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5章 觊觎
    t当大品般若经三度响起时,整个营地沉浸在了一片柔和的梵音之下。

    早前饱受了水煞之苦的神兵和异魔们,全都情不自禁地侧耳倾听。

    “那就是佛门心经?”

    就连血迟这样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人,此时也不禁一阵心旷神怡,心底滋生起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心,仿佛被微微触动了。

    金色的佛之门,冉冉升起。

    地面上的水煞,化成了一个个灵体。

    他们犹如迷途的羔羊,不自禁朝着佛之门靠拢。

    那些饱受了一万多年煎熬的灵魂,在这一刻,得到了救赎。

    他们身上的黑淤淤的散不开的煞气,在金色的佛门之下,一点点被吸收干净。

    魂魄被洗礼之后,露出了真实的面貌了。

    那是一些衣衫褴褛的天罚子民,那是一些遍体鳞伤的天罚士兵,当他们的灵魂得到救赎那一刻,亲人们、战友们不禁抱头痛哭。

    哭声在了旷野里回荡,和呜呜的风声和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就连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不禁感到鼻尖一阵发酸。

    那些魂魄在离开时,朝着叶凌月齐齐行了一礼,消散在了佛之门的那一边。

    “恭喜你,获得五千零一点功德,距离第三神印的出现,还需要两万九千九百九十八点功德。”

    在叶凌月念完了最后一段大品般若经时,脑中那个古怪的声音再度出现了。

    “?”

    叶凌月一脸的纳闷。

    她狐疑着看了看自己掌心的鼎印。

    自从重新炼化了九洲鼎后,鼎似乎变得更加奇怪了。

    什么第三神印?

    她不断积累功德,不是为了能够早日净化九重玉净柳嘛?

    只可惜,这个疑惑,连烛照都没法子回答叶凌月了,九洲鼎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只能是等待叶凌月自己去发现了。

    “女神,你没事吧?”

    叶凌月正困惑着,一旁的血迟询问道。

    不知不觉,天已经大亮,金色的佛之门早已消失了。

    血迟见叶凌月诵经完毕后,就盯着手掌发呆,不禁有些奇怪。

    “没事,大伙都准备妥当了吧?既是如此,我们即刻前往天罚皇都。”

    晨风起了,天罚戈壁之上,万古不变的风依旧隐隐呜呜地吹着。

    叶凌月在一干神族和异魔的兵士的簇拥下,看向了前方。

    在天罚皇都的方向,一股冲天的煞气。

    “帝莘,我来了。”

    她在心底默念着。

    天罚皇都方向,昔日的皇都早已消失不见了。

    偌大的皇都,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无边际的坑洞。

    那坑洞的范围,就如一头贪婪的困兽,还在不停地往四周扩散开。

    在深渊的上方,可清晰地看到一条条金色的横空锁链。

    那锁链,不断地受到地底邪神之气的冲击,发出了哗然作响声,仿佛随时都会崩断。

    在深不见底的深渊最底层,就见了一个人影凌空而坐。

    他的身上披着血红色的斗篷,一双猩红色的眼里,透着猩红色的光。

    煞巫太子,或者说是邪神,沐浴在一片血光之中。

    “煞巫。”

    一个阴冷的声音,自煞巫太子的体内传了出来。

    “伟大的邪神大人,你最忠诚的手下,煞巫一直在等候你的命令。”

    煞巫太子的声音随即传来。

    这是一番极其古怪的景象,就好像有两个人,在自言自语。

    煞巫太子为了与天罚大帝为敌,不惜自我献祭。

    所有人都以为,煞巫太子已经死了。

    其实不然,来自三十三天的邪神,虽然了得,可终归不是九十九地之人。

    他来到三十三天,并不能立刻出现,否则,必定会引来三十三天上的真神的注意。

    邪神和煞巫太子,如今共用一具身子。

    时而,是煞巫太子,时而是邪神本尊。

    叶凌月用大小般若心经开启了佛之门时,邪神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我闻到了猎物的味道,嘶嘶,好甜美的味道。”

    “煞巫太子”禁不住吞了吐舌头。

    他说话之间,周身的煞气肆意扩散开。

    “邪神大人还请放心,只要我们冲破了天罚老狗的封锁,外面的十万生灵,都是你的美食。”

    煞巫太子讨好道。

    “本座对那些下等的生灵没多大兴趣,本座感兴趣的是外面那名佛陀的灵魂。能够启动佛之门,此人必定是拥有了涅槃心,佛根独具。要知我辈邪神,最喜的就是那些佛修的心。”

    “煞巫太子”发出了刺耳的,犹如鸭子叫一般的笑声。

    没想道,一场献祭,居然让他到了这么个好地方,还能遇到如此高级别的佛修。

    佛之门对于那些迷途的煞灵,无疑是引航的明灯。

    同样对佛之门感应很强的,就是邪神之流的邪恶生灵。

    “佛陀?三十三天出现了佛门高僧?大人,那可如何是好?”

    煞巫太子一听,不禁有些惊慌。

    他本以为邪神在九十九地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哪知道九十九地还会出现了佛修。

    就如老鼠天生就怕猫,对于煞巫太子这等罪孽深重的人而言,佛修的出现,无疑是很可怕的。

    “愚蠢,本座不能到九十九地,真正的佛陀也不可能出现在九十九地。此人既是出现在这里,必定是受了大过,被流放到此地。虎落平阳被犬欺,那佛陀,在天罚戈壁这块土地上,又岂是本座的对手。”

    “煞巫太子”得意洋洋道。

    佛修之流,素来清高,怎么会出现在被称为流放之地的九十九地。

    毋庸置疑,那佛修要么是个散修,没有宗门根基,要么就是犯了大错,独自被一人流放。

    再说了,佛修靠信仰之力而强大,邪神靠怨念而生。

    天罚戈壁,四处都涌动着怨念,这里是邪神扎根的沃土,那佛修在了如此的环境之下,想要保持六根清净都很困难。

    煞巫太子听罢,松了口气。

    同时,他又看了看深渊的顶端,在深渊的上方,悬着九根金色的锁链。

    看到了那些金色的锁链,煞巫太子的眼底,怨毒之光一闪而过。

    “大人,那我们何时才能破开天罚老狗的封锁。我没想到,那老狗居然会用了九龙天命锁封锁天罚皇城。”

    ~么么哒,大家看完,记得点击下一页,投个月票哦~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