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0章 她是三十三天来的人
    t在了佛火的威胁下,帝释伽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憋出了一句话。

    “走。”

    帝锦瑟瞪圆了眼。

    “三哥。”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帝释伽近乎是狼狈着,迅速带着帝魔家族手下的几千人,撤离了。

    帝锦瑟极其不敢地瞪了眼叶凌月。

    “姓叶的,我们走着瞧,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着,她跺了跺脚,含恨而去。

    待到离开了营地,帝锦瑟还是一脸的不甘。

    “三哥,你为什么要让那女人?难道是因为天魔廷的缘故?血迟那小子没有多少本事,如今天魔廷真正做主的,据说是一名新来的殿主。”

    帝锦瑟可不相信,以帝释伽的本事,会斗不过叶凌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帝魔家的人,输给了一个神族女人,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以后帝魔家怎么在异域立足?

    “你以为,我是让她?”

    帝释伽冷冷说道。

    “难道不是嘛?那女人的火种没什么了不起,我可是听说过了,方士的火种是分了三六九等的,灰色的火……”

    “她叫做叶凌月。你可知,天魔廷新来的殿主叫什么?叫夜北溟,我在魔兵寨的时候,见过他。此人,连我都看不透,据闻,他是天魔廷未来太宰的第一候选人。他的女儿,叫做叶凌月。”

    帝释伽的话,让帝锦瑟一时语塞。

    叶凌月是天魔廷未来太宰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那女人可是神族。天魔廷作为异域在的最高统领,天魔廷的太宰怎么会有个神族女儿。三哥,你会不会弄错了?兴许只是恰好同名罢了。”

    帝锦瑟一脸的不信。

    “她也不是寻常的神族,寻常神族,怎么可能会拥有变异的佛火。”

    所有人都以为,帝释伽是看在了血迟等人的面子上,才不和叶凌月计较。

    却不知,帝释伽方才在看到叶凌月释放出来的佛火时,有多么的吃惊。

    火中有莲,名为佛莲,那佛莲徐徐盛开,美不胜收。

    佛莲之外,又有灰火。

    叶凌月的佛火,乃是变异的佛火,如此的火种,普天之下,唯有一朵。

    “佛火?难道她是佛门子弟……这怎么可能,她……”

    帝锦瑟又气又急。

    “她怕不仅仅是佛门子弟那么简单,兴许,她还是三十三天中人,若是真的如此,她的出现,就有些蹊跷了。此女不简单,我们暂时不好招惹,只能是静观其变。”

    帝释伽的心机比帝锦瑟重得多。

    他也知,叶凌月等人搜集了大帝雕像,必定是为了对抗天罚皇都的煞巫太子。

    他如今实力有限,封天令又落到了煞巫太子的手中。

    他只能是静观其变,等待最佳的时机。

    “也只能是这样了,不过我有个好消息,我联系到奚九夜了。他刚从天罚皇都里出来……”

    帝锦瑟在回到营地后不久,有了奚九夜的消息。

    得知奚九夜竟然能从天罚皇都里出来,帝释伽倒是有些意外。

    从奚九夜那,帝锦瑟大致知道了,煞巫太子自我献祭,召唤出邪神,如今整个天罚皇都都已经陷入了无底深渊中。

    只不过,奚九夜出于个人私心的缘故,并没有告诉帝锦瑟天罚大帝说的那番话。

    “事态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这么一来,你要离开天罚戈壁势必会更加困难。我想要夺取封天令也是难上加难。”

    若是仅仅是一个煞巫太子,帝释伽还有几分把握,可如今煞巫太子变成了邪神,帝释伽就没有多少把握了。

    “岂止是难上加难,三哥,那邪神可是三十三天上的人物,我们怎么会是真神的对手。反正煞巫太子已死,封也许我们可以考虑和邪神合作,没准还能拿到封天令。”

    帝锦瑟想着,只要能离开天罚戈壁,和谁合作不是合作。

    “你以为,邪神是那么好驾驭的?煞巫太子也是不知好歹,才会自我献祭。献祭之术,是古巫术的一种,传闻是来自三十三天,一旦使用不佳,就会反噬其身。再说那邪神,如今只想将整个天罚戈壁里的人都是吞噬一空,增加其修为,它绝不会和我们合作。”

    帝释伽训斥道。

    自古只有神可以操控低等生灵,却从未听说过有低等生灵可以驾驭真神。

    邪神在三十三天之上,也许不算是什么真正厉害的真神,可它在九十九地,绝对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帝锦瑟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对抗真神,说白了,只能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说起来,天罚戈壁里也并非没有人能与那邪神抗衡。”

    帝释伽沉吟道。

    “哦?那人是谁?”

    帝锦瑟一喜。

    “那人就是叶凌月,你忘了,我说过,她身上有佛火。她的年纪,能拥有佛火,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她自身就是来自三十三天之上的佛门,拥有真神之体。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身后有佛门高人撑腰。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只要让叶凌月落入邪神之手,真相自会大白。她一旦有生命危险,她身后的那高人,也必定会现身。”

    帝释伽说道。

    “这么说来,倒也不无道理。三哥,那我们还等什么,快点想法子引叶凌月去天罚皇都才是。”

    帝锦瑟迫不及待道。

    “不急,我们既然得到了天罚皇都方面的消息,相信叶凌月那帮人也得到了。她早晚要去天罚皇都。在此之前,我先需要休养生息。”

    帝释伽看了眼不远处的营地,此时的叶凌月,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天罚皇都被邪神所控的消息了。

    他倒是很想看看,素来与邪神作对的佛门子弟,要如何收拾邪神。

    帝氏的这一对兄妹离开后没多久。

    营地之内,血迟也是一脸的忧心。

    “女神,你真把帝释伽赶走了?那小子还是有些能耐的,他若是留下来,对我们攻打天罚皇都大有好处。”

    血迟心目中,叶凌月一向聪明,这次却执意要赶走帝释伽,反倒让血迟觉得有些想不通。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