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4章
    阎九和聂风行也很担心天罚戈壁的情况。

    尤其是阎九,自天罚戈壁离开后,她就一直没有看到帝莘。

    叶凌月有难,帝莘一直未曾现身,事出反常,很是怪异。

    帝莘必定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这种情况下,作为兄弟的他,必定不能丢下叶凌月这个弟妹。

    “要去就一起回去。”

    蓝彩儿看破了阎九的心思,方才一路离开,阎九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作为妻子,她也看出了,阎九一定是在担心叶凌月和帝莘。

    “你们听话,先离开。那个黑洞,来历不明,这种情况下,必须保障老者和弱者的安危,你们离开去和小冥君会合,先办法回到诸神山,相信青冥帝君一定会有法子,带大家安然脱困。”

    阎九耐心安抚着蓝彩儿和叶凰玉等人。

    神界三大神帝,叶凌月身在天罚戈壁,帝莘下落不明,只剩下了冥日一人。

    啵啵已经去和冥日会合,相信在夫妻俩的带领下,必定能够脱困。

    神界经此一役,也是元气大伤,只能休养生息,恢复元气。

    “不用了。我爹娘已经不在了。”

    阎九话音才落,就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骤然出现。

    四方冥龙从天而降,小冥君只身一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小冥君,你说青冥帝君夫妇?!”

    叶凰玉和蓝彩儿等人只觉得神魂一震,难以置信,望着小冥君。

    小冥君眼眶微微发红,低垂着眼眸。

    啵啵将众人托付给小冥君后,就只身返回了诸神山,任凭小冥君怎么劝阻也没有用。

    只因小冥君知道,娘亲啵啵虽然看似幼稚,可实则却最是顽固。

    她做的决定,在这世上只有两个人可以动摇。

    一个是父亲冥日,还有一个就是医佛云笙。

    奈何云笙也好,冥日也罢,都不在身旁。

    小冥君无法说服啵啵,只能看着啵啵消失在他的面前。

    啵啵离开后,小冥君的心底就很是不安,他强忍着立刻赶去诸神山的冲动,带着众人到了天罚戈壁。

    按照早前啵啵所言,只要到了天罚戈壁找到了叶凌月,众人就安全了。

    小冥君没有想到,天罚戈壁的处境比起诸神山还要困难得多。

    才刚进入天罚戈壁的范围内,就有一阵怪风袭来,将叶凰玉等人卷走了。

    天罚戈壁外围,也出现了一片神秘的禁制,将小冥君隔绝在外。

    小冥君凭借一己之力发现这层禁制根本不是九十九地的禁制。

    小冥君这才知大事不好。

    小冥君也知,凭自己一人之力,无法突破这重禁制,就想要找到啵啵,想法子破开禁制。

    可一联系,他才发现,他根本无法联系到啵啵。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薄情找上了我。”

    小冥君说罢,身后,踱出了薄情。

    叶凌月和帝莘大婚,冥日最初也在诸神广场,可他实在不想看两人成婚拜天地的场景,就托了个借口,离开了诸神广场。

    薄情心中苦闷,不知不觉就下了诸神山。

    等到他算准了婚礼已经结束,准备返回诸神山时,却发现诸神山消失了。

    “诸神山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叶凰玉等人一听,都是一惊。

    这怎么可能,他们离了诸神山不过一天,那么大的一座山,怎么会凭空消失了。

    “我最初也不信,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反复查证之后,诸神山的确是消失了。”

    薄情别说是没找到诸神山,就连诸神山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找到,更不用说神山里的神兵神将,至于啵啵冥日乃至四方神尊在内的最后留守神山的人也全都人间蒸发了。

    “我发现事情不对头,立刻搜索众人下落,可是一无所获,大伙的气息都消失了。”

    薄情擅长操控风之神力,他迅速动用了走早的风之力,可没有一点消息。

    根据驻足在诸神山附近的风之力的禀告,诸神山大约是在薄情返回前一个时辰左右的时候消失了。

    是消失,而不是被摧毁。

    “父神和母后,也都跟着诸神山消失了。神界,再无诸神山。”

    小冥君黯然道。

    这一切,都发生在朝夕之间,快到让人匪夷所思。

    “难道是奚九夜动的手脚,早前就是他和青冥神帝动手,那人很是阴险,一定是他用了什么手段。”

    蓝彩儿咬牙切齿道。

    “奚九夜只怕还没那么大的能耐。诸神山占地数万亩,自古就有,他以一己之力,绝难撼动。还有一点,我在追踪神帝神后的气息时,发现过奚九夜的气息。他朝着天罚戈壁的方向去了,只有他一人的气息。”

    薄情分析道。

    也正是靠着气息的搜索,薄情才找到了小冥君。

    小冥君得知消息后,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

    可事已至此,他只能强忍悲痛,先去寻找叶凌月等人。

    没想到,就在天罚戈壁外围发现了叶凰玉等人。

    “还有一件事,我也觉得有些古怪。在搜寻神帝神后的气息的同时,我发现,帝莘的气息有些古怪。旧时诸神广场的位置,并无帝莘的气息。他的气息,大概在一天多前,消失在了东殿后,就再没有现身。”

    薄情蹙眉。

    若非是动用了风之力,薄情也不会发现,之前和叶凌月拜堂的根本就是个冒牌货。

    发现这件事后,薄情又是担忧又是欢喜,可更多的还是担心叶凌月的安危。

    冒牌帝莘最后和叶凌月一起消失,那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和帝莘长得一模一样,他带走叶凌月,又是为了什么,真正的帝莘,又去了哪里?

    “这件事,我们也是一头雾水。帝莘那小子失踪了,我们方才被一个酷似帝莘的家伙抓了去,以此威胁月儿。那人想要杀了月儿。小冥君,薄情,我们必须想法子回去,天罚戈壁那边,有天地异变,我们不能留了月儿孤身一人留在那。”

    诸神山已经没有了。

    叶凰玉等人也不愿丢下叶凌月一人,他们都决心回到天罚戈壁。

    这一场天灾,若是无法躲避,至少大伙能够一起面对。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