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2章 心头刺
    t这一边,叶凌月等人都在围观,看奚九夜将如何应付这一局面。

    那一边,在天罚深渊不远处,皇甫家族在内的异魔势力,也密切留意着帝魔家族和天魔廷两方的行动。

    “少族长,帝魔家族的帝释伽没有亲自出马,而是派出了奚九夜。此人是帝锦瑟的未婚夫,也是新近在异域崛起的新角色。”

    皇甫臣的手下,将天罚皇都附近发生的情况,告诉了皇甫臣,同时他还将天魔廷的行动也告诉了奚九夜。

    “至于天魔廷方面,血迟等人都赶了过去,看样子是想要亲自动手。”

    “帝释伽无法亲自动手,此人很是谨慎。那个叫做奚九夜的也是个人物,帝魔家族有他加入,必定如虎添翼。至于天魔廷方面,无需留意血迟。盯梢的重点是那一对男女,叶凌月和帝莘。”

    皇甫臣束手而立,目视着天罚皇都方向。

    皇甫家族自皇甫宣伟之后,已经蛰伏了太久。

    皇甫家族的每一任族长都严格遵循皇甫宣伟的遗言,在没有找到破解太阴神印的法子之前,不再入世。

    直到了皇甫臣这一带,皇甫臣励精图治,结合了无数前人的经验,终于找出了破除太阴神印的法子。

    可皇甫臣并没有立刻入世,而是直到了封天令横空出世,才挑选在这个时候,带着皇甫家族再度临世。

    其用意,就是想要结合封天令,一举达成当年皇甫宣伟都没有完成的遗愿,带着整个异域飞升。

    “可少族长,那叶凌月和帝莘并非是异魔,盯梢他们?”

    皇甫家族的探子迟疑道。

    “那女子的确不是异魔,可那叫做帝莘就未必了。”

    皇甫臣清瘦的脸上,露出了个深不可测的笑来。

    探子不敢迟疑,化为了一缕暗影,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帝莘……帝莘,恰好也姓帝。也不知帝释伽有没有发现,此人和当年的那一位何其相似。”

    皇甫臣若有所思了起来。

    天罚皇都内,众人苦侯多时。

    帝莘挑了挑眉。

    奚九夜冷眸缩了缩,身形骤然一快,竟是直接朝着深渊底部掠去。

    在奚九夜冲入天罚深渊的一瞬间,那两根天命锁链警觉了起来。

    天命锁链倏然而动,锁链一股神力震荡,一道金色的神力暴掠而出。

    奚九夜身形骤变,在神力击中他的身体时,他早已化为了一道残影。

    可不等奚九夜找好落脚点,第二根天命锁链就如蛟龙出动,呼啸一声,缠向了奚九夜的脚腕。

    奚九夜闷哼了一声,却见其一掌挥出,一抹绿色的风之神力,骤然掠出,风力撞在了第二根天命锁链上,锁链堪堪被风力移开了半寸。

    就是这分毫之间的半寸,奚九夜的身形已经避开了天命锁链的夹击,就如一颗石子,直坠入了的天罚深渊底下。

    在深入深渊之时,奚九夜身上的阵法再度亮起。

    古老的巫力,毫无保留地释放开。

    一闻到生灵的气息,那些深渊内的煞灵就如嗅到了腥味的猫,一个个急不可耐往上爬。

    那些生灵被邪神和煞巫太子禁锢了无数年,饥饿难耐,朝着奚九夜扑咬了过去。

    它们张开了口,口中探出了尖锐的獠牙,照着奚九夜的四肢、躯干狠狠咬了下去。

    香甜的血肉的滋味,引来了越来越多的煞灵。

    不过眨眼之间,奚九夜浑身上下就满是煞灵。

    这些煞灵无孔不入,奚九夜成了它们眼中的香饽饽。

    剧烈的疼痛袭来,奚九夜只觉得神魂一震。

    尽管帝释伽早就向奚九夜说明过,百鬼吞噬极其痛苦,可奚九夜也万万没想到这痛苦竟会如此强烈。

    这种滋味,就犹如浑身上下,有千万只蚂蚁在不断啃食。

    那些煞灵争先恐后,数量之巨,已经将奚九夜完全淹没了。

    先是皮肤,再是血肉、骨骼、脏腑最后乃至魂魄,这些贪婪的煞灵可谓是穷凶极恶。

    “情况好像不对,奚九夜那小子进入了天罚深渊后,就没了动静。”

    天罚皇都外,血迟等人的脸色也变得愈发凝重。

    “怎会如此?奚九夜不会是死了吧?你们……你们难道要见死不救?”

    帝锦瑟也是花容惨淡,她走前对帝释伽的古巫术很有信心,哪知道奚九夜进入了天罚深渊后就没了音讯。

    倒是天罚深渊内,不断有煞灵兴奋的叫声传出。

    帝锦瑟又惊又恐,她自己不敢进入天罚深渊,此时返回去找救兵又来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叶凌月等人。

    “你们不都是神族嘛,难道要袖手旁观?”

    帝锦瑟看向了叶凌月。

    “他早已是叛神,你想救,大可以自己进去救。”

    帝莘不以为然道。

    只是嘴上虽如此说,帝莘还是禁不住看了一眼叶凌月。

    尽管知道叶凌月和奚九夜乃是生死交,可奚九夜终归是……

    “你们输了。”

    叶凌月淡淡说道。

    “就算是我们没有法子压制邪神,你们也没赢,一群缩头乌龟,有本事,你们也进入天罚深渊试试。”

    帝锦瑟心急如焚,可她也不敢进入天罚深渊。

    “谁说我们无法压制。”

    叶凌月挑挑眉,轻描淡写道。

    她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并非是她没想到法子,而是她想看看,除了她的法子之外,帝释伽他们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很显然,帝释伽的法子,失效了。

    “女神,你不会是想救那小子吧?”

    血迟一脸的惊诧,女神不是和姓奚的那小子有仇嘛。

    帝莘也是拧紧了眉头,却没有多说。

    叶凌月站在了帝莘的身旁,她抬眼看了看,莞尔一笑。

    “帝莘,我有压制邪神之法,至于用不用,我听你的。”

    尽管嘴上从未说什么,可叶凌月依旧能感受到,每次奚九夜在场时,帝莘都会有些不自在。

    她和奚九夜的那段情早已逝,余下的恨,也伴随这小怪物的死去,变得无关紧要了。

    只是这一次,她将选择权留给帝莘,只是为了向帝莘表明,她早已将奚九夜放下,如今的奚九夜如今对她而言,和路人没什么两样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