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5章 神像之谜
    t帝释伽和叶凌月,一个是巫者,一个是神念师。

    两者的神念感知力都很强。

    帝锦瑟不是神念师,感应力没有帝释伽和叶凌月那么强。

    “你只需小心谨慎即可,相信对方的目标并不是你。叶凌月身上有佛力,这是把双刃剑,能帮其遏制煞灵,可同时也会吸引煞灵。要知对于高等的煞灵而言,有佛力在身,一旦将其吞噬,可是大补之物。我们不妨趁着这个机会,等到何时的时候,我自会提醒你怎么做。”

    帝释伽对叶凌月,倒是没像是帝锦瑟那么上心。

    毕竟在帝释伽看来,对放不过是神族的一名女帅。

    如今连神族的冰原女帝,都已经成了帝魔家族的傀儡,更何况是一名普通的女帅。

    帝锦瑟兴许不如她,可帝释伽本人,却完全不以为,叶凌月是其对手、

    帝释伽进入天罚戈壁,真正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煞巫太子,若是硬要再多算上一个,那就是隐匿在了封天令背后的那一位封天令的原主。

    帝锦瑟听罢,这才放下了心。

    她也打算这几日,静观其变,看看煞灵会有什么动作。

    只要一找到机会,她绝不会放过叶凌月。

    在帝释伽兄妹俩暗度陈仓之时,叶凌月也在另一处营帐内召开神族军事会议。

    “照你们这么说,在你们前往天罚皇都的途中,尤其是这两日,已经接连遭遇了两轮袭击?”

    叶凌月手下,如今已经聚集了七八名神将。

    在他们表示愿意听从叶凌月的命令后,叶凌月就命其汇报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

    她本想打听一些帝莘的消息,可帝莘就如人间蒸发般,毫无消息。

    “启禀叶帅,的确如此。我昨日经过前面那个山头时候,就被一批煞灵给袭击了。死了一百多名弟兄,亏了我们迅速撤离,否则只怕凶多吉少。”

    那名神将提起这件事,还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正如帝释伽所说,这些日子,煞灵和煞兽的活动都安静了许多。

    这也让这些神族神兵神将们放松了警惕。

    昨日下午,就在他们遇到叶凌月等人之前,经过了一个无人的废弃村落。

    类似的村落,其实在天罚戈壁并不罕见。

    大概有二十几处之多,都是当年天罚皇朝统治期间,分布在天罚皇都附近的村落。

    村落里的村民早已化为了煞灵,那些房屋,也不再有人居住。

    按照早前神兵大军的规矩,他们都是在当地驻扎,休息一个夜晚,然后休息一个夜晚,继续行军。

    可是那天不同,神兵们驻扎没多久,入夜之后,就被袭击了。

    “一般的煞灵,大多都是以一百或者两百的数量聚集,但是那一晚,至少有四五千煞灵。我和我的手下,只能慌忙逃了出来。”

    那名神将说道。

    “我们也是如此。大概遇到了三千多煞灵和两千三煞兽。不过那些煞灵煞兽只是将我们驱赶出了村落,并没有继续追杀我们。这和煞灵平日的做法又有些不同。”

    另外一名神将也趁机说道。

    一般而言,遇到如此规模的煞灵攻击。

    那些煞灵长期没遇到生灵,都会拼命吞噬,不死方休。

    像是两名神将所说的,只是围攻,将其强行驱离,这样的做法显然是不合理的。

    “那两处村落可有什么特殊之处?”

    叶凌月反问道。

    类似的村落,叶凌月也遇到过。

    在其看来,这种村落,对于煞灵而言,不应该有任何吸引力才对。

    而且从两名神将的阐述看,叶凌月还发现了一点,两名神将都没有发现的问题来。

    神将们都已经发现了,抢占村落的煞灵数量尤其多。

    三四千的煞灵兵力,可不是游离在戈壁附近的煞灵应该有的正常规模。

    这显然是有组织的,而在天罚戈壁中,叶凌月只遇到了一次这样的袭击。

    就是那一日,遇到了那名巫尊。

    如果没猜错的话,直接下命令的人,很可能就是煞巫太子。

    “并无什么特殊之处,就是很普通的民居,里面也没有什么补给。战略位置也很普通。末将还派了侦察兵留意过,那些煞灵大概只是驻守了一晚,就离开了。如果那村落真有什么,煞灵也不至于就只驻扎一个晚上。”

    两名神将摇了摇头。

    “这么说来,委实有些奇怪。你们说的村落,距离这里不远,你们随我,一同前去看看。”

    叶凌月对于煞灵的反常,很是好奇,决定前往一探。

    叶凌月将自己的这个决定,告诉了血迟。

    血迟当即就表示,要随叶凌月一起去。

    两人当即就点了一千名神族和异魔,以及那两名神族将领,一起前往两处村落。

    “叶凌月带了人单独离开了营地?”

    帝锦瑟得到了消息后,也是微微一惊。

    “那女人真是蠢的很,三哥说了,煞灵的异常活动,很可能就是因为她,她居然在这节骨眼上,自己去送死。”

    帝锦瑟想了想,忽的心生了一条计谋来。

    她暗中纠集了两千名异魔,尾随着叶凌月等人,埋伏在了其中一个古村落里。

    当天下午,叶凌月等人就到了其中一名神将遇袭的村落。

    “村落里,的确一个煞灵都没有。而且村落看上去和早前也没什么两样。”

    早前驻扎在这里的那名神将说道。

    他四处查看过了,村落里什么都没变化,就是那些煞灵煞兽像是平地消失了般。

    叶凌月也看了看四周。

    这处村落和她第一次发现的天罚皇朝史书的那个村落没多大差别。

    若是如此,煞灵抢占村落的目的又是什么?

    叶凌月站在了一处民居里,四下打量着。

    屋子里的陈设,没有半点变化,就连上面厚厚的灰尘都是照旧。

    “嗯?”

    叶凌月最后扫了一眼民舍,忽的,她目光又是一顿。

    目光最终,落在了民舍的香案上。

    天罚皇朝时期的建筑风格大同小异,就连屋内的陈设也是大抵相同。

    叶凌月在香案上,没有发现天罚大帝的雕像。

    那个本该出现在天罚子民香案上的雕像,居然不见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