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7章 自我献祭(求票票)
    t帝莘凤眼抬了抬,斜睨了奚九夜一眼。

    “这都吃进去了,还能吐出来不成。这一次,还真是要多谢你了。”

    不得不说,奚九夜这厮人品不怎么的,可神力还是很了得的。

    他修炼了五百多年的星辰之力,体内的星辰之力很是精纯。

    星辰之力和一般的五行神力不同,它和神魔之力不会形成排斥,当星辰之力被帝莘一吸收,帝莘就感到自己体内的神魔之力又狠狠涨了一大截。

    不仅如此,他体内的帝魔命脉也有松动的趋势。

    一般而言,只有经过了生死磨砺,帝魔命脉才会重新滋生,早前帝莘在天罚戈壁里,经历了数次生死劫难,冲破了两条帝魔命脉,达到了六条帝魔命脉。

    可这第七条帝魔命脉,却来得极其不容易,帝莘本以为,在几年时间内,帝魔命脉不会再松动。

    没想到,奚九夜却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帝莘,我绝不会放过你!”

    奚九夜怒红了眼。

    “那也得你有命先活着离开天罚皇城。”

    帝莘极快地向煞巫天子和天罚大帝的方向扫了一眼。

    天罚大帝的突然出现,一下子扭转了局面。

    煞巫太子被一指摧毁了神印,他怒嚎着,一双眼,死死瞪着天罚大帝。

    “天罚老狗,你为何要这么对我!我之所以这么做,全都是你逼得!”

    煞巫太子的脑中,闪过了幼年时的种种。

    世人都道他煞巫一身罪责,是个冷酷无情的逆子。

    可谁又知道,他变成今时今日的模样,全都是因为眼前的男人。

    一万三千多年前,天罚大帝横空出世,他历经十五载,平定了九十九地多个位面,成为独一无二的万古大帝。

    他定都天罚皇都之后,各个位面为了巴结其,纷纷送了美女和各种神宝稀兽到天罚皇都。

    天罚皇都膝下,也有了数十名皇子和皇女。

    而那时的煞巫,只是天罚大帝偶然宠信了一名马夫的女儿后的产物。

    他虽是皇子,但因为母亲身份卑微,甚至连族谱都未能记入。

    他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养在了马厩里。

    待到他稍长大一些,他也未曾向其他皇子皇女那样,得到天罚大帝的承认。

    他吃住在马厩里,日子过得连一匹皇家坐骑都不如。

    那些衣着华丽,身份尊贵的皇子皇女们,天天用马鞭抽打他,甚至有人命其吃马屎。

    他的母亲,甚至为了保护他,被那些可恶的皇子皇女们打得重伤。

    当他的母亲,最终因为没有药物,死在了马厩里时,煞巫太子就发誓,有朝一日,他要报仇。

    他要让那些看不起他,欺负过他的人,都不得好死。

    可他终归只是个马夫,连正式的学武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他的体质,也因缺乏营养,没法子成为一名出众的武者。

    就在煞巫太子频临绝望之际,他偶然从马厩里发现了一本古老的石刻巫书。

    那本巫书,作者不详,来历不详,上面记载了关于九十九地从未出现过的献祭巫术。

    这种巫术,在天罚皇朝从未有人使用过。

    马夫煞巫得了那本巫书后,还犹豫了很久。

    在当时的皇朝中,巫术是极其罕见的。

    一旦修炼了巫术,很可能要付出不可估计的代价。

    可最终,想要报仇,获取名利的**还是占据了上风。

    煞巫开始修炼巫术。

    他利用献祭之法,靠着献祭,他的修炼速度异常惊人,还掌握了符箓、阵法乃至医术等一系列的巫术相关的本领。

    他也靠着这一身本事,在天罚皇朝暂露头角,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皇子和皇女们,甚至从未正眼看过他的天罚大帝,都对其刮目相看。

    在天罚大帝身体不适的时候,他更是靠着献祭之法,让天罚大帝恢复如初。

    煞巫也一跃成了天罚大帝最器重的皇子,更一举被册封成了太子。

    “朕承认,朕是一个失职的父亲,可就算是你再怎么仇恨朕,也不该祸害无辜的百姓。”

    天罚大帝目光中,闪过几分复杂之色。

    若非是煞巫太子亲口所说,天罚大帝还不知道,自己亏欠了他这么多。

    可错就是错,煞巫为了一己之仇,连十万天罚皇城的百姓也一并屠戮了。

    那些百姓的灵魂不能超度,化为了煞灵,在这里徘徊了万余年,这才是天罚大帝非杀煞巫不可的真正原因。

    “哈哈哈——无辜?你和我说无辜?天罚老狗,你少在那假仁假义。我娘亲被你的皇子皇女活活打死,她又何其无辜。你征战连年,九十九地多少生灵涂炭,它们又何其无辜?你只需州官防火不需百姓点灯,若是说罪有应得,你才是那个最该死的。”

    煞巫太子大笑了起来,形如癫狂。

    “你当真是冥顽不灵,也罢,朕生而不养,是朕的错。朕今日,就亲手解决了你这孽种。”

    天罚大帝长叹一声。

    只要杀了煞巫,天罚戈壁的劫难即可解除。

    “杀我?天罚老狗,你以为你破除了我的献祭大阵,就可以杀了我?你错了,大错特错。你可知,真正的献祭才刚刚开始。”

    煞巫太子止住了笑,他缓缓站起了身来,目光森冷,看向了天罚大帝。

    “你?”

    天罚大帝神情一变。

    “至高无上的邪神,我,煞巫,愿意以身体为祭品,生生世世永不超度,作为邪神的奴仆。只求邪神能助我报血仇,除老狗,助我天罚之城白日飞升。”

    煞巫太子狞笑着,却见其额头鲜血淋淋,那淋淋的鲜血一滴滴洒落在了古老的献祭大阵上,献祭大阵已然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个全新的阵法。

    那阵文之中,并不见阵文,只有一个狰狞凶恶的头像。

    那头像里,涌出了一股股淤泥般的黑气,那黑气,直冲天罚皇城上方。

    整个天幕,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天空,一阵可怕的百鬼咆哮的声音。

    帝莘和奚九夜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已然意识到,煞巫太子竟是用了自我献祭之法,召唤上古邪神。

    天罚大帝却是倏然变了脸色。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