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4章 九洲鼎的新功能
    t叶凌月愣了愣,这是怎么一回事,初级巫术?

    她又不是巫者,怎么一下子学会了巫术。

    尽管不是巫者,可叶凌月也很清楚,巫者的巫术和方士的各种本领,是完全不同的体系。

    也就是说,一名方士,若是真的想成为巫者,就要从头来过。

    从巫文看是,再到巫咒,想要修炼成,绝非是一朝一夕的事。

    可她方才,的的确确掌握了巫术,她的脑中已经呈现了水煞的炼制之法。

    这是一名初级巫者才具备的本事。

    叶凌月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掌中的九洲。

    难道说,这是九洲鼎的新功能,鼎灵没有复活,倒是学会了一门新的技能。

    叶凌月若有所思着。

    看到叶凌月竟然轻轻松松就化解了水煞,左使的身子不断地抖动着,就如一片风中的枯叶。

    他将五千煞灵都炼化成了水煞,就是想要击溃叶凌月等人,哪知道,这些水煞,曾经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水煞全都被叶凌月化解了。

    最让人吐血的是,左使甚至不知道,叶凌月是怎么化解水煞的。

    水煞炼制之法,也是左使悉心研究了多年后,才掌握的。

    当初煞巫太子和多名皇子皇女能抗衡到最后,也是因为水煞的帮忙。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居然能……你到底是什么怪物?老夫和你拼了!”

    左使喃喃自语着,他忽然发狠,只见其体内的煞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整个人已然化为了一团黑色的雾气。

    水煞化雾,赫然是一们中级巫术。

    那团雾气来得飞快,迅速扩散开,血迟和封子域以及那些刚恢复过来的神兵异魔们都还未反应过来。

    那团雾煞却是直冲向了叶凌月的面门,黑色的煞雾丝丝钻了叶凌月的七窍。

    左使显然是还不死心,想拼个宁可玉碎不可瓦全的心,也要和叶凌月同归于尽,让叶凌月煞化。

    哪知叶凌月却是早有准备,手中的乾鼎腾的飞了起来。

    那乾鼎鼎盖一开,小小一口鼎,此时却像有着海纳百川之势,一个鲸吞之势,顿时将左使所化而成的煞雾一下子吞了个点滴不漏。

    左使所化的煞巫被九洲鼎困住,初时还不甘心,不停地挣扎着,想要破开九洲鼎的束缚。

    可九洲鼎却是固若金汤,纹丝不动。

    只听得九洲鼎内,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直到最后完全没有了动静。

    同时,叶凌月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个声音。

    “恭喜,获得中级巫术,水煞化雾。”

    “恭喜,开启了九洲鼎式神炼化的功能,获得破巫丹一枚。”

    叶凌月被这连番而至的声音弄得一头雾水。

    待到她神识一动,九洲鼎打开了,里面哪里还有左使的煞灵,而只有一颗黑漆漆圆鼓鼓的丹药。

    “那老家伙……我去,女神,你把他直接给炼成丹了?”

    血迟和封子域两人,看得两眼发直。

    他们一个贵为天魔廷的殿主,一个是封家少主,手下也不乏有高明的巫者,可像是叶凌月一个举手之间,就把那么厉害的巫尊级别的高手,直接给炼化成了丹药的,那还真是闻所未闻。

    “好像是的,我把他炼成了什么破巫丹。”

    叶凌月拿出了那颗丹药,这颗丹药和叶凌月早前炼化成的那些丹药都不同。

    叶凌月用了神机符稍稍看了几眼。

    “破巫丹?就是传闻中,可以抵御一次巫术攻击的破巫丹?这玩意可是好东西。”

    血迟盯着叶凌月手中的那一颗丹药,啧啧称奇着。

    “不过是一次巫术攻击罢了,听上去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

    封子域嘀咕着。

    “你小子是不是傻,我说的巫术攻击那可是全巫术攻击,就是说,有这么一颗破巫丹在手,可以集体防御一次。除了巫仙级别,全巫术免疫,你以为是闹着玩的。”

    血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好歹这颗破巫丹也是用了左使的魂魄炼制而成的,可不是一般级别的破巫丹。

    “女神,你这口鼎了不得啊,我们要不要打个商量,把这些水煞全都炼制破巫丹,这样我们以后再遇到巫者就不怕了。我可以代表天魔廷收购。”

    血迟这么打算,是因为考虑到帝魔家族,帝释伽的手下有一只很强大的巫者队伍。

    而破巫丹,必须用煞灵之类的魂魄才能炼制而成,叶凌月若是能炼化,对于天魔廷将来和帝魔家族相对抗大有好处。

    “不,这些水煞我不打算炼制成破巫丹。”

    叶凌月摇了摇头。

    “不炼制?那你打算怎么办?这些终究是煞灵,留着很可能会成为祸害。”

    血迟不解叶凌月的用意。

    “我打算超度它们。”

    叶凌月说道。

    “超度?”

    血迟傻眼了。

    “叶姑娘说得对,这些水煞说白了,也就是当年那些无辜的天罚子民,我以为,它们最好的归宿就是被超度。”

    封子域忙接口道。

    “我说小子,你是不是傻,你好歹也是异魔,居然同情一群煞灵,这帮家伙,早前可害死过我们不少人。”

    血迟一脸的无语,正欲数落封子域,哪知道封子域却是一脸崇拜地望着叶凌月。

    封子域自从被叶凌月点化后,行为举止越来越向佛门弟子靠拢。

    况且,他也发现了,叶凌月每使用一次佛之门,他也能得到一部分的好处。

    不知从何时开始,封子域已经厌倦了异魔的生活。

    他体内的佛根,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滋生。

    “血迟,你先将神兵和魔兵们驱散,时辰也不早了,我要在天亮前,超度这些煞灵。明日一早,我们照计划正常启程。”

    叶凌月将那颗破巫丹收了起来。

    在封子域看来叶凌月愿意超度这五千煞灵,那是她心怀慈悲。

    可叶凌月心底最清楚,她超度煞灵,更多的事为了能够尽快地让九重玉净柳成长起来。

    邪神临世,天罚大帝临行前的话,叶凌月犹然在耳。

    她心中很明白,是福不是祸,她必须去直面邪神,抢回封天令,那是她身为原宿主的宿命。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