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3章 被看中了
    t道士?

    夜凌光看到了那声音的本来面目时,也是微微一怔。

    看老道身上的服饰,夜凌光认不出,他到底来自神界哪个势力。

    在神界,道士算不上是什么正统的势力。

    “我说小子,小祖宗,你可别乱来。有话好好说,你可别做傻事。”

    青衣老道虽年龄老迈,却长了个红鼻子,说话时,一脸祈求的模样,看上去很是可怜。

    “你把我们放了,我就不自毁魂魄了。”

    夜凌光冲着老道士眨了眨眼。

    “那可不成,把你们放了,本座去哪里找一对同时有佛根和道根的双生子。”

    老道士急得直摇头。

    “不放我们,我就自毁魂魄。”

    夜凌光寸步不让。

    “小子,你别吓唬我。你姑且不论,就你那兄弟,就算是本座放了他,他的肉身已毁,魂魄也只能是孤魂野鬼。”

    青衣老道摇了摇头。

    “什么?阿日的肉身……不可能,阿日如今乃是雷神之体,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杀了他。”

    夜凌光难以置信着,看着一旁的夜凌日。

    夜凌日的魂魄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除非……夜凌光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他曾经听说,阿日的失踪和爹爹有关,难道说,杀死阿日的,是爹爹!

    “你说的不错,这小子的肉身很强悍,一般人还真杀不死。不过,他若是自己想死,那就不同了。”

    青衣老道摊了摊手。

    他找到夜凌日时,夜凌日已经是孤魂野鬼。

    若非是他及时将其魂魄收了回来,夜凌日只怕早已魂飞魄散了。

    至于夜凌日是怎么死的,也是他自己告诉青衣老道的。

    青衣老道也是从夜凌日口中得知,他还有一个双胞弟弟。

    阿日自己想死……夜凌光越听越不明白,阿日怎么会自杀。

    “你一定在撒谎,阿日不可能会自杀,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你快想法子让其苏醒过来。我要亲自问问他,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得知夜凌日是自杀而非是被爹爹杀死,夜凌光的心情很是复杂,有释怀,同时又有些不解。

    为何阿日在做出决定之前,不先和他商量一下。

    他们不是双生子嘛,为何,这小子要独立承担一切。

    “那小子的运气可比你差多了,他死时,魂魄受损很是严重,必须进入休眠期,才能恢复魂魄之力。短则一年,长则十年,他都不会苏醒。”

    青衣老道轻描淡写地说道。

    对于我辈修道者而言,十年也不过是弹指之间。

    无论是一年,还是十年,夜凌日的休眠也不会是白白浪费时间。

    老道在其陷入休眠状态前,曾经传授其一套青莲心经,夜凌日就算是在休眠,也可以不断修炼。

    青衣老道的回答,让夜凌光险些没崩溃。

    一年,十年?

    如今神界的形势,别说是一年,就是十天,他也等不起。

    “话说回来,你还是和他一起在本座的洞天福地里好好修炼的好。肉身问题你们也不用担心,你们原本的肉身,差强人意,本座会想法子,替你们在三十三天重新物色新的肉身。”

    青衣老道笑着说道。

    在其看来,九十九地的那些所谓修炼者,简直和蝼蚁没什么两样。

    他们的肉身,就算是夜凌日早前的雷神之体,也不过如此。

    “我有重要的事,必须离开,阿日可以留下。”

    夜凌光想了想,阿日的魂魄状态,的确不适合离开此处,可他不同,他必须赶回神界。

    “小子,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佛子已醒,邪神临世,加上那封天令搅世,九十九地很快就会经历一番大洗牌。神界将倾,那是天定的命数,你留在这里,才能活命。”

    青衣老道说罢,忽的弹指而出,一张符箓“啪”的落在了夜凌光的魂魄上。

    夜凌光只觉得自己的魂魄一下子被钉住了。

    夜凌光本身也是一名出色的符师,可他从没遇到过,可以钉住魂魄的符箓。

    那老道用的符箓,也很是奇怪,和夜凌光在神界遇到过的任何一种符箓都不同。

    这显然是一种超越了天符的存在。

    “老头,快放开我!”

    夜凌光没料到,那老道会突然来这么一招,他气得不轻,破口大骂了起来。

    可那老道得手之后,就没了影,只留下了夜凌光和休眠状态的夜凌日。

    夜凌光叫破了嗓子,也没有半点用处。

    他近乎绝望地看了眼身旁的夜凌日。

    “阿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佛门,什么道门。你为何会自杀,你和爹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可惜,夜凌日没法子回答夜凌光。

    “阿姐,阿光没用,这一次依旧帮不上忙。”

    夜凌光痛苦万分,那青衣老道虽然神叨叨的,但是看上去,却的确是世外高人。

    夜凌光甚至无法预测他的修为。

    方才青衣老道说,神界将倾,那意味着神界将会面临一场无可挽回的浩劫,整个神界都可能会覆灭。

    可他作为神界的一份子,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阿姐,你可否听到了我的声音。你一定要保重,无论如何,都要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

    夜凌光喃喃自语着,却不知,在远方的叶凌月是否听到了他的声音。

    夜色沉凝。

    鸿蒙天里,叶凌月猛然睁开了眼。

    她的身前,九洲鼎悄然悬浮着。

    叶凌月一挥手,九洲鼎落到了她的手中。

    “我好像听到了阿光的声音。”

    叶凌月嘀咕着。

    她已经有好阵子没有见到阿光了,若是没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还在孤月海。

    “阿日、阿光、爹爹、娘亲……”

    叶凌月起了身,站在了彩虹河前,想着分别多时的家人。

    曾几何时,他们一家五口无比幸福生活在了八荒。

    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回了。

    “无论如何,我也要夺回封天令,找到娘亲。”

    叶凌月看了看手中的九洲鼎。

    “老大,天快亮了,我们的队伍已经逼近天罚皇都了。”

    小吱哟在旁提醒道。

    “天罚皇都,我们终于来了。”

    叶凌月收回了思绪,走出了鸿蒙天。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