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5章 争人
    t尽管距离天罚皇都还有十几里路,可以叶凌月和帝莘的修为,还是能够清楚看到那一边的情况。

    距离煞巫太子自我献祭,已经过去了数日。

    天罚皇都方向,皇城早已消失了。

    距离天罚皇都五六里开外,奚九夜和帝释伽的营地就驻扎在那里。

    在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会合时,奚九夜、帝释伽等人也在召开军事会议。

    “已经过去了三四天,天罚皇都方向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那邪神也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我们派出去的探子,也是半点消息都没有。”

    冬弥君悟说道。

    “看样子,天罚大帝对邪神还有些震慑作用。三哥,我们要不要派兵进如深渊看看?”

    帝锦瑟说道。

    “不可,敌不动我不动。帝莘那帮人一直毫无动静,此时我们也不宜有所行动。”

    奚九夜分析道。

    奚九夜的行军策略很简单,帝莘那边按兵不动,他也不愿意有所行动。

    两方军力如今相差无几,任何一方先行动,就会造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境况,这对于已经吃过帝莘一次亏的奚九夜而言,显然是不愿意再重蹈覆辙的。

    “难道他们一辈子不动,我们也不动?奚九夜,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么窝囊。”

    帝锦瑟不满道。

    自从奚九夜答应和帝锦瑟成亲后,帝锦瑟对其的态度愈发嚣张跋扈。

    反正在她看来,奚九夜也不过是一个想要依附帝魔家族的男人罢了。

    “锦瑟,注意你的言辞,我以为,九夜分析的有道理。”

    帝释伽扫了帝锦瑟一眼。

    帝莘离开前的那番话,虽说没有指名道姓说帝锦瑟,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帝锦瑟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守妇道的事,这种情况下,奚九夜还愿意娶帝锦瑟,已经是给足了帝魔家族面子了。

    在帝释伽看来,一个奚九夜,可比一个帝锦瑟有用多了。

    帝锦瑟一听,只能在旁顾自生闷气。

    “还有一事,需要引起注意。除了我们的异魔盟外,在天罚戈壁里,还有大概一万左右的异魔兵,这些人,属于中立派,暂时还没决定归顺我们还是血迟等人。依我之见,这部分人,必须招揽过来。”

    冬弥君悟说道。

    如今天罚戈壁的势力划分,很显然只有两股。

    谁能拥有更强的兵力,击败邪神,夺得封天令的机会也就越大。

    神界神兵那自是不用多说,已经归顺了叶凌月等人。

    但异魔兵力不同,异魔兵力早前就比神族兵力多,而且战力更强,冬弥君悟早前还想利用帝魔家族的名号,招揽对方,哪知道血迟等人也已经在拉拢对方。

    双方僵持不下,冬弥君悟才将此事告诉了帝释伽。

    “血迟那家伙,竟敢和我争,他还真是成了神族的走狗。”

    帝释伽听罢,冷嗤了一声。

    “血迟爱慕叶凌月,不用说,一定是叶凌月让其招徕魔兵。她手下已经有一部分的神族兵力,若是连魔兵也被其招揽,到时候对我们会很不利。三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抢到那一部分魔兵。”

    帝锦瑟一听,忙插嘴说道,

    奚九夜在旁听了,皱了皱眉,却没有开口多说。

    他虽是答应了娶帝锦瑟为妻,可依旧没有放弃对叶凌月的心思。

    帝释伽听罢,心中暗道,那叶凌月也的确有些能耐,身为一介女流,居然能够使唤得动血迟和帝莘两大高手。

    “既是如此,九夜,你去一趟,探探对方的口风,看其怎样才愿意加入我们的阵营。”

    帝释伽让奚九夜亲自去了对方军营一趟,哪知道奚九夜恰好和前去拉人的血迟等人撞了个正着,两帮人马差点没大打出手。

    最后,还是那异魔势力的首脑出面,才让两帮人马暂时停了手。

    傍晚前后,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以及帝释伽、奚九夜等人一起齐聚在了最后一股异魔军势力的营地里。

    两方人马第一次以这样的形式见面,不免有些尴尬。

    尤其是奚九夜,这是他叛神之后,第一次和叶凌月正面交锋。

    他看到叶凌月和帝莘站在一起,眼眸沉了沉。

    帝锦瑟也死死盯着帝莘和叶凌月,尤其是看到帝莘对叶凌月照顾有加,很是亲昵的态度,这让帝锦瑟更加恼火。

    早前帝莘对其见死不救,帝锦瑟还以为帝莘是个不近女色的,哪知道对方居然迷恋的是叶凌月这个狐媚子。

    “叶帅。”

    由于帝释伽还保留着魂火的模样,自是不好直接参与谈判,只能由奚九夜出面代表异魔盟。

    “九夜神尊……不对,我差点忘记了,今时不同往日,你早已不是神族中人了。”

    叶凌月见了奚九夜,神情自若,就好像见了任何一名异魔将领那样。

    她如此的态度,反倒让奚九夜心中愈发的难受。

    “叶凌月,你少在那废话。识相的话,乖乖带着你的人撤出天罚皇都二十里,交出你手中的异魔兵力。”

    帝锦瑟在旁叫嚣着。

    “呵~帝四小姐好大的架子,你倒是问问,我手下的异魔,愿不愿意听你的命令。”

    叶凌月耸耸肩。

    “帝锦瑟,你最好闭上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帝释伽,你我都算是异域说得上话的人物,这一部分异魔兵力,我要了。”

    血迟压根不理会帝锦瑟。

    血迟和帝释伽,都需要这部分异魔势力。

    只因为这部分异魔势力的首脑,乃是异域一个古老的异魔家族的少族长。

    此人还有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乃是天魔廷第一任太宰的后裔。

    而那一位太宰,正是当初开辟了第一口天魔井和第二口天魔井的人。

    异域早有传闻,当初那位太宰陨落之后,将开辟天魔井的方法,传授给了他的后人。

    早前,帝魔家族和天魔廷的人都想法设法从其口中打听天魔井的开辟之法,这一次,更是绝佳的机会。

    “血迟,这句话,该由我来说才对。”

    帝释伽也不紧不慢地说道。

    两方人马正在争执之际,忽的,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

    在场所有人面色一变,他们都感知到了,这股颤动,正是来自天罚皇都方向。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