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2章 符衣大帝
    t看到那背影转身的一瞬,帝莘一眼就看清了那人。

    此人……

    不是人。

    一个念头,极快地闪过了帝莘的脑海。

    那人虽然有着人一样的五官和相貌,可却完全不像是个人,他没有什么面部表情,整个人看上去就如一座雕像。

    高手过招,只争分毫之间,帝莘可以断定,对方不是神,也不是异魔。

    短短一夜之间,煞巫太子从哪里找到了这么强的援手?

    而且对方一出手,帝莘就感觉到了很强的气势!

    双拳如旭日,一拳震天地。

    而且此人的拳力,还不仅仅只是气势惊人这一个特点。

    在帝莘避开了第一道和第二道拳风时,原本已经擦肩而过的拳力,竟是溃而不散,在半空中凝聚成形,再度一个发力回旋,杀了回来。

    那拳力,竟是如有了灵识般,有进有退,四处狙击着帝莘。

    就如帝莘的剑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形成了剑意。

    此人的拳力,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已经形成了拳意。

    同样的,奚九夜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帝莘和奚九夜几个避闪,虽是躲开了那高手的致命攻击,但也是险象环生,两人同时意识到了一点,眼前此人,是生平罕见的高手。

    “那人是什么来历?早前你不是说,天罚皇城里,只有煞巫太子一人值得重视?”

    奚九夜没好气道。

    他早前可是算准了城中只有煞巫太子一人足以称之为他的对手。

    哪知道,会说出这么个会拳意的隐藏高手来。

    在奚九夜看来,此人比煞巫太子还要棘手些。

    奚九夜事后回想,自己一定是被帝莘给坑了。

    就知道这小子没那么好心,早前先是隐瞒了叶凌月不在天罚皇都的事,他分明是想假借他之手,打破天罚皇城。

    奚九夜已经消耗了不少星辰之力,方才一番陨星击落,他如今的星辰之力不足一半。

    “你问我,我问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难缠的拳意高手。我们俩联手,否则,只怕真要被困在这里了。”

    帝莘瞥了眼煞巫太子,在他的吟唱下,献祭大阵有再度复苏的迹象。

    两人说话间,那高手再度扑杀而上。

    帝莘和奚九夜一个眼神。

    帝莘眼眸一变,手间凝聚了一道剑气。

    那剑气如蛇吐信,缠绕而上,朝着那名高手的手腕绞去。

    奚九夜也是不甘示弱,其指间数指连发,星辰之力直中那名高手的眉心神印处。

    剑气和星辰之力同时发威,双面夹击,那名高手被逼得倒退了数步。

    帝莘和奚九夜虽知此人的拳力了得,可此人也有个毛病,他的行动有些僵硬,无法像是正常人一样,退避自如。

    两人这一夹击,将其逼到了古天坛的死角处。

    剑气和星辰之力,狠狠撞在了那人的身上。

    只听“噗”的一声。

    剑气和星辰之力何其惊人,就算是独孤术那样的万古圣体遇上了,两力相加,必定会将其击成重伤。

    那人身上的衣裳应声而裂,可就在帝莘和奚九夜以为,那人必定会遭受重创时,剑力和星辰之力同时被反弹开了。

    两人生生吃了一击反弹之力,嘴角同时有殷红渗出。

    “那是?”

    帝莘和奚九夜同时变了脸色。

    身形往后避退了数尺,他们的目光,一起落在了那人的身上。

    那人的衣裳之下,赫然还有一件软甲……不对,那并不是软甲……

    帝莘眼眸一缩,即刻认出了那高手的衣裳下,确切地说,他的皮肤上,刻着大量的符文。

    那些符文,密密麻麻,看上去像是一件衣裳。

    符衣?

    帝莘的脑中疾光电闪般闪过了什么。

    奚九夜的眼神也是瞬息而变,两人极快地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不是符师。

    但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尤其是两人在查看过一些关于天罚皇朝的文献后,几乎是同一时刻都认出了那人身上的特殊符衣。

    符衣,是一种极其古老的天罚皇朝时的风俗。

    一万多年前,天罚皇朝流行着一种特殊的葬身之法。

    凡是天罚皇朝的人死后,为了寻求其灵魂的安宁,都会请相关的巫者,在其身上镌刻相应的符文。

    那些符文,可以是最普通的防止腐烂的符文,一般见于普通神民。

    也有一些比较高级的祈求魂魄超生的符文,一般见于身份地位较高的神族官员身上。

    身份地位越高的死者,在其死后,身上的符文也就越多。

    至于到了贵族和皇族的身上时,那些符文的数量已经密密麻麻到了堪比衣甲背心的程度。

    但是能达到全身都是符文,且符文可以直接反射攻击的地步的,就只有符衣。

    而在整个天罚皇朝,能在死后“穿”上这种尸体符衣的只有一人。

    “天罚大帝。”

    帝莘和奚九夜在同一时刻,发现了此人的身份。

    眼前这名精通拳意,身着符衣的绝世高手,居然就是已经死去了一万多年的天罚大帝。

    两人意识到这一点时,煞巫太子已经启动了献祭大阵。

    “你们的眼力不错,竟能认出那老狗。”

    煞巫太子倒是很意外,帝莘和奚九夜居然能够在天罚大帝的手下,走过那么多会合。

    脚下,献祭大阵已经发出了璀光。

    无形的禁制结界,正在迅速形成。

    天罚大帝如影随形,落到了煞巫太子的身旁。

    “煞巫太子,你简直就是个疯子。居然操控自己的父皇?”

    奚九夜看向煞巫太子的眼里,满是愤恨之色。

    他自幼丧父,父亲对他的意味,很是不同。

    “操控算得了什么,实话告诉你们,这老狗是我亲手杀的。”

    煞巫太子一脸的不以为然。

    一万多年前,煞巫太子最后兵变失败,被斩于南门门下。

    他的那群皇兄皇姐以为,只要在老狗死后,在其身上镌刻上各种符文,就可以防止他的煞灵入侵,防止老狗的尸体和魂魄永世不得安宁?

    他就偏不如他们的意思,他不仅将老狗的尸体控制了,还要让其成为他的傀儡,永世受其奴役!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