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3章 等他回来
    帝莘正欲打开图像一看,营长却说。

    “我会派五十人的刺客小分队给你,你全权负责此次行动。记得,这次行动极其机密,不可泄露给任何人。”

    帝莘听罢,拱了拱手,领了命。

    帝莘出了营帐,见了营帐外,有五十名天战兵已经在那里候命。

    “蚩队长,营长吩咐了,即刻启程。”

    帝莘不动声色。

    “我先回营帐一趟,一刻钟后集合出发。”

    说罢,他转身走,几名天战兵迟疑了下,等候在原地。

    帝莘闪身进了一座营帐,却不是他自己的营帐。

    “谁?”

    营帐内,有人喝了一声。

    看清是帝莘后,那人的脸多了几分笑意。

    “小子,你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闯进来了。”

    却见一名个头彪悍的光头男子,赤着身。

    帝莘的个头在男子,已经是极高的了。

    可眼前这男子,却帝莘还要强壮许多,若非是他身散发着很强的神力,外人见了,必定以为他是异魔。

    也只有异魔,才拥有这般铁塔似的身躯。

    帝莘借着营帐里昏暗的光,一眼看到了壮汉的身,有无数的痕迹。

    那痕迹,像是被人用了鞭子狠狠抽打后留下来的,要知道,能到天战战场的,那必定是一等一的神界高手。

    这名壮汉的体魄可想而知。

    能让他遍体鳞伤的,自然不会是什么鞭伤……

    “刀主,你又去天天罚戈壁接受试炼了?”

    帝莘笑道,随手丢了张符箓给男子。

    男子一见那符箓,眼前一亮,忙接了过来,笑呵呵地用了。

    “说起来,你的符箓是哪来来的,可军医那群酒囊饭袋好用多了。”

    男子一使用符箓,身的伤势好了七七八八。

    他啧啧称叹着,涎着脸皮,想要向帝莘再要几张。

    “滚一边去,那符箓是我洗妇儿给我炼的,防身用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兄弟的份,半张都不给。”

    帝莘没好气道。

    他前往兵王营前,叶凌月给了一些回春箓和丹药。

    他一直舍不得用,一次随手给了男子一张,男子倒是用瘾了。

    “说起来,你家洗妇儿到底是何方神圣,有机会介绍我认识认识。听说她也是军团人,没准她也会加入兵王城,到时我让剑主那老头子关照她一下。你也知道,我随手建的那个刀剑盟,在兵王城好歹还有几分势力。”

    眼前这男子,竟然是刀剑盟的另外一位领头人,刀主。

    “呵~”

    帝莘皮笑肉不笑。

    刀主这家伙,怕是还不知道兵王城如今的形势吧,刀剑盟早已不是当初的刀剑盟了。

    不过,叶凌月到兵王营的事倒也不是不可能。

    至少,他可以仰仗刀主在兵王城的实力,帮他穿句话给凌月。

    这么久,他都没有联系她,她只怕已经急坏了。

    帝莘想到了叶凌月,心底一软,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刀主正说着,再看看帝莘,忽打了个寒战。

    “你小子,没事傻笑什么,看着怪可怕的。”

    刀主嘀咕着。

    说起这刀主,他剑主的实力还要更高一筹。

    他放着刀剑盟一把手的位置不坐,主动要求加入天战战场,没想到,居然和帝莘碰了。

    两人最初相遇时,还互看不顺眼,打了数次。

    直到刀主发现,帝莘年纪轻轻,居然领悟了剑意之后,他才对帝莘刮目相看,两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天战战场,成了莫逆之交。

    刀主,也是帝莘在天站战场唯一信任的人。

    “没什么,你身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了吧?”

    帝莘敛起了笑意,他余下的时间不多了。

    “天罚戈壁的天象天罚可真厉害,我这一次,差点没把老命给丢掉。不过因祸得福,我也因此领悟血饮霸刀的第三刀。明日,待我恢复一些了,我们再较量较量,这一次我没准能避开你的剑海潮生一剑了。”

    刀主挠了挠光头,满面红光。

    天罚戈壁,是天战战场的一个禁区。

    那里有各种可怕的天地异象,每日每时不同,它们看似和人界的轮回劫有些相似,但是其威力,起轮回劫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参加天战战场的天战兵们,平日无事会前往天罚戈壁训练,但也经常有听说,天罚戈壁有人因不堪忍受天罚而亡。

    那是个充满了挑战和危险的地方,帝莘暂时还未去过。

    “怕是没什么机会了,我要出趟任务。”

    帝莘沉声说道。

    “任务?单独任务?不对啊,你小子加入先锋营才多久,按理不过级别接任务才对。”

    刀主诧道。

    他帝莘加入天战战场早了好几年,都还没真真意义接过单人任务。

    “是分队任务,外头有五十名天战兵。营长让我去拦截一批魔兵,刺杀他们的将领。”

    帝莘方才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心底没有疑惑。

    帝莘前世今生,乃是妖界第一妖祖,什么样的场面他没经历过。

    这次的任务来得太过突然,而且任务的内容也有些古怪,再怎样,也不至于落到他这么一个新兵身。

    可军令如山,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帝莘也不好违背军命。

    刀主眼底,也闪过一抹异色。

    这时,委实诡异了些。

    “小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算前几天那次,你到底……”

    刀主欲言又止。

    自帝莘来到天战战场后,他时常遇到刺杀和排挤。

    在刀主之前,帝莘还真没和任何人交心过。

    “我的仇家太多,我也不知道,是谁派来了的。”

    虱子多了不怕痒,帝莘已经懒得去追究到底是谁下的手了。

    “我今日找你,并非是为了这次的任务,而是想让你帮我个忙。帮我带句话给第七军团的叶凌月,告诉她两句话。”

    帝莘顿了顿。

    他此次任务太过匆忙,他甚至来不及写信给叶凌月,只能是口头传话。

    “我一切安好。等我回来。”

    帝莘刚说完,外头传来了天战兵的催促声。

    帝莘和刀主交换了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点了点头,帝莘闪身离开了营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