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6章 唯一信仰
    t叶凌月走到了香案前,在香案上看到了一个极其不显眼的尘印。

    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尊神像。

    这尊神像,是她从第一个村落里发现的。

    那时只是出于一时好奇,就随手收了起来。

    她随手将雕像放在了香案上,大小果然刚好盖住了这个尘印。

    这也证明了,这座屋舍里,原先的确也供奉着类似的天罚大帝的雕像。

    叶凌月眸光微微一变。

    她当即就下令,让手下的神兵们走访了各座屋舍。

    一刻钟之后,那些神兵们都回来了。

    叶凌月一问之下,神兵神将们都表示,他们在屋舍里没有发现神像。

    “叶帅,你是说,那些煞灵是为了这些小雕像而来?”

    神兵神将们听罢,都是一头的雾水,全都一脸懵,望着叶凌月手中的雕像。

    这玩意,用得着煞灵们这么劳司动众,拼命抢嘛。

    再说了,这玩意有什么用处?

    其实在神界,一些神民的家中,也会供奉四大神帝的雕像。

    “我若是没猜错的话,正是如此。遗憾的是,我暂时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用这些雕像做什么。”

    叶凌月也反复翻看着手中的雕像。

    天罚大帝的神像,是天罚皇朝的子民为了表达对天罚大帝而供奉的。

    很显然,煞灵的首脑们煞巫太子戮父,是个不仁不义之辈。

    他拿天罚大帝的雕像,绝不会是为了供奉。

    可是真相到底如何,怕也只有煞巫太子本人才知道了。

    “那另一个村落,我们到底还去不去?”

    神兵神将们议论了起来。

    “村落自然是要去的,但是并非是早前被攻占的村落,我们要去的是煞灵还未抵达的村落。”

    尽管不知煞巫太子抢夺神像的具体用意是什么,可有一点,雕像必定是有大用处的。

    否则煞巫太子绝不会在这种节骨眼上,大量派出煞灵。

    “下一个村落?可是叶帅,我们只有一千兵力……”

    神兵神将们一脸的担忧。

    他们早前拥有几千神兵,都无法和煞灵大军正面对抗

    “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并非是要和煞灵大军对持,只是抢那些神像罢了。”

    叶凌月安抚道。

    说罢,她再问血迟。

    “你的手下,今日在搜集附近的资料,据你们已到手的资料,这附近到底有多少个类似于这样的村落?”

    血迟稍做思考,就给出了一个准确答案。

    “大概有二十七个左右。距离我们最近的一个,还有十五里左右的距离,如果现在赶过去,天黑之前,必定能赶到。”

    对于叶凌月,血迟是很配合的。

    哪怕他也觉得,带着一千神兵,前去和煞灵对抗,是件很蠢的事。

    说着,血迟就拿出了一张行军图。

    这行军图,是他的手下这些日子测量出来的。

    上面果然有二十七座村落。

    “血迟,我需要你亲自出马,替我弄清楚,这些村落中,有多少个是已经失去神像的,余下的又有多少还保有神像。”

    叶凌月看了看血迟。

    血迟只是略一沉吟,就点了点头。

    “你打算,和煞灵抢神像?”

    他已然明白了叶凌月的意思。

    “不错,我以前曾经听我娘亲说过一些关于神像的事,但是不能断定,煞巫太子的做法是否类似。只能是先收集神像。”

    叶凌月记得幼年时,娘亲曾经说过,当年自家啵啵干娘曾经和人抢夺界神。

    两人当时争夺的重点,就是建立神像,吸收信仰之力。

    最后以干娘获胜,成为界神,说起来,和天罚大帝的雕像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事,叶凌月印象很是深刻。

    所以一看到雕像,她就不由想到了信仰之力。

    连云笙都曾说过,世上最神奇的就是信仰的作用。

    若是说有什么力量是凌驾于神力之上,那必定就是信仰之力。

    但是不知为何,诸神山的四大神帝,一直不是很推崇信仰之力。

    神界迄今为止,也没有谁真正意义上凝聚了信仰之力。

    在叶凌月看来,很可能是因为神界拥有四位神帝的缘故,一定意义上,冲淡了信仰之力。

    比起来,一万多年前的九十九地,天罚大帝是当时大陆上的至高者,他的神像,也是受万民敬仰。

    这世上,要是真有信仰之力,天罚大帝必定是吸收了不少。

    但是这部分信仰之力,煞巫太子为何会劳师动众,一定要获取,这也是叶凌月感到不解的地方。

    “我可以去搜集资料。但是,你到下一个村落时,务必要小心。最好是先返回营地,都带些军力。”

    血迟有些不放心叶凌月单独领兵行动。

    “来不及了,我这就出发。”

    叶凌月否定了血迟的提议。

    血迟和叶凌月在村落兵分两路。

    叶凌月的决定,倒是大大出乎了两帮势力的意料之外。

    一帮是早就准备暗中埋伏叶凌月的帝锦瑟。她的人马一直以为叶凌月回到其中的一处古村落,哪知道等了一夜,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另一帮,自然就是左使那帮人。

    左使正是奉了煞巫太子的命令,前去二十七个村落搜集天罚大帝的神像。

    他压根没想到,一个万年之后的小女子,会知道信仰之力以的作用。

    一人一煞灵,难免起了正面冲突。

    而另一方面,帝莘和奚九夜联手之后,也发起了对天罚皇都的第二轮攻击。

    “南门和北门已经被独孤术和我分别击破。你我这一次行军,就从东门和西门进入。”

    次日正午前后,帝莘和奚九夜一起站在了天罚皇都的城门口。

    两人都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心平气和地联手。

    “若非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我绝不会和你联手。”

    奚九夜冷嗤道。

    “我想我家洗妇儿也不愿意我和你联手。”

    帝莘耸耸肩。

    “她与你,并未完婚。”

    奚九夜冷冰冰地说道。

    “我俩郎情妾意,早已情定三生,婚礼也是早晚的事。”

    帝莘皮笑肉不笑。

    “那也得等你有命活到那时候。”

    奚九夜冷笑道。

    两人还未开战,又已经针锋相对了起来。

    “启禀两位大人,不好了!”

    一名神兵一名异魔冲上前来。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