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6章 占奚渣渣的便宜
    t一切来得太过突然,饶是帝莘等人也还未发现有任何异常。

    “你们俩,当真是找死。本宫本还想陪你们慢慢玩玩,这会儿看来,却是不用了。”

    煞巫太子颇为肉疼地看了眼封天令。

    封天令完好无损,他这才松了口气。

    煞巫太子没留意到,一旁的天罚大帝的身子,微微动了动。

    原本麻木没有半分多余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异样。

    “万能的邪神,请赐本宫无上的煞力。”

    煞巫太子仰起了头来,对着天皇皇宫上方那一片漆黑的如同墨水一般的云吟唱了起来。

    他的脚下,古天坛的献祭大阵发出了一阵阵异动。

    隆隆隆,像是有雷在乌云中不断敲打着,一道黑色的光,从天空降落,正中献祭大阵。

    煞巫太子的面部,剧烈地扭曲着。

    整个献祭大阵里的煞力,也越来越浓厚。

    帝莘和奚九夜的脚下,伸出了无数只枯骨手来,那些手拖拽着帝莘和奚九夜的脚,试图将他们拖入献祭大阵中。

    帝莘眸光一沉,体内,末世妖阳破体而出。

    妖阳灼烈,迸射出的光芒照得那些枯骨手发出了一阵阵惨叫声。

    帝莘顺势而起,他看了眼一旁的奚九夜,奚九夜的半截身子已经沉入了献祭大阵中。

    待到其被献祭大阵彻底淹没时,奚九夜的肉身和魂魄都会被献祭大阵吞噬。

    那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奚九夜。

    奚九夜也目睹了这一幕,他也知,此时只有帝莘可以救他。

    两人四目相对。

    “我就算是死,也不用你救。”

    奚九夜冷声说道。

    他就算是死,也不会向帝莘求救。

    “你不要我救,我偏要救,你这条命,是我家洗妇儿的。”

    帝莘冷哼了一声,他神识一动,那一颗末世妖阳也跟光芒四射。

    光芒所及之处,那些枯骨手就如猫见了老鼠,纷纷钻入了地底。

    “小子,你上一次,就是用那鬼太阳破坏了本宫的计划,这一次,你以为,你还能故技重施?”

    煞巫太子喝道。

    “帝傀,给我毁了那鬼太阳!”

    煞巫太子大笑着。

    天罚大帝的肉身,堪比真神,面对这颗鬼太阳,相信一定能够将其铲除。

    可煞巫太子一声令下,天罚大帝的肉身却是一动不动。

    “?”

    煞巫太子诧了诧,回头一看,就见了天罚大帝的肉身,就站在其不远处。

    他的神情……

    天罚大帝定定地看着煞巫太子和帝莘等人。

    一具傀儡,自然是不可能“看”人的。

    煞巫太子一个激灵,像是看到了什么最不思议的东西。

    “你……你……”

    “不孝子,你想不到,朕居然还活着。”

    就在方才那一瞬,天罚大帝的魂魄进入了古天坛,帝莘等人企图抢夺封天令的举动,恰好让天罚大帝与封天令里的那一抹神识融为一体。

    靠着这两抹神识的融合,天罚大帝终于神不知鬼不觉地夺回了肉身的掌控权。

    在天罚大帝夺回肉身的控制权后,献祭大阵顿时停止了运作。

    “天罚大帝?”

    帝莘一把拽起了奚九夜,两人面上都满是震惊之色。

    这个变故也太突然了,天罚大帝不是早就死了嘛,他的魂魄怎么会突然出现。

    天罚大帝的魂魄一回归到肉身,就迅速掌握了局面。

    献祭大阵一片光芒暗淡,顿住了。

    “老狗,你居然……这怎么可能?”

    煞巫太子简直是难以置信。

    天罚大帝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早就死了嘛?

    煞巫太子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想到了什么。

    天罚大帝早起那从未出现过,却在他下令收集天罚大帝的雕像的时候,突然出现。

    难道说……该死,他怎么就忽略了一点。

    那大帝雕像可以用来储存信念之力,但是同时也可以用来存储神识。

    天罚老狗平生很是谨慎,他此生唯一一次失误,就是错信了煞巫太子。

    他当年已经发现了煞巫太子的阴谋,一定也做出了应对之策。

    他死时,煞巫太子保留了他的肉身。

    还亲眼目睹了她三魂七魄中的命魂溃散开,却不曾想到,他还将一缕魂魄,藏在了其他地方。

    “不孝子,你当年刺杀朕还不够,还想将整个天罚皇城都陷入了劫难之中。今日,朕就要亲手诛杀了你这孽障。”

    天罚大帝震怒。

    “天罚龙指。”

    天罚大帝魂魄和肉身合二为一,体内积蓄了一万多年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天罚大帝一指挥出,正刺向了煞巫太子的眉心神印。

    那一指,集齐了天罚大帝大半生的功力。

    一指落下,石破天惊。

    “不!老狗,你不能!”

    煞巫太子没想到,天罚大帝如今还拥有如此的功力。

    他眉心一阵裂疼,耗费了一日一夜凝聚而成的星辰神印,在这一刻,骤然炸开了。

    煞巫太子的眉心,多了个黑洞。

    大量的星辰之力和神魔之力,四处逃逸。

    煞巫太子的肉身,也在迅速萎靡。

    星辰之力和神魔之力一扩散开,帝莘和奚九夜同时精神一振。

    尤其是奚九夜,他体内大半的星辰之力都被煞巫太子给搜刮一空,若是不能取回,其修为必定会大打折扣。

    这部分星辰之力中,甚至还有一部分属于风谷神帝的神力。

    奚九夜毫不迟疑,替你额的虚空之海迅速运行,想要将四周的星辰之力悉数收回。

    可没想到,不等奚九夜吸收星空之力。

    早前还悬挂在古天坛上的末世妖阳,反应更快。

    其光热灼灼,以鲸吞之势,将周遭的星辰之力和神魔之力,红白不分,全都吞了下去。

    “!”

    奚九夜目瞪口呆。

    末世妖阳吸收干净了神力之后,嗖的一声,逃得比兔子还快,一下子钻入了帝莘的眉心。

    帝莘只觉得体内一阵神力犹如海水澎湃,不断拍打着他的经脉。

    “帝莘!把我的星辰之力还回来!”

    奚九夜一见,勃然大怒,一拳挥向了帝莘。

    可失了大半星辰之力的奚九夜,又岂是功力大增的帝莘的对手。

    帝莘不慌不忙,一个避闪,脸上多了个似笑非笑的讥讽表情。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