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0章 叶老大,回来了
    ?那城卫恍惚之间,指了指城门,直到那女兵王离开了,他才回过了神来。

    新来的兵王,上一批通过考核的兵王,不是早在月余前,就已经来报道了嘛,怎么突然来了个落单的。

    城卫挠了挠头,再看看脚下万丈深渊

    叶凌月踏入了青云堡,直直朝着早前城卫所说的报道处走去。

    在幽冥鬼王帮叶凌月重塑了太阴圣体之后,她的身体敏锐度和神识都有了大幅的提高。

    换成了是以前,她要想通过青云堡外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禁制,加上万丈的距离,怕是要用上几天的时间,可今日,她只用了一个来时辰,就通过了青云堡外的那道天险。

    叶凌月边走着,边留意着城中的环境。

    从外部看青云堡,叶凌月已经感到足够震撼了。

    可直到她进入了青云堡,她才发现,这座擎天危堡用鬼斧神工来形容,都嫌太谦虚了。

    青云堡外部看,就如一座私人堡垒。

    可进入内部之后,你会发现,内部空间极大,四通八达,有多处宽敞的道路,一条道路,甚至可以供八架马车并驾齐驱。

    这个时辰,城堡内的人并不多。

    叶凌月很快就找到了报道处,取出了高级兵王营的身份令牌,自报了姓名之后,叶凌月随口问道。

    “敢问夏判和雁方仙可在城中?”

    夏判对叶凌月很是赏识,早前就告诉过叶凌月,一旦她到了城中,第一时间去判官府报道。

    负责报道的乃是一名男兵王,他看了叶凌月一眼,没好气道。

    “判官大人和雁方仙都不在城中。新人,安分点,别整日只想着攀高枝。”

    像是叶凌月这种,刚到了青云堡,就想攀亲带故,炫耀自己后台的新兵王,男兵王本人见多了。

    那些新人啊,大多心高气傲,等到他们在青云堡呆上一阵子,就会知道,在这里,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靠山。

    再说了,这阵子天战战场兵荒马乱的,夏判和雁方仙忙得不可开交,谁会理会一个小兵王。

    说罢,那名男兵王就丢给了叶凌月一个铜制的令牌,还有一本手册。

    正常的兵王报道时间,早就已经过去了。

    叶凌月拖拖拉拉,才到城中来报道,一看就知道,是个胆小怕事的。

    每年都有不少通过了精英兵王营的考核后,在听说了精英兵王营的事情后,不敢到青云堡报道的兵王。

    男兵王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类人,眼前的叶凌月,已经被这位男兵王默认成了那类人了,而且还好高骛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铜雀令,乃是新人令牌。进入青云堡后,每日需佩戴令牌,靠着令牌,你能在东区分到一座屋舍。手册上有各种青云堡设施的信息。”

    说罢,那男兵王也不再理会叶凌月,挥挥手,示意她可以滚了。

    叶凌月本还想询问夏判和雁方仙何时会回来,可光看对方的态度,显然也不会与其多说。

    叶凌月碰了一鼻子灰,虽然也有些莫名其妙,倒也没有发火。

    她看了看手上令牌,红铜色的令牌,上面雕刻着一头麻雀,一看就不咋的,应该是城中最低等的令牌了。

    她再翻了翻手中的手册。

    它分为了东西南北中五面,每一个位置,都有不同的府邸楼群分布。

    其中中部的中枢府,乃是兵王营判官所在地,也就是夏判日常的办公和居住地。

    而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则是四大至尊的府邸,名为东旭府、西天府、南召府和北漠府,此四大府邸。

    五处府邸,修缮虽比不上诸神山的神帝宫殿,但也是大气之中透着华丽之感。

    在了五片府邸群落之间,东面乃是一片屋舍,供兵王们居住,名为兵王巢。

    西边是一片修缮一流的校场,供日常训练之用。

    至于南面,为集市,兵王们的一些日常用度,因为进出兵王营不方便的缘故,都是在这一带,以物易物的。

    至于北面,叶凌月留意到,名为点将台,叶凌月光看名字,也不知其具体有什么用处,想来只能日后去看看了。

    “看样子,我要先找到金牙和枯面两人,再打听打听,城中的动向。”

    叶凌月寻思着,应该两人这个时辰还在屋舍里。

    她循着地图,就准备亲去找两人。

    没走几步,就听到了前面一阵叫好声。

    “就是那小子!”

    叶凌月好奇地循声看了过去。

    就见了七八名兵王围着一人,那人面有愠色,很是不耐道。

    “几位,何必咄咄逼人。在下咋点将台已经谢绝过来,不欲接受几位的挑战。”

    “金牙兵王?”

    叶凌月定睛一看,才认出了,那人正是自己打算寻找的金牙兵王。

    看到金牙兵王的模样时,叶凌月一愣。

    她离开兵王营不过几月的事情,金牙兵王怎么

    叶凌月记忆中的金牙兵王,身形高大魁梧,颇有豪迈之气,他虽然人有些冲动,但是一身热血,不失为一条好汉。

    可眼前的金牙兵王,背已经有些佝偻了,一身衣服很是破烂,脸上满是青肿,看上去毫无斗志,就如一潭死水,和叶凌月早前认识的金牙,判若两人。

    一看,就知道,这几个月,他在城中过得并不好。

    叶凌月留意四周,也没看到枯面兵王的身影。

    叶凌月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没有立刻上前,只是在旁旁观着。

    “小子,你说不接受挑战就不接受挑战了?今日乃是点将日,大爷们还缺人增加百人斩的成绩呢。”

    那几名面目不善的兵王,围着金牙兵王,目光不善,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头待宰的羔羊似的。

    “就算是点将日,我也有不接受挑战的权利。”

    金牙兵王阴沉着脸。

    这几个月,对于金牙兵王而言,就是地狱。

    他以前,一心向往进入精英兵王营,哪知道,这里呆了日子,比起普通和高级兵王营,简直是天差地别。

    每个月的点将日,对金牙兵王而言,就好比受难日。

    爆更没意外的话,别急,是十五号中午哦,昨晚系统抽了,有不少读者反映看不到夜北溟之死那两章,往回翻,就看到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