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7章 异魔之皇
    t帝青玄早前意欲打开第二口天魔井,最终以失败告终。

    奚九夜以为,帝释伽此番依旧是为了天魔井的缘故,才要招徕皇甫臣。

    帝释伽听奚九夜说罢,却是淡淡一笑。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就算是我这次得了封天令,想要真正取代原宿主,获得封天令的承认,还需要一个条件,就是占据原宿主的故土,也就是神界。两者齐全,才能成为封天令真正的宿主,带着异域飞升。”

    作为封天令的宿主之一,帝释伽知道的,比一般人自然要多一些。

    甚至于,他知道的,要比叶凌月这个原宿主还要多一些。

    至少,叶凌月不知道,除了封天令之外,宿主们还需要占据神界这一个额外的条件。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作为宿主之一的独孤术会专门来神界,成为神界盟军的原因。

    独孤术加入天战营,看似是友军,可实则上,他也是在找寻机会,得到封天令后,再想法子占领神界,成为真正封天令的主人,白日飞升。

    “这么说来,就算是我们得了封天令,还是得侵占神界?这也没什么困难,神界四大神帝已经陨落其三,余下的也都是些乌合之众,只要我们这一次能够脱离天罚戈壁,拿下神界也只是早晚的事。”

    帝锦瑟听罢,不以为然道。

    在帝锦瑟看来,拿下神界,比夺取封天令简单多了。

    “锦瑟,你还是老样子,我说过多少次,不可轻敌。若是神界真的那么好夺取,为何这么多年了,异域始终没法子入侵神界?”

    帝释伽不以为然道。

    “这……当年没有封天令,异域对神界也没有多大兴趣。仅靠一些小家族对神界入侵,自然掀不起什么波浪来。”

    帝锦瑟辩解道。

    “这一点,你又错了。当初天魔廷第一任太宰在神界开辟了两口天魔井,本意就是打算在那时候入侵神界。可最终,却以失败告终。你可知为什么?”

    帝释伽问道。

    “第一任太宰都失败了,这怎么可能。皇甫宣伟可是号称异域第一强者,他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的神界都入侵不了?”

    帝锦瑟吃惊道。

    皇甫宣伟就是皇甫臣的先祖,其在异域的地位,就相当于神界的四大神帝之和,相当于异魔之皇。

    由此可见,其身份地位都么的不同寻常。

    若是说连皇甫宣伟都没法子入侵神界,那如今的帝释伽等人只怕也是……

    “只因当时有人在神界,绘制了一个太阴神印。那太阴神印,让皇甫宣伟身受重创,连第二口天魔井都没来得及完成,就被迫返回了异域。他临终前,告诉后人,在想到了破解太阴神印之法前,不可入世。他留下了此话后,就撒手人寰。这才是为什么皇甫家族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在异域崛起的真正原因。”

    帝释伽不紧不慢地说道。

    “神界居然有让皇甫宣伟都无法抗衡的神印?这事,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三哥,你又是从何得知的?”

    帝锦瑟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仅是帝锦瑟,就连奚九夜听闻了这个消息后,也是心生震撼。

    异魔的实力,奚九夜是亲眼目睹的。

    说异魔是比神族更高一个级别的存在,也是不可否认的。

    可神族,居然在那么多年前,就有可以抗衡异魔最强者的存在?

    那人,又到底是何人?

    “我之所以得知,是因我六七岁时,还在天魔廷里修行。有一次,无意中闯入了天魔廷的密室,里面就有皇甫宣伟的这段记载。那本书,是天魔廷的**,外人不得而知。至于那太阴神印,说白了,未必就是神族创建的。很可能,它只是三十三天的某一位真神,留在神界的。但是要入侵神界,的确只有打破太阴神印这一个法子。”

    帝释伽对封天令可谓是势在必得。

    只是对于侵占神界,他倒是没有多少的信心。

    尤其是在帝青玄的计划失败之后,帝魔家族也先后几次,打算入侵神界,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从天战战场方向,入侵神界,费时费力,比起来,从天魔井入侵,尤其是从第一口已经被第一任太宰完善妥当的天魔井入侵,才是最佳的方案。

    至于位于兵王营内的第二口天魔井,并非是最佳的入口。

    既然要从第一口天魔井入侵,那就必须解决了上面的太阴神印。

    这也是困扰帝释伽多日的难题。

    他也没有信心,破解连皇甫宣伟都无法破解的太阴神印。

    恰好在这个时候,皇甫臣出现了。

    皇甫宣伟离世之后,皇甫家族就隐世,直到皇甫臣出山,这证明,皇甫臣一定是得了破解太阴神印的法子。

    也是为此,帝释伽一定要得到皇甫臣的支持。

    得到了皇甫臣的支持,也就等同于得到了太阴神印的破解之法。

    “想必血迟那小子,也知道关于太阴神印的一些事,所以才会争取皇甫臣。所以这一次,我们非赢不可。”

    帝释伽沉吟道。

    既然帝释伽能进入密室,知道皇甫宣伟的这段秘事,相信天魔廷其他人必定也知道。

    “这么说来,那皇甫臣倒是有些用处。只是三哥,你真有压制邪神的法子?”

    帝锦瑟一听,才知道皇甫臣的重要性。

    不说其他,光是冲着那太阴神印,就必须赢得皇甫臣。

    “我的确有个法子,但是由于我本体不在天罚戈壁里的缘故,不能亲自实施……”

    帝释伽略一沉吟。

    “少族长有何吩咐,尽管开口。”

    奚九夜已经懂得了帝释伽的言外之意。

    “九夜你果然是深明大义,既是如此,我就传授你一套巫诀,只要照着我那巫诀做,相信一定能大幅削弱邪神的力量本源。”

    帝释伽笑着说道。

    帝释伽虽说已经答应了帝锦瑟和奚九夜的婚事,可实则上对奚九夜并非完全放心,这一次,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考验奚九夜一番。

    “三哥,你真偏心,我平日要你传授我巫诀,你都是一口拒绝,这一次居然要主动传授给九夜。”

    帝锦瑟不满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