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9章 男人间的较量
    t煞兽也是腾空而起,朝着奚九夜扑了过去。

    他眸光一冷,眉心之处,神光闪烁。

    脚下,几只鬼爪应声而裂,其身上,一团星光璀璨。

    那星辰之光尤其刺眼,那几头煞兽眼前一片刺疼,只听得空中一阵破风声响。

    数片星辰碎片****而出,几头煞兽庞大的身躯,竟是被笔直刺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墙壁上。

    它们的身躯,在墙壁上挣扎着,却无论如何也动弹不了。

    仔细一看,会发现它们的眉心处,各多了一片晶莹璀璨。

    那晶莹璀璨不是他物,而是其用星辰之力凝聚的。

    蛇打七寸。

    帝莘和奚九夜某种程度上,是同一类人。

    两人都是作战经验极其丰富,在发现煞灵很难击杀后,都直接采用了克制对方行动的方法。

    他们都很快找准了煞灵的弱点,只是比起来,帝莘是用剑意,奚九夜用的是星辰之力。

    奚九夜一击得手,又是如法炮制,一路上,接连击退了大量的煞灵和煞兽。

    反观帝莘那边,就轻松了许多。

    由于有了奚九夜牵制煞灵,帝莘这一路就通畅许多。

    他路上,只是偶尔遇到了几只煞灵,都被其用剑意解决了。

    这一气就到了天罚皇城下。

    帝莘倒也没急着杀入天罚皇城,而是老神定定等候着奚九夜前来。

    足足是半个时辰之后,帝莘才等到了奚九夜。

    只是那时,帝莘已经休息妥当。

    反观奚九夜,就狼狈多了。

    用星辰之力一路击杀煞兽,那也是相当累人的,尤其是在天罚皇都被献祭大阵笼罩,无法感应外界的星辰之力的情况下,他体内的星辰之力消耗的极其厉害。

    看到帝莘的模样时,奚九夜险些没吐血。

    “你耗费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短一些,不愧是神界昔日的战神。”

    帝莘还不忘,狠狠打击一下奚九夜。

    谁说男人不小心眼,帝莘小心眼起来,可比女人还要厉害得多。

    “昔日战神”这么个称呼,提醒着奚九夜,他如今已经是神界的叛神。

    他闷哼了一声,强忍下了心头的怒火。

    没找到叶凌月和封天令之前,他绝不会和帝莘撕破脸。

    “前方就是天罚皇宫,我们怎么进去?”

    奚九夜看着前方的皇宫。

    和早前独孤术等人看到的一样,奚九夜这一眼看过去,并没有看到皇宫的入口。

    整个天罚皇宫,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密封的堡垒,看不到宫门到底在何处。

    按照奚九夜一贯的作战经验,宫门必定被隐藏在了哪里。

    护城河中,一片血水横流。

    一眼看过去,也不知血河隐藏着什么。

    “强攻。河下有暗卡,只要触碰,就能打开城门。不过,我们不能直接进入河里。河水中有一些淹死的煞尸手怪。”

    帝莘体内的末世妖阳吞噬了独孤术的魂魄,也吸收了部分独孤术的记忆。

    早前,独孤术的大军,就是在这条血河里遭遇不测的。

    “不能入河?那怎么打开暗卡?”

    奚九夜很是无语。

    “我有法子打开暗卡。不过我负责开暗卡,那座城门交给你。”

    帝莘之所以在此处等候奚九夜,也是想要和奚九夜一起联手,闯入皇都。

    他虽可以肯定洗妇儿不在煞巫太子手中,但是煞巫太子能够重启且强大献祭大阵,其手中,必定有什么厉害的宝物。

    他眼下,要尽可能保存实力。

    能让奚九夜出手,那自然就要让奚九夜出手。

    奚九夜看了看不知隐匿在何处的宫门,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只见帝莘凌空而起。

    他悬浮于血河之上,才刚一靠近血河,就见护城河中,波浪滚滚,一双双手,从护城河下伸了出来,朝着帝莘的手脚抓去。

    帝莘倒也不惊慌,只见其身旁,剑气凝聚。

    那剑气,在了河面上,迅速绘制成了一个阵法。

    那阵法一形成,血河之上,顿时凝聚成了一片寒冰。

    不过须臾之间,河面就化为了一片冰泽。

    那些血手,被生生冻在了冰泽之中。

    再看拿到剑气,轰的一声,击碎了冰面,不偏不倚,击中了血河中的机关。

    在机关开启的一瞬,原本看似没有城门的天罚皇宫的宫门,赫然出现了。

    只是和上一次,煞巫太子出现,宫门降落不同。

    今日的天罚皇都的宫门,并没有降落。

    整个皇宫,依旧被严防的犹如铁桶一般,密不透风。

    帝莘一脸淡然,望着奚九夜。

    奚九夜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了皇宫前。

    “我先提醒你一句,我这冰封阵法,最多也就持续那么一刻钟。也就是说,你有一刻钟的时间,想法子打开皇宫的入口,如果迟了……”

    偏帝莘还要死不死,又加了一句。

    奚九夜没好气地瞪了眼帝莘。

    整座皇宫那么大,沿着护城河信步走一圈,只怕都不下一刻钟。

    帝莘这小子,分明是有意刁难。

    奚九夜沿着皇宫,打起了转来。

    半刻钟后,他站定在了皇宫的东北方向。

    帝莘微微挑了挑眉。

    继承了独孤术的记忆后,帝莘自是知道,真正的皇宫的门,就在奚九夜如今落脚的位置。

    这小子,还真有些能耐。

    “这座皇宫是天罚大帝建的,他信奉上古时的青龙和玄武两大圣兽。东北方应该是皇宫的正门所在。”

    奚九夜在来之前,也经过几处村落。

    在村落里,他找到了一些关于天罚皇朝和天罚大帝的资料,想不到,今日能派上用场。

    “那你打算如何打开城门?”

    帝莘不置可否。

    当初奚九夜能建立北境,外界都传闻是军神“夜凌”的功劳。

    帝莘如今看来,倒是觉得,奚九夜还是有几分真本领的。

    若非是因为自家洗妇儿一家人的缘故,奚九夜这一生,怕也是顺风顺水。

    “宫门可阻挡万千兵马,以我一人之力,自然没法子打开,所以,我要借助外力。但在此之前,你先要帮我一个忙。”

    奚九夜说罢,指了指头顶上方。

    帝莘抬眼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天罚皇都的上方,那一个正在缓缓运作着的献祭大阵……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