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5章 情敌之间的合作
    t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一个要求立刻撤军,不用理会神族。

    另一个则是要求再等待一些时刻,看看奚九夜和帝莘是否会出现。

    墨长空在旁听得很是无语。

    忽的,他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极快地一晃而过。

    那东西速度太快,墨长空甚至看不清是什么。

    “等等,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进入了天罚皇城?”

    墨长空喊住了两个吵得不可开交的少族长。

    “你看花眼了吧,这会儿,除非不要命了,否则会有什么东西进入天罚皇都?”

    尉迟青和冬弥君悟异口同声道。

    “我绝不会看错,绝对有东西,从东门进入了天罚皇都。”

    墨长空可以肯定。

    三人面面相觑。

    天罚皇宫内,帝莘和奚九夜被困在了献祭大阵里,已经足足一天一夜。

    献祭大阵不断攫取两人体内的生机,尤其是奚九夜,其体内的星辰之力,几乎被全部抽取一空,凝聚成了煞巫太子眉心的第一枚神印。

    帝莘的情况稍好些,因为他体内凝聚着神魔之力,这两种里,很是复杂,就算是献祭大阵要将其转换为生灵之力,也要费力许多。

    一天一夜下来,奚九夜已经是面色苍白,额头的星辰神印看上去随时都要消失。

    他没倒下,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

    “你还能撑多久?”

    帝莘看了眼奚九夜。

    他倒不是关心奚九夜,

    奚九夜若是倒下了,献祭大阵的目标就是他一人,这种情况下,他倒是希望奚九夜能撑久一些。

    过去的近一个白天里,帝莘都试着想法子,与封天令里的那一抹天罚大帝的神识形成共鸣。

    最好是能够唤醒大帝的神识,让其想法子夺回肉身的控制权。

    只要天罚大帝的肉身能够苏醒,那煞巫太子用来支撑献祭大阵的根基就会动摇,届时,帝莘就有法子破阵而出,夺回自己的神魔之力。

    但可惜的是,帝莘用了各种法子,始终没法子与那一抹神识沟通。

    想来是封天令里的那抹神识,因为年代太久远的缘故,犹如风中残烛,早已虚弱不堪了。

    这样下去,只要奚九夜一倒下,帝莘就只剩一个法子,使用体内的末世妖阳,和煞巫太子死拼了。

    “撑死一个时辰,我的肉身就要崩溃了。你有没有法子?”

    奚九夜有气无力道。

    他倒是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阵法困到了这种地步。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我们都拼一拼。”

    帝莘看了眼不远处的封天令。

    “什么意思?”

    奚九夜也留意到了帝莘的目光。

    “那块封天令里,可能有法子破解这个大阵。不过我的剑意不够,无法驱动那封天令,需要你再帮我一把。”

    帝莘看了眼封天令。

    “那玩意里有破解之法?你可别是在讹我。”

    奚九夜半信半疑着。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又不是封天令的宿主,骗你做什么?”

    帝莘没好气道。

    奚九夜看了看封天令,再看看不断壮大的煞巫太子。

    他也知道,若是再不出手,他和帝莘只怕真的都要死在这里了。

    “既是如此,我就信你一次,与你联手。”

    奚九夜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和帝莘合作。

    两人一人擅长剑意,一人擅长星辰之力。

    只可惜两人体内如今神力都不是很充裕了。

    两人的目标,正是献祭大阵中的封天令。

    献祭大阵原本全部处于煞巫太子的掌控之中,只要在阵法中稍有异动,就会被其发现。

    但煞巫太子为了让献祭大阵的威力更大,动用了天罚大帝的肉身。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一部分的献祭大阵是由天罚大帝的肉身所控。

    这样一来,也就给帝莘和奚九夜一定的机会,能够瞒着煞巫太子,设法获得封天令。

    煞巫太子也沉浸在炼化肉身和炼化第一枚神印的喜悦之中,在他看来,帝莘和奚九夜根本无力挣扎,所以放松了对两人的戒备。

    帝莘和奚九夜提起了一口气,一个眼神,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

    所剩不多的剑意和星辰之力融合在一起,直击向了那一块封天令。

    封天令微微一移,滑向了帝莘和奚九夜。

    煞巫太子眉头一挑。

    “找死,大难临头还顾念着封天令。”

    他冷冷一笑,手掌一拢,却见封天令再是一颤,朝着煞巫太子飞去。

    “该死,只差了一点点。”

    帝莘眸光一沉,体内,末世妖阳之力熊熊燃烧。

    他口中一个吞吐,一股惊人的神魔之力爆体而出。

    身子在神魔之力的推动下,暴掠而起,抓向了封天令。

    “难怪本宫的第二个神印迟迟没有凝聚,原来是你小子还保留着几分力。只可惜,在了献祭大阵中,你就算是有了三头六臂,也是无用。那么想要封天令,就让你试试它的厉害。”

    煞巫太子狞笑着,手一扬,那块封天令猛地砸向了帝莘。

    只要不是封天令的原宿主,封天令就算是落到了的对方的手里也不过是一块增加负担的破石碑罢了。

    封天令不过石碑大小,可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而成,沉重无比,它这么一砸,帝莘也不敢硬接,往后退了数步,双掌平推而出,稳稳地将封天令接在了手中。

    可就在帝莘将封天令接住的一瞬,身后一道黑影欺至。

    天罚大帝的肉身,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帝莘的身后。

    他十指如利钩,直直落在了帝莘的肩上。

    只听得“撕拉”一声,帝莘的衣物被撕开了,天罚大帝的指狠狠刺入了帝莘的皮肉之中。

    一股血水喷射而出,帝莘的背脊一弯。

    “前辈,你可听得到我说话。”

    帝莘将封天令猛地一掷,封天令挡在了他和天罚大帝面前。

    天罚大帝一脸的木然,在封天令朝其飞来的一瞬,他下意识地挥掌而出。

    一掌震在了封天令上。

    一阵轰鸣巨响,封天令里,生出了一股斥力。

    天罚大帝的肉身震了一震,往后退了几步。

    而就在天罚大帝的肉身被封天令逼退的同时,那一瞬,忽有一道光芒,一下子钻入了天罚大帝的肉身的体内。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