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4章 又是情敌一枚
    t自从帝锦瑟在帝释伽的帮助下,脱离了叶凌月和血迟的联军后,他们靠着帝魔家族的威望,带走了一部分的兵力。

    叶凌月也得到了消息,帝锦瑟等人已经先行抵达了天罚皇都附近,和异魔盟联合一气。

    叶凌月和血迟等人,带着神族和异魔的联军,一起到了天罚皇都十几里外的一片荒野上。

    “启禀营长,前方出现了一股不知名的兵力,正向我们这边靠拢。”

    前方的探子来报。

    “先按兵不动,查清楚对方的虚实后,再行动。”

    叶凌月无法判断,那股所谓的兵力,到底是敌是友。

    还有自从邪神临世后,天罚皇都方向,也一直没有什么举动。

    叶凌月也没有半点天罚大帝的消息。

    “等等,是尉迟他们。”

    血迟一看前方的旗帜,顿时大喜。

    他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尉迟青手下的军队,不仅仅是尉迟青,一同前来的还有墨长空等人。

    血迟飞身一掠,就往前方冲去。

    哪知这时,前方的军队中,也有一人,以极快的速度,飞掠而来。

    来人身形奇快,一瞬就越过了血迟,看其方向,正是往叶凌月的方向去。

    “慢着,来者何人!”

    血迟大惊,唯恐对方是冲着叶凌月去的,却见其掌心一片血光,血手印翻手而出,一掌挥出。

    来人冷嗤了一声,却见周身,一片剑光闪烁,血迟的血手印,一瞬之间,就被击得四分五裂。

    “住手,是自己人!”

    身后,叶凌月一声惊呼。

    她话音才落,血迟身旁那人影已经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这时血迟才看清了来人,对方是名俊美异常的男子。

    “洗妇儿。”

    帝莘眸光闪动,当着几万兵士的面,一把将叶凌月拥入了怀里。

    血迟一愣,正欲发话,却被随后赶来的尉迟青给拉住了。

    “血迟,算了。”

    “算什么算,那小子轻薄我家女神。”

    血迟心里觉得酸溜溜的。

    他心仪叶凌月已久,可从未对叶凌月有过非分之想,这小子倒好,一上来就抱……

    “你是不是傻,叶凌月是什么人,能由得他人对她动手动脚?”

    尉迟青一个头两个大。

    血迟再是一愣,回头一看,却见叶凌月脸上满是红晕,任由那小子搂着。

    也不知那小子说了什么,叶凌月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血迟和叶凌月相处了这么久,自从大伙被困在天罚戈壁后,他还从未在叶凌月的脸上看到过笑容。

    血迟端详了片刻,不得不承认,叶凌月和那小子站在一起,极其般配。

    叶凌月和帝莘自从那一晚后,已经分离了数日。

    看到彼此,自是情难自禁。

    尤其是帝莘,他搂着怀里的叶凌月,觉得其又瘦了一些,不禁有些心疼。

    叶凌月和帝莘温存了片刻,感到有些不对头,抬头一看,就见了无数双眼,都盯着她和帝莘。

    叶凌月轻咳了一声,轻轻推了一把帝莘,帝莘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

    说话间,尉迟青和血迟、墨长空等人已经走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尉迟青等人的到来,让叶凌月手下的阵营又壮大了一倍。

    “血迟,这位是帝莘,他与我一样都是天战营的副营长。”

    叶凌月向血迟、尉迟青等人介绍道。

    “同时还是她的双修伴侣。”

    帝莘说罢,冲着血迟,毫不客气地加了一句。

    对于情敌这种生物,帝莘还是很敏锐的。

    这血迟,不用说,又是自家洗妇儿的爱慕者之一。

    不过比起奚九夜之流,血迟压根不算什么。

    血迟听了,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亏了身旁的尉迟青死死抓住了血迟的手,血迟才没冲上前去。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对于帝莘的小心眼,她很是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这男人还在那争风吃醋。

    “帝莘,你和尉迟等人刚从天罚皇都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叶凌月询问道。

    于是帝莘将天罚皇都里发生的一切,包括天罚大帝的自我牺牲,以及他曾经和奚九夜短暂联手的事,都一五一十告诉了叶凌月。

    “洗妇儿,我和奚九夜虽然联手了一次,不过事后就拆伙了,你可别生我的气。”

    帝莘唯恐叶凌月介意他和奚九夜合作,忙解释道。

    “眼下正值神界多事之秋,大家都被困在天罚戈壁,和谁合作不是合作。你不用太介怀,不过没想到,奚九夜那般骄傲的人,居然愿意屈居人下。”

    得知奚九夜要娶帝锦瑟为妻,叶凌月倒是并不意外。

    奚九夜这种人,为了利益,什么做不出来。

    当初他为了成为神尊,依附于风谷神帝,如今为了能在异域立足,投靠帝魔家族,倒也不奇怪。

    只是如此一来,天罚戈壁里的势力,就被迫分成了两股。

    一股是以叶凌月帝莘为首的神魔联盟,另一股就是帝释伽和奚九夜为首的魔军联盟。

    “帝释伽那小子也没什么大不了。女神,你放心,我们的军力不输给他们,我再以天魔廷的身份,再号召一些异魔加入我们的阵营,我就不信,这样还斗不过帝释伽他们。”

    血迟一听帝释伽也来了,顿时有了战意。

    若是对方仅仅是帝锦瑟,他还真懒得和其拼个你死我活。

    血迟也是说做就做的性格,他决定之后,就和尉迟青、墨长空等人商量着,如何招徕帝释伽手下的魔兵。

    一行人离开了营地,待到三人一离开,帝莘又告知了叶凌月另外一件事。

    “洗妇儿,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一声。帝释伽也是封天令的宿主。而且此人实力不弱。”

    帝莘说道。

    “难怪他处心积虑,进入了天罚戈壁。这样一来,抢夺封天令的事,又多了些麻烦。”

    叶凌月沉吟道。

    她好不容易等到独孤术死了,哪知道又来了个更加麻烦的帝释伽。

    “不过你不用担心,暂时还没人知道你原宿主的身份。眼下,我们应该先想法子,如何镇压邪神,夺回封天令。”

    帝莘说罢,走到了营帐外,看向了天罚皇都的方向。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