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4章 叶凌月的抢先一步
    t封天令里的气息,难道说?

    帝莘眸光一滞,定定地望着封天令出神。

    “死到临头,还惦记着封天令,小子,你还真是冥顽不灵。”

    煞巫太子已经吸收了两人大量的神力,肉身已经稳固,额头第一枚神印已然形成。

    他看到帝莘和奚九夜都已经是强弩之末,暗自得意不已。

    他也看到了帝莘盯着封天令,还以为帝莘这会儿还想要夺取封天令。

    对于煞巫太子的嘲讽,帝莘充耳不闻。

    作为第一任封天令的主人,天罚大帝在封天令里保留一抹神识,并非是什么奇怪的事。

    “必须和封天令里的那一抹天罚大帝的神识唤醒,如此一来,才能打破煞巫太子的封锁。”

    帝莘强提了一口气。

    他神识一动,尝试着和封天令里的那一抹神识沟通。

    可是帝莘尝试了几遍,发现都没法和那抹神识交流。

    “那神识就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湮灭一样,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抹神识一定是太虚弱了。虚弱到和我无法正常交流,这可如何是好?”

    帝莘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他和奚九夜被天罚大帝的强大肉身力量所制,体内生机不断被吸收。

    另一方面,他没法子和天罚大帝的神识沟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深夜,天罚皇宫里的形势也变得愈发危急。

    同样的暮色之下,在天罚戈壁的另外一个方向,此时也是局势紧张。

    叶凌月在古村落里发现了天罚大帝神像的特殊用途后,就和血迟分开了。

    她按照早前地图上所示,找到了第三个村落。

    由于抄了近道的缘故,她们抵达村落时,发现村落很幸运的还未被煞灵侵占。

    叶凌月打开了其中的一座屋舍,在里面发现了一尊已经满是灰尘的天罚大帝的雕像。

    雕像看上去平平无常,不过是泥胎雕塑而成,但它在暗夜中,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特殊力量。

    叶凌月用了神念一扫,在雕像的胎腹之中,发现了一抹萤火般的力量波动。

    当叶凌月的神念,碰触到那一抹力量波动时,叶凌月感到了一股虔诚而又古老的气息。

    那股气息,庄严而又肃穆,叶凌月知道,那是一万多年前,天罚皇朝的子民们对天罚大帝最诚挚的信仰。

    他们尊敬他们的至高统治者,将其当成真神一样供奉。

    哪怕是过来万千年,这股信仰之力依旧没有溃散。

    “传令下去,让神兵们将村落里的所有雕像搜集过来。搜集完毕后,立刻撤离。”

    叶凌月看着暮色深深的天空,夜晚,是煞灵活动的活跃期,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

    一番搜索后,神兵们将村中的天罚大帝的雕像全都搜集了过来。

    旋即,叶凌月就带着一千名左右的神兵快速离开村落。

    就在叶凌月等人前脚才离开了村落。

    在村落的正南方,忽有一团黑魆魆的,形如乌云般的煞气压境而来。

    那煞气就如旋风,呼啸着,卷入了村落中。

    村落之中,那些屋舍的房门一下子被打开了。

    煞灵们就如饿兽般,争先恐后,冲入了屋舍中。

    “启禀左使,屋子里并无雕像!”

    当煞灵们进入屋舍后,等待他们的却是空无一物的香案。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左使惊然变色。

    “什么?你说屋子里的神像不见了?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左使身为煞巫太子的左臂右膀,在一万多年前,也是煞巫太子身旁的幕僚。

    天罚大帝最鼎盛时期,是煞巫太子向天罚大帝进谏,在民间推行真神神像。

    当时的煞巫太子的谏言,这些神像,吸收了百姓的香火,可以帮助天罚皇帝延年益寿。

    可实则上,煞巫太子早已是暗藏祸心。

    他想着当民间习惯了真神神像后,在其继位登基之后,也可以推行真神神像,铸就真神之体。

    奈何真神神像推行没多久,煞巫太子推行巫术献祭之事就败露了,天罚大帝陨落,煞巫太子被杀。

    虽说当时天罚皇朝的皇子皇女们击杀了煞巫太子,可他们也元气大伤,无人再重振朝纲,更不用说销毁真神神像。

    这些神像,就作为了天罚皇朝的最后见证者,一直被保留下来,淹没在历史的风沙中。

    直到封天令再度出现,煞巫太子觉醒,神像叶再度浮出了水面。

    可是这些神像的事,没有记载在任何一本史书里,到底是什么人,带走了雕像?

    还是说,是这座村落里根本没有供奉大帝神像?

    这是不可能的,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左使否决了。

    供奉大帝神像的事虽然在万年之前,并推行没多久,天罚大帝的统治区内,并没有全民实行。

    但是有一点,至少天罚皇城附近的这些村落,全都是供奉大帝神像的。

    左使进了屋舍,仔细查看了屋舍里的情况,屋舍里一切整整齐齐,看上去没有什么人来过。

    “嗯?”

    左使看到了香案上,那厚厚的一层灰上,有一个轻微的刮痕。

    那刮痕,像是用手指碰触后留下来的,看着痕迹,显然留下来没多久。

    有人,提早拿走了神像。

    左使眉头一凌,只见其深吸了一口气。

    “嗯?是生灵的气息,有一大批人,早前进入了村落,拿走了全部的神像。”

    左使的面色骤变。

    如今的天罚戈壁里的生灵只有神族和异魔两种,拿走神像雕像的,应该是其中的一股势力。

    煞巫太子下令收集神像,照理说不会泄露出去。

    有人提早拿走了神像,这意味着……煞巫太子的用意被发现了。

    想不到,在万年之后的今天,还有人懂得信仰之力?

    左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帮人,显然是刻意为之,抢在了他之前,盗取神像,破坏煞巫太子的计划。

    “传令下去,无论用什么法子,也要抢回神像。”

    左使当即下令,循着那些可恶的生灵的气息,立刻追缉。

    只听得呜呜一阵可怕的鬼嚎声,那些煞灵朝着南方飞驰而去。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