而去。

    帝莘不待回头,身后剑气已经心随意动,“唰唰”冲向了邪灵爪。

    那邪灵爪见了剑气,五爪一拢,不过瞬间,就将那些剑气绞成了粉碎。

    “不愧是三十三天上的邪神,连剑气都不畏惧。”

    帝莘眼皮一动,却见其忽是一挥衣袖。

    这一次挥出的,并非是剑气,而是一个个大帝雕像。

    邪灵爪连锋利无比的剑气都是无所畏惧,更何况是的泥塑的大帝雕像。

    巨爪一探,只听得“蓬蓬”数声,大帝雕像被抓了个粉碎。

    可大帝雕像破碎开的瞬间,大帝雕像的体内,一缕缕细微的信仰之力泄了出来。

    这些信仰之力,沉寂在大帝雕像内多年,早前煞巫太子就想利用这些信仰之力,强大身为傀儡的天罚大帝。

    可今日……信仰之力一出现,就全都涌向了那两根天命锁链。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