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2章 似毒非毒
    t水桶之中的水,化成了灰衣长者,叶凌月见了,并无太过吃惊。

    “这位想必就是煞巫太子座下的左使了。”

    叶凌月上一次,击退了煞巫太子手下的一名巫尊。

    事后,她也调查了一番,确定了煞巫太子手下有两员大将,两人都是巫尊级别高手。

    其中右使擅毒,左使更擅长医。

    右使被叶凌月用佛火所伤,元气大伤,退回了天煞皇都。

    可左使一直未有行动,早前叶凌月得知煞巫太子派人外出搜集大帝雕像,就曾猜测过来得必定是左使,如今一看,果然如此。

    “你就是叶凌月,看来右使说得不错,你的确有些门道,居然一眼就看出了我在水中动了手脚。”

    左使和右使情同手足,右使被叶凌月重伤后,一直耿耿于怀,想要报仇。

    左使早前有任务在身,一直没对叶凌月下手。

    可昨日发生的大帝雕像事件,让左使大动肝火,直接导致了左使对营地一干人动手。

    有了右使的教训,左使也知道,叶凌月也是一名高明的方仙级别大高手。

    她一手解毒的本事极其了得,对其营地和其直接下毒,显然是行不通的。

    权衡一番后,左使才想到了用水来对付叶凌月极其手下的妙招。

    “左使,你我算起来,也并无多大的冤仇。你的主子煞巫太子已经自我献祭,投身邪神,我若是你,想要超度轮回,这时候必定会弃暗投明。”

    叶凌月循循善诱道。

    叶凌月的话,让左使心头微微一动,不禁触动了左使的心事。

    他跟随煞巫太子,已经一万多年,这一万多年,他不能轮回超生。

    原本他还寄希望于煞巫太子此番能够夺得封天令,届时他就可以追随煞巫太子白日飞升,哪知道,这个时候,天罚大帝的魂魄会突然出现。

    煞巫太子被天罚大帝所制,最终自我献祭。

    左使唤得知消息后,又惊又恐。

    可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他跟随煞巫太子那么久,虽是医者,却一直是助纣为虐,他这样的人,就算是轮回,只怕也只能坠入鬼畜一道。

    与其如此,他宁可成为凶煞,拼上一拼。

    “少在那废话,老夫生是太子的人,死是太子的鬼。更何况,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军营上下,除了你们是三人和那头小畜生,全都已经被老夫所控。我若是你们,还是识相一些,把大帝雕像交出来的好。”

    左使目光一厉,口中一声尖啸。

    就见那些因为饮用了有问题的水,倒地不起的神兵魔兵们全都要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他们的身上呈青紫之色,皮肤浮肿,四肢肿胀,看上去就如溺水一般,口中滴滴答答,不停地吐出涎水。

    左使自在一处村落里被叶凌月等人截了大帝雕像后,又接连去了几个村落,可那些村落里的雕像也全都不翼而飞了。

    那些雕像,或是被血迟,或是被帝莘、尉迟青等人给先行一步抢走了。

    左使如今手上,也不过一千座大帝雕像罢了。

    “凌月。他们想要大帝雕像?天罚大帝不是已经和邪神同归于尽了嘛,他这时候还要大帝雕像做什么?”

    血迟有些纳闷。

    “天罚大帝的肉身虽然已毁,可神魂不灭。作为万古大帝第一人,他的精神魂魄很是强大。虽然不能和真神邪神相提并论,可若是能够给其提供充足的信仰之力,他就能抵抗邪神一阵子。那些大帝雕像,如今说白了,就是天罚大帝的力量之源。雕像越多,他能支撑的时间也就越长,对我们这些身在天罚戈壁里的人而言,就越有利。”

    叶凌月分析道。

    她的话,让左使眼中异色连连。

    想不到,对方非但看破了大帝雕像的作用,连邪神下一步要做的,也被她推测出了。

    叶凌月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天罚大帝在叶凌月的佛之门的帮助下,肉身和魂魄得以合一。

    只可惜,他最后抱着一念之仁,错过了杀煞巫太子最佳的时机。

    导致邪神临世,如今整个天罚皇都都已经被吞没。

    邪神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吞噬整个天罚戈壁,若是天罚戈壁里的众人没法子阻止邪神,那他吞噬的范围将会近一步扩大,甚至扩散到整个九十九地。

    “那我们更不能交出大帝雕像。只是外头被控制的神兵魔兵数量太多,我们三人,就算是没被控制,也很难杀出重围。”

    血迟警惕着左右,封子域也是做好了备战的姿态。

    “叶姑娘,你没法子解开这些人身上的毒?”

    封子域看到昔日的手下,全都变得丧失了理智,他们虎视眈眈,形如丧尸,向他们逼近,仿佛下一秒,就要撕碎他们的咽喉。

    “他们没有中毒,我找不到症结所在,无法对症下药。”

    这一点,也是让叶凌月最苦手的地方。

    这些神兵和魔兵在引用了有问题的水源后,就意识不清。

    叶凌月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为何被控制。

    “那我们该怎么办。最差的结果,只能是杀出去了。”

    血迟眼眸一红,周身血气氤氲。

    “不能杀,这等于是自相残杀。”

    叶凌月看了眼在旁冷笑的左使,对方就是想要消耗他们的战力。

    如今这些神兵魔兵位于天罚戈壁,一旦无辜枉死,就会成为邪神的信徒,化为煞尸。

    “不能杀,又不能找到破解之法,难道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

    血迟和封子域都是一脸的技穷。

    说话之间,已经有几名神兵和魔兵扑了上来。

    小吱哟怒吼一声,一抬爪,爪影如风,将几名扑上前来的神兵和魔兵一掌拍了出去。

    可神兵魔兵们被横扫出去之后,又一个轱辘,爬了起来,再次扑了过来。

    如此反反复复几次,叶凌月被护在了中间,血迟和封子域、小吱哟两人一兽充当掩护,时间一久,两人一兽,也渐渐感到了吃力。

    “如此下去,可不是办法,我必须想到破解之法。左使到底是怎么控制这些人的?”

    叶凌月纳闷着。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