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0章 皇城之王
    t奚九夜肯主动开口求助,这对于帝莘而言,还真是有些意外。

    两人虽然合作,可彼此互看不顺眼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奚九夜这般高傲的人,居然会有求于自己?

    “看在我家洗妇儿的面子上,我姑且帮你一次。”

    帝莘挑了挑眉,看了眼奚九夜。

    一提到叶凌月,奚九夜的嘴角狠狠搐了下,看帝莘的眼神,冷了几分。

    但他终归没有发火。

    “我需要动用陨星之力,破开宫门,但是由于天空那大阵的缘故,我没法感应到陨星之力。我知你有法子,让那献祭大阵暂时失灵。”

    奚九夜说罢,定定地看着帝莘。

    帝莘上一次,只身一人带着九十九名神兵进入了天罚皇都。

    他之后,全身而退。

    除了那些神兵,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避开献祭大阵的。

    早前奚九夜也想暗中从哪些神兵口中打听到帝莘到底是怎么遏制的,只是那些神兵,没有一人愿意提起天罚皇都的事,他们对帝莘可谓是忠心耿耿。

    奚九夜只能利用这次机会,逼帝莘出手,看他到底是怎么遏制献祭大阵的。

    奚九夜的这番心思,帝莘自是一猜就明白。

    好一个奚九夜,想让我祭出末世妖阳?

    帝莘心底冷笑。

    末世妖阳对于帝莘而言,就好比叶凌月身上的生死符,非到紧要关头,绝不会暴露。

    放眼九十九地,知道帝莘身上拥有末世妖阳的不过叶凌月、紫堂宿等人罢了。

    “怎么?你不愿?你可别忘了,叶凌月很可能就在皇宫内。她若是知道了,你不愿意出手救她,不知道会有多伤心。”

    奚九夜挑衅道。

    “谁说我不愿,我的洗妇儿,自然是我自己来救。”

    帝莘干笑了两声。

    他身形一顿,脚下一个拔高,人已经冲入了云霄之上。

    “那俩小子想要干什么?”

    天罚皇城内,煞巫太子看到了这一幕。

    奚九夜比煞巫太子想要的还要棘手一些。

    早前的那些煞灵,居然都没能拦得住他!

    “想要入阵,谈何容易。”

    斗篷之下,煞巫太子的右手一震,却见献祭大阵中,有数百道黑色的煞气骤然而出,它们在半空中,迅速化为了煞灵,个个青面獠牙,向着帝莘扑杀而去。

    帝莘却是一口神魔之力,沉积在了虚空丹田之内。

    只听得一阵蜂鸣声响,帝莘的周身,瞬间出现了一排剑光。

    那剑光形成了一个小型的剑阵,剑阵在帝莘的身旁,飞速旋转着。

    剑气凌云,一有煞灵接近,那些煞灵就会被瞬间撕成了碎片。

    剑阵虽是霸道,可奈何煞灵数量更多。

    它们呈前赴后继之势,纷纷扑向了帝莘,不让帝莘靠近献祭大阵。

    这么耽搁下去,帝莘体内的神魔之力再怎么充裕,也消耗不起。

    “你掩护。”

    帝莘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朝着奚九夜冷喝了一声。

    奚九夜闻声而动,却见其手中,瞬间迸射出了多道星光。

    星辰之力如疾驰的飞箭,直掠向了那些煞灵。

    帝莘和奚九夜两人,都是神界年轻一辈中,最出众的高手,两人一前一后。

    一人用剑阵绞杀,一人用星辰之力遏制。

    煞巫太子手下的煞兵竟是被两人极其默契的击退了。

    眨眼之间,帝莘已经到了那献祭大阵之前。

    “剑海潮生!”

    帝莘身前的剑阵,刹那之间,凝聚成了一道浩瀚剑气。

    只听得剑气“嗡”的一声,化为了一道白练,直直撞向了献祭大阵。

    轰的一声,献祭大阵被撞得猛地一顿。

    献祭大阵中的阵文,也生生被帝莘的剑气,斩断了数处。

    遮天蔽日的献祭大阵上,隐隐出现了一条裂纹。

    裂缝之中,依稀可见城外的景观。

    帝莘和奚九夜入城已经有数个时辰,此时的天罚戈壁,已经是深夜。

    裂缝之中,可看到了璀璨的繁星。

    受帝莘的剑气的干扰,献祭大阵也短暂的停住了运作。

    看到了献祭大阵上的那一条裂纹之后,奚九夜顺势而上。

    他的眉心,象征北极星辰体的神印,一阵神光璀璨。

    天地一阵震荡,整个星空之上,有一颗星辰轰然炸开。

    星辰炸开,漫天的星屑滚滚落下。

    整颗陨星化为了一个火球,拖着长长的星尾,从天而降。

    指陨星之力,可惊天动地,在星辰之力的作用下,从天边滚滚而来。

    只听得轰轰轰数声,天罚皇都的天空上空的献祭大阵,被陨星正面撞上了。

    在帝莘的剑气和奚九夜的陨星之力的双重作用下,那个覆盖在整个天罚皇城的的献祭大阵应声而裂。

    陨星摧毁了献祭大阵后,没有消失,而是继续朝着天罚皇宫的方向飞去。

    陨星准确无误撞在了东北侧的墙体之行。

    一团火光,自皇城的东北面腾空而起。

    一面墙壁应声塌落,一座掩饰在墙体上的城门顿时化为了虚无。

    “入城。”

    奚九夜看到了崩塌的宫门以及天空渐渐消失的献祭大阵,脸上难以抑制的骄傲之色,率先冲入了皇宫。

    帝莘却是不动声色,他看了看已经化为了灰烬的陨星,不急不慢,继奚九夜之后,进入了皇宫。

    天罚皇宫,已经在天罚戈壁里湮灭了一万多年的古皇宫,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呈现在了世人的眼前。

    帝莘和奚九夜都是个中高手,只是稍一搜索,就确定了煞巫太子的气息。

    两人奔行在皇都的回廊中,一阵空荡荡的回音。

    华美的宫阙早已被灰尘淹没,美丽的神魔兽也已经化为了白骨,帝莘和奚九夜一路行去,只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一股死亡的气息。

    唯一还流淌着生机的,只有皇城的南面,昔日啥无他太子亲自修造的古天坛。

    尽管天空的献祭大阵已经崩溃了,可古天坛的那一个献祭大阵依旧完好如初。

    当帝莘和奚九夜穿过了整个皇宫,抵达古天坛时,看到的却是两个背影立在了古天坛之上。

    其中一人,在听到了帝莘和奚九夜的脚步声,缓缓转过了身来。

    “欢迎来到天罚皇都,两位强者。”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