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4章 意外援兵
    t当天罚大帝走出来时,佛之门光芒敛尽,缓缓沉入了地下。

    “前辈,你的魂魄?”

    叶凌月快步迎了上去,满脸的惊喜。

    没想到,一万多年前的神识都可以在佛之门下,修复成魂魄。

    虽然这魂魄看上去不是很齐全,想来只是几魂几魄罢了。

    “只修复了两魂三魄,比起我当年来,差了不少。”

    天罚大帝握了握拳,他当年被不孝子刺杀,又因做了失德之事,最重要的命魂早已魂飞魄散。

    余下的几魄也在一万多年间消散了,若非是如今遇到了叶凌月,只怕他连最后两缕神识也要溃散了,届时,就算是叶凌月再出现,也都来不及了。

    如此想来,也是因果有循坏,天命使然了。

    “不过,就算是只有残缺的魂魄,也足以让我联合封天令里的那一抹神识,夺回肉身的控制权了。”

    天罚大帝胸有成足到。

    “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肉身所在?”

    叶凌月反问道。

    “就在天罚皇宫内,那逆子这些日子,命人外出寻找我的雕像,想来也是为了能够有更多的信仰之力,强化肉身,将我的肉身培养成杀人傀儡。”

    天罚大帝的魂魄,一提起煞巫太子就免不得一阵吹胡子瞪眼,帝皇之气,骤然出现。

    “天罚皇宫内嘛?我与前辈一起去天罚皇都一趟。”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

    封天令在煞巫太子手中,她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将封天令抢回来。

    “不可,我虽然可以夺回肉身的控制权,却没有把握破除煞巫那不孝子的献祭大阵。你又是封天令的原宿主,一旦被煞巫发现了你的存在,他第一个就要杀你。除非……”

    天罚大帝看了眼叶凌月。

    “除非什么?”

    叶凌月也知,自己若是真的遇到了封天令,封天令做出的反应,必定会暴露其原宿主的身份。

    “除非你能够应验当初我的遗言,开启两个神印,继承天罚正统,找到灭除煞巫的法子,夺回封天令。”

    天罚大帝语重心长道。

    他也看出了,叶凌月虽然具备了佛之门的法门,可她不过是虚空境三四步,如此的实力,对上拥有献祭大阵的煞巫太子,完全不够看。

    叶凌月拥有两枚神印,可老实话,这两枚神印,尤其是第二枚玄阴神印,她一直没有真正动用。

    玄阴神印里的九重玉净柳,也没有彻底成长。

    “时间不多了,我若是再不去天罚皇宫,只怕皇宫里会有一场大难。”

    尽管距离遥远,可天罚大帝在天罚皇宫里的那一抹神识,已经感觉到,煞巫太子的魂魄正在不断强大,甚至于,他已经修复了一部分的肉身。

    很显然,煞巫太子一定是利用天罚大帝的肉身之力,再次重启了献祭大阵。

    也不知是谁那么倒霉,撞在了这个风尖浪口上。

    不等叶凌月反应过来,天罚大帝的魂魄已经化为了一道流光,消失在了眼前。

    “老大,那老头子就这么走了?亏你还用了那么大的气力,将其魂魄修复。”

    小吱哟很是不满。

    “前辈说得没错,我得先想法子彻底唤醒我的两枚神印,否则去了天罚皇都也只能是炮灰。”

    叶凌月略有些担忧地望了眼天罚皇都的方向。

    方才天罚大帝没有说明白,天罚皇都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次,独孤术闯入了天罚皇城,据说后来其肉身尽毁,魂魄下落不明,同时还有几千神兵的魂魄,也成了献祭大阵里的亡魂。

    这一次,又是什么人闯入了天罚皇都内?

    帝莘,你到底在何处?

    叶凌月抱着如此的担忧,和小吱哟、封子域等人一起返回营地。

    在天罚大帝的一缕残魂被叶凌月用佛之门修复之时,在天罚皇都外,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距离盟主和那名神族营帐进入皇都已经一天一夜了,他们迄今还未出来。”

    尉迟青、冬弥君悟和墨长空等人,聚集在城外,一脸的担忧。

    帝莘和奚九夜两人独闯天罚皇都,最初众人都不是很乐观。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一阵异动,天空忽有陨星和剑气凌空而起,将天罚皇都上的献祭大阵斩落。

    所有人都以为,帝莘和奚九夜一定是撼动了煞巫太子的根基。

    可距离献祭大阵崩溃又过去了一天多,他们两人依旧没有出现。

    而聚集在天罚皇城上空的黑色煞雾,却越来越厚重。

    “也不知两人是死是活,若是连他们都出不来,我们还有希望离开天罚戈壁?”

    冬弥君悟有些沮丧。

    冬弥家在上一次诅咒之原后,死伤无数,如今只剩下了他这一支,若是他再在天罚戈壁陨落,只怕冬弥家族以后……

    “还有血迟那小子和叶凌月,你们难道忘了,他们让我们是收集的雕像。”

    尉迟青比冬弥君悟要乐观些。

    昨夜,他得了血迟的消息后,就和几名少族长张罗着四处搜集雕像。

    他们就近搜寻了几个村落,但是大部分的村落都已经被左使派人先搜罗一空,但是也有两三个村楼成了漏网之鱼。

    他们手头也大概搜集到了三四百座雕像。

    “他们这会儿连个人影都不见,等到他们到了,只怕煞巫太子都已经把我们杀光了。依我之见,我们一直逗留在城外也不是办法,不如先撤退到安全距离。等待其他异魔大军来与我们会合。”

    冬弥君悟打起了退堂鼓来。

    “我们可以撤退,那些神族怎么办?”

    尉迟青也迟疑了起来,若是奚九夜真的死在了城中,他只能寄希望于血迟。

    只是血迟那小子既然和叶凌月联合在一起,以他的性子,只怕对叶凌月的话言听计从,那异魔不就等同于归顺了神族?

    “神族的死活,与我们何干。”

    冬弥君悟不以为然道。

    在他看来,神族和异魔本就水火不容,就算是短暂结盟,也可以随时拆伙。

    “话可不能这么说,若是这会儿我们背信弃义,待到血迟他们抵达后,我们怎么和叶姑娘交代?”

    尉迟青想得更长远到,他也知,只要他们还被困在天罚戈壁一天,就势必要和神族和睦相处。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