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0章 五百年前的嘱咐
    t不仅仅是啵啵,就连紫堂宿自己也不清楚,那一只巨手来自何处。

    听对方的语气,他显然认识紫堂宿。

    可紫堂宿一阵思索,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认识这么一号人物。

    啵啵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夜凌光的肉身面前。

    失去了三魂七魄的夜凌光,肉身已经开始变冷,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啵啵眼底,蓄满了泪水,她将夜凌光三姐弟视同己出,如今阿光成了这副模样,她真的没有脸面再见主人了。

    她挟起了肉身,就欲离开。

    “你要带他去何处?”

    紫堂宿问道。

    缺失了三魂七魄,夜凌光必死无疑。

    “我带他回冥界,冥界的生死轮回盘也许能救他。”

    啵啵如今也是毫无头绪,只能寄希望于生死轮回盘。

    毕竟早前,生死轮回盘曾经让小月月起死回生过。

    “那玩意不管用。”

    紫堂宿忽是说道。

    “你又知道生死轮回盘不管用?”

    其实啵啵心里也没底,毕竟生死轮回盘经历了上一次十万地煞魂冲击事件后,就时好时坏,冥日如今也因为诸神山的事忙的焦头烂额,还没来及修复生死轮回盘。

    紫堂宿承认,冥界的生死轮回盘的确是至宝。

    早前小乌丫也是靠着小生死轮回盘复活的,可小乌丫的情况和夜凌光也有些不同。

    小乌丫的三魂七魄被保存的很是完好。

    叶凌月姐弟两的情况又有些不同。

    叶凌月上一世,重生轮回的原因,紫堂宿很清楚。

    就如啵啵早前预料的那样,人的三魂七魄,只要离开体内三天三夜,在命魂离体七天七夜的情况下,就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夜凌光命魂离体,但是早前三魂六魄还在,所以还可以最多拖延上四天五夜,但也仅此而已。

    叶凌月的情况,比起如今的夜凌光来,其实要糟糕的多。

    她是跌落陨神崖,魂飞魄散而死。

    照理说,就算是有生死轮回盘,也没有可能再度凝聚魂魄。

    可叶凌月身上有生死符,加之当初身为妖祖的帝莘,在小凌月还是小孩时,就将自己一部分命魂寄在了小凌月的体内。

    可以说,是帝莘的命魂在最关键的时候将叶凌月三魂七魄捕捉了回来。

    而那时,紫堂宿又用了逆天之法,将其三魂七魄重新凝聚。

    加之,云笙夫妇再想尽了法子,将小凌月的魂魄寄存在生死轮回盘上,这才有了后来叶凌月的重生。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可谓是可遇不可求。

    夜凌光可就没有叶凌月难么好的运气了,至少,他没有一个帝莘和一个紫堂宿,更没有生死符。

    这也是为什么,紫堂宿会一口否定了啵啵的做法。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就只能看着我干儿子死掉?都怪你,那只巨手一定是你引来的。我就知道,佛门中人没什么好人。”

    啵啵一听,愈发恼火,言语之间,也是愈发尖锐。

    紫堂宿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

    虽然他失去了记忆,可紫堂宿看出了,夜凌光的魂魄被掠走,并非单单因为他的缘故。

    那巨手的主人,很可能和他有旧仇。

    但是他用尽了法子,掠走夜凌光,应该是因为夜凌光本身的缘故。

    夜家的三姐弟,都继承了医佛云笙的佛性,本身都具有佛根,而且佛根不浅。

    早前云笙被戒律佛陀强行带走,也是因为其佛根的缘故。

    夜凌光魂魄被掠走,很可能也是因为他体内的佛根开始苏醒的缘故。

    当然,这些话,紫堂宿是不会和啵啵细说的。

    毕竟在其看来,啵啵实在是个不好商量事的主。

    “将其肉身存放在寂灭塔中。”

    紫堂宿沉吟了片刻,再说道。

    其实光冲着夜凌光体内有佛根这一个缘故,他的肉身就不会轻易腐烂。

    其肉身,很可能还会成为妖邪的觊觎之物,考虑到这一点,紫堂宿建议,啵啵把夜凌光的肉身,寄放在寂灭塔。

    寂灭塔是紫堂宿一手炼制的至宝,塔内有无上佛力,那佛力非但可以保存夜凌光的肉身,还可以帮助夜凌光吸收更多的佛力,从而助其体内的佛根成长,对夜凌光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这要求啵啵必须在四天五夜的时间里,把夜凌光的肉身送进寂灭塔。

    否则一切都是前功尽弃。

    “那寂灭塔如今在何处?”

    啵啵一听,又来了精神。

    “在月儿手中。”

    紫堂宿早已将寂灭塔,通过小凌星交给了叶凌月。

    也是因为有寂灭塔做媒介,紫堂宿才能传授叶凌月小品般若心经。

    “你……你是故意气我不成,难道你不知道,小月月如今被困在天罚戈壁,就连三十三天上的邪神都亲临天罚戈壁。没有人可以进入天罚戈壁。”

    啵啵还以为有了希望,听紫堂宿这么一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连火炎神帝都未必能够打破天罚禁制,更不用说她了。

    “邪神临世?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紫堂宿一惊。

    这么重要的事,他居然没有感知到?

    一直以来,为了保护叶凌月,紫堂宿都通过各种方式,和叶凌月保持着感应。

    从最初的天地镯,再到后来的寂灭塔。

    说起来,他也的确好些日子,没有感知到叶凌月的气息了。

    紫堂宿再一审视自己体内的天地之力,不禁心底一沉。

    他的天地之力,这些日子,消耗的太过厉害,竟是连感知之力,都消失了,难怪连邪神临世这么重要的事,他都没有察觉。

    邪神临世,这可不是小事,甚至比异魔入侵神界更要命。

    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九十九地的竞争无可厚非,可三十三天,是不可跨界直接干预九十九地的事务的。

    这一点,从慕容老方仙身上就能看得出来。

    慕容老方仙虽然贵为八大方仙之首,又创立了第十四军隐军,但是一直是通过其他势力,干涉神界事务的。

    可偏偏那邪神,是个不遵守戒律的,他打破了三十三天的规矩,显然,三十三天之上,并无人发现这一点。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