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0章 各显神通
    t奚九夜只身一人进入了天罚皇都,也就是那一片深渊中,这让叶凌月等人很是意外。

    尤其是帝莘,在场的几人中,只有他和奚九夜曾经一起进入过天罚皇都,与邪神算是间接交过一次手。

    在帝莘看来,就算是他和奚九夜联手,也未必是邪神的对手。

    更不用说,奚九夜在古天坛时,曾经被帝莘吸收了一大部分的星辰之力。

    星辰之力这种特殊的神力,修炼起来极其不易,奚九夜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

    “女神,那小子一人进去了,我们要不要?”

    血迟见帝魔家的人率先进入了天罚皇都,有些按捺不住了。

    “先不要轻举妄动。”

    叶凌月看了眼帝锦瑟。

    帝锦瑟也是紧张着,看向了天罚皇都所在的那个深渊。

    虽说她和奚九夜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情,可帝释伽已经承认了奚九夜的身份,帝锦瑟就算是返回了帝魔家族,也不可能找到比奚九夜更合适的人选,所以她倒是希望奚九夜这一次能够立下大功。

    这样将来两人返回了帝魔家族后,就算是成了亲,她的身份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洗妇儿,我和他一起进去。”

    帝莘轻声说道。

    虽说和叶凌月默契十足,可帝莘这次也不知道,叶凌月到底有什么法子压制邪神。

    “我不想你冒险。”

    叶凌月冲着帝莘摇了摇头。

    她和帝锦瑟可不一样,她是不会让自己的男人冒半点危险。

    这声音,落在了奚九夜的耳里,却是听着异常讽刺。

    他脚下不由一滞,曾几何时,夜凌也是和自己并肩作战,哪怕是战场上最危险的时候。她也不会让自己单独涉险。

    可如今这一切,都不同了。

    奚九夜不由紧了紧拳头,强忍着回头的念头,步步进入了天罚皇都。

    邪神临世后,天罚皇都就化为了一片深渊。

    整个深渊,都散发着可怕的煞气。

    这煞气,寻常人只要稍沾染上,无论是神族还是异魔,都会被煞气夺了生灵之气,从而成为煞灵。

    所以无论是帝释伽还是叶凌月,亦或者是皇甫臣,他们的人马都驻扎在天罚皇都附近,不敢真正进入深渊的范围之内。

    奚九夜从帝释伽那得了古巫术之后,步步为营,进入了深渊的边缘。

    奚九夜没敢贸然进入深渊的底部,而是悬空而立,居高临下。

    临渊看去,奚九夜第一眼看到的乃是三根金光熠熠的天命锁,那锁链在了煞气的冲击下,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

    这些锁链,还蕴含着一股凝重威严的神力,这种神力,和早前天罚大帝身上的神力如出一辙。

    显然这些锁链,乃是天罚大帝用最后的神力凝聚而成。

    锁链原本有九根,可如今只剩了两根,就在昨日,锁链又崩断了一根。

    锁链每崩断一根,深渊底部的煞气就会更加猖狂。

    看样子,天罚大帝的确是支持不了多久了。

    奚九夜眯起了眼,透过了锁链,查看着深渊底下的情况。

    他眯起了眼,那深渊,就如悬崖峭壁,一眼看下去,深度不知几何。

    黑魆魆的深渊底部,除了煞气之外,还有大量的蠕动的不明物。

    由于煞气的缘故,最初奚九夜一眼看过去,还不知道那些不明物到底是什么。

    他抬起了掌来,一道绿色的神力,如破冰之刃,骤然袭出。

    那神力,乃是风谷神帝的神力。

    神帝之力,岂容小觑,一刃挥出,深渊里顿时狂风大作。

    大量的煞气就如被一只手骤然拨开,奚九夜一眼就看清了深渊底的情况。

    这一眼看下去,饶是奚九夜,也觉得脚底有一股冷气直蹿上来,让其背脊发凉。

    天罚深渊底,并非是空无一物,也不见什么邪神、煞巫太子之流,而是成千上万具尸体。

    那些尸体,身上乃是异魔和神兵的铠甲,他们的身上的精血血肉,早已被吸食一空,成了干尸。

    这些尸体,大多是早前独孤术带进来天罚皇都的神兵,还有一部分是在天罚隔壁里死去的异魔和神兵。

    这些人的生灵之气,支撑起了邪神的力量来源。

    也是这部分力量,不断冲击天罚大帝的天命锁链,壮大深渊的范围。

    “好厉害的邪神力量,这就是真神之力?”

    地底的煞气,尽管没有冲破天命锁链,但散发出来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奚九夜只是遥遥看着,就觉得体内的神力在被侵蚀。

    奚九夜看清了深渊底部的情况后,却见其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他的脚下,氤氲腾起了一道道星光,那星光在其脚下化成了一个星芒阵。

    那星芒阵中的光芒,直入云层,漫天的星辰,一下子凝聚在了奚九夜身上。

    星芒阵发出了真正光芒,天地之间的星芒,交相辉映,星芒直接洞穿了煞气,直入天罚深渊。

    “那是什么阵法?”

    天罚皇都外,叶凌月等人都在观望奚九夜的举动。

    “不是阵法,是巫术。”

    叶凌月肯定道。

    叶凌月对巫术原本了解的并不多,只是早前她的乾鼎吸收了左使的魂魄,练成了破巫丹。

    叶凌月也对异域的巫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奚九夜居然也懂得巫术。

    “奚九夜是巫?我记得,他是武者。怎么一日不见,就成了巫?”

    尉迟青诧异道。

    巫,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一名优秀的巫,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培养。

    “那是你们,我三哥自有法子,让九夜短时间内成为出色的巫。这次比试,你们输定了。”

    帝锦瑟见了奚九夜大显身手,心下很是得意。

    两人虽未成亲,可是她已经开始以奚九夜的女人的身份自居了。

    叶凌月睨了眼帝锦瑟,这女人还真以为和奚九夜成亲就真正掌控了那男人?

    她还不知道,神界有个兰楚楚在。

    虽说风谷神帝已死,可兰楚楚这个神帝之女,可不是省油的灯。

    叶凌月在心中暗道,若是兰楚楚和帝锦瑟开撕,必定有好戏上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