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9章 分裂
    t尽管帝释伽只是一团魂火,可此时,帝莘却能强烈感受到帝释伽的存在。

    帝释伽对帝莘的印象也很是不同。

    眼前这名年轻人,是神族?

    帝释伽打量着帝莘,却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帝莘。

    同时,他在帝莘身上也感受到了一股异魔的波动。

    这一位,就是帝魔家族如今的少族长?

    由于帝纣的缘故,帝莘对帝魔家族有一种极其特殊的感觉。

    身上帝魔命脉的复苏,让帝莘意识到,自己出身自帝魔家族,甚至于,他和帝释伽,帝锦瑟都有血缘关系。

    只是这一层血缘关系,非但没有让帝莘对帝魔家族生出什么好感来。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与奚盟主好歹也是故交,听闻奚盟主即将定亲,出于好意,提醒一句罢了。”

    帝莘收回了视线,不冷不淡说了一句。

    奚九夜听罢,看了帝锦瑟一眼。

    帝锦瑟身子瑟瑟发抖,仿佛随时都会昏厥一样。

    这该死的男人,他若是将自己被煞将侮辱过的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传出去,她以后怎么在异域立足。

    奚九夜心底了然,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奚某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你成了故交了。你的好意心领了,奚某和帝四小姐的事,无需你操心。”

    “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那我就祝奚盟主和帝四小姐百年好合。”

    帝莘也懒得当那么多人的面,欺负一个妇道人家。

    奚九夜早前还表现出来,对叶凌月志在必得,不过是几天之间,就转变了主意,移情帝锦瑟。

    他的心思,帝莘也猜了个七七八八,想来是奚九夜神力受损,不得不依附帝魔家族。

    说来这男人也是可悲,从风谷神帝父女俩,再到辩机,再到帝魔家族,只怕终其一生都没法子为自己而活。

    况且,他虽是叛神,但是在神界还有一位神妃兰楚楚在。

    真不知,兰楚楚那样的人,若是知道了奚九夜另娶异魔,会是怎样的表现。

    帝莘很是坏心思的想,也许他可以做一次“好人”,让兰楚楚来“参加”奚九夜和帝锦瑟的婚礼。

    帝莘再想想,奚九夜和帝锦瑟成婚,他就不会再纠缠自家洗妇儿,算起来也是一桩好事。

    “还有一事,奚某正欲和你说明,帝魔家族已经并入了异魔盟,少族长会接任在下成为异魔盟的盟主。少族长意思是,不想与神族联盟,所以自今日开始,异魔盟和神族不再联合行动。”

    奚九夜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也正欲和异魔盟说,我先锋营的神兵神将们,自今日开始和异魔盟拆伙。”

    帝莘倒是无所谓拆伙不拆伙,依照手下的神兵的线报,叶凌月再过不久,就会抵达天罚皇都附近。

    帝莘才懒得让自家洗妇儿和奚九夜身处同一阵营。

    说罢,帝莘也是干脆,直接拔营,带走了一万多的神兵。

    见帝莘直接了当走人,尉迟青等人很是不满。

    “奚盟主,与神族拆伙这件事,你并没有和我们商量妥当。”

    尉迟青一听,第一个表示不满。

    他可以拥护奚九夜为盟主,但是认帝释伽为盟主那就不同了。

    这无疑是对外宣布,尉迟家依附了帝魔家族。

    “眼下,不就是向各位宣布了这件事嘛。谁还有异议,大可以退出异魔盟。”

    帝释伽傲然说道。

    “尉迟家决定退出异魔盟。”

    尉迟青铁青着脸,转身就走,带走了自己手下的一批异魔。

    “这……”

    冬弥君悟和墨长空也是一脸的尬色。

    “我也退出异魔盟。”

    墨长空想了想,也追随尉迟青而去。

    “冬弥少族长,不知你意下如何?”

    帝释伽看了冬弥君悟一眼。

    “我和冬弥家上下,还是决定留在异魔盟。”

    冬弥君悟权衡了一番,尉迟青这一走,必定是去投奔血迟和叶凌月。

    对于叶凌月的神族女帅的身份,冬弥君悟一直有些介怀,至于血迟,冬弥君悟又看其不顺眼,还不如归顺了帝魔家族。

    一番争执下来之后,异魔盟的格局大变。

    而另一方面,叶凌月等人也正赶往天罚皇都。

    在天罚戈壁内,因邪神的降临导致了天罚戈壁的形势大变。

    而在天罚戈壁外,天战营和魔兵寨方面,也是一片焦虑中。

    尤其是天战营的两位元帅,一直紧锣密鼓监视着天罚戈壁。

    虽说无法派兵进入天罚戈壁,可两位元帅手下的方仙却预测到了天罚戈壁里的情形。

    “独孤术陨落?”

    “三十三天上的邪神临世?”

    一个又一个不好的消息接踵而来,两位元帅听罢,简直是坐立难安。

    “连万古界的独孤的人都陨落了,看来这一次,神界将亡。”

    那预测的方仙夜观星象,不停地叹息摇头。

    两位元帅只能是连夜召开军机会议。

    会议上,包括薄情在内的一干神将和两位元帅也是各持观点。

    “我以为,邪神临世此事事关重大,必须上报诸神山,请火炎神帝御驾亲征。”

    薄情得知叶凌月身陷天罚戈壁后,一直很焦虑,想要进入天罚戈壁,可天罚戈壁的禁制,将薄情阻隔在外。

    “那可是邪神,乃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就算是神帝大人亲临,又能怎样?”

    两位元帅很是不以为然。

    四大神帝都还健在时,两大元帅对诸神山还算是信服,可如今封天令出世,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三十三天的存在,神界对四大神帝的信仰开始崩溃。

    没有人再愿意相信,火炎神帝可以化解天罚戈壁的这场灾难。

    “那依两位元帅之见,该怎么办?”

    薄情一听,很是恼火。

    这两个老家伙,自己贪生怕死也就算了,连火炎神帝都不看在眼里。

    不过两位元帅说得也有一定道理,毕竟诸神山如今只有火炎神帝一人坐镇,若是火炎神帝再离开,万一有不轨分子入侵诸神山,那……

    “本帅以为,既然邪神是三十三天之人,那想要除去他,必定也要动用三十三天上的人。”

    两大元帅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