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9章 她的条件
    t血迟等人走出了营帐。

    尉迟青忍不住说道。

    “血迟,就凭我们几个,怎么是帝释伽的对手,你也知道,帝释伽精通巫术,你我等人手下,都没有压制邪神的法子。这一次我们输定了。”

    “可若是让叶帅帮忙,未免太强人所难了。毕竟,她是神族,神魔殊途。”

    墨长空帮抢道。

    血迟沉默了片刻。

    “其实,这也不是我的主意。让女神帮忙,是夜殿的意思。”

    “夜殿?你说的该不会是天魔廷新的那位殿主吧?”

    尉迟青一怔。

    “他也是女神的父亲,刚加入天魔廷不久。也是他说,一定要让皇甫臣回归天魔廷。而且,他还说,叶姑娘若是知道了皇甫臣的真正用处,一定会答应帮助我们。”

    血迟爱慕叶凌月,若是按照他的本性,自是不可能为了招徕一个皇甫臣,为难叶凌月。

    可夜北溟开了口,他如今又是天魔廷真正的话语人,血迟才不得不答应。

    “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父亲,他这不是要逼叶姑娘……”

    尉迟青和墨长空都是面有困惑之色。

    “无论如何,我也不想女神为难,我们仨一起去天罚皇都看看,凭我们几人之力,能否压制邪神。”

    血迟说罢,带头朝着天罚皇都行去。

    尉迟青和墨长空也紧随其后。

    仨人一到天罚皇都,就见了奚九夜和帝锦瑟一起也站在了天罚皇都外。

    “是你们,怎么帝释伽自己不出马,派了手下的走狗出面?”

    血迟扫了眼奚九夜。

    关于奚九夜的来历,血迟多少也知道一些。

    此人是神族的叛徒,而且在神界时,似乎还和女神有些渊源。

    血迟最看不起的,就是奚九夜这种两面三刀的角色,更何况,此人还是女神的仇人。

    奚九夜倒是没有理会血迟的话,奚九夜虽生性高傲,可是在他下狱的那段时间里,他可谓是认清了人情人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眼高于顶的北境神尊了。

    叶凌月没有和血迟等人同来,倒在奚九夜的预料之中。

    这也间接证明了,叶凌月一定是知道了皇甫臣的真正作用。

    叶凌月如今可谓是神族天战营的第一元帅,自是不可能帮助异魔对付神族。

    “血迟,你说谁是走狗。你还不是当了神族的走狗,天天跟着女人后头摇尾乞怜。偏那女人还是个水性杨花的。怎么,那女人自己不敢过来,就让你们这些裙下臣出面?”

    帝锦瑟也是牙尖嘴利,冷嘲热讽了起来。

    “帝锦瑟,你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教训你。”

    血迟一听,额头青筋直跳,若非是尉迟青和墨长空拉着,他当场就要发作。

    “裙下臣多,证明我家洗妇儿有魅力,总好过有些女人,连煞灵都不屑一顾。”

    不等血迟发作,就听到了一个略带调侃的声音,不咸不淡,从身后飘了过来。

    帝莘和叶凌月并肩而来。

    两人男帅女靓,只是站在一块,就犹如一道亮眼的风景线,引人侧目。

    “女神。”

    血迟看到叶凌月,不禁眼前一亮。

    他很是意外,叶凌月竟会来。

    奚九夜也是微微动容,叶凌月居然也会来。

    叶凌月走到了血迟身旁,她冲着血迟点了点头。

    “我和你是同盟,这个时候,自然是统一战线。不过我有个要求,待我离开天罚戈壁后,我要见我爹爹。”

    叶凌月要见夜北溟,她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夜北溟。

    为什么要抓走阿日,阿日如今是生是死,还有为什么要帮助异魔对付神族,以及为何要破坏太阴神印……

    早前血迟告诉叶凌月关于皇甫臣的真正作用后,叶凌月自是不愿意再帮助血迟等人的,可待到血迟等人离开后,叶凌月又细细品味了一番,很快就发现,血迟之所以会如此做,背后很可能是有人授意。

    而此人,很有可能就是爹爹夜北溟。

    正是因为推断出了这一点,叶凌月才会来到天罚皇都。

    只因她知道,爹爹做任何事,都有其道理,哪怕如今的爹爹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爹爹。

    “这点没什么问题。你们父女俩,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夜殿必定也很想见你。”

    血迟又惊又喜。

    一旁的奚九夜听罢,眼眸又是一深。

    他已经从帝释伽口中得知,天魔廷新的殿主就是夜北溟。

    早前,奚九夜听闻夜北溟叛神之后就下落不明,外界谣传夜北溟和其妻子云笙一样,已经陨落,可是奚九夜却不愿意相信。

    夜北溟是何人,他可是当初凭借一人之力,力挫奚三千乃至整个奚族的人,他绝不可能那么轻易死去。

    只是奚九夜也没想到,夜北溟会加入异域,而且还是加入了异域势力最强的天魔廷,还成了天魔廷的殿主之一。

    看血迟的口吻,夜北溟如今在天魔廷的势力只怕不下于血迟。

    看样子,他和夜北溟的恩怨远还没有结束。

    无论夜北溟是神族还是异魔,奚九夜依旧不会放过他。

    “得意什么,你们真以为,多了她,你们就能赢我们?真是痴人做梦,可笑之极。”

    帝锦瑟见叶凌月一来,就被几个男人犹如众星拱月一般围在中间,不禁一阵嫉妒愤恨。

    “锦瑟,我们走。”

    奚九夜深深地望了眼叶凌月。

    他和叶凌月最终还是站在了对立面,不过既是如此,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女神,我们?”

    血迟看了眼叶凌月,不知叶凌月下一步会如何做。

    看奚九夜等人的架势,很显然,帝释伽已经将压制邪神的法子,告诉了奚九夜和帝锦瑟。

    可血迟也不知道,叶凌月到底有什么法子,压制邪神。

    “我们先不急,且看他们如何行动。”

    叶凌月也很意外,帝释伽居然会将任务交给奚九夜。

    压制邪神的法子,显然是上古巫术。

    叶凌月才刚说完,就见奚九夜只身一人,进入了天罚皇都。

    这时候的天罚皇都,简直就是个炼狱,奚九夜,竟一人进入,难道说,他想自寻死路不成?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