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6 符斗
    夏判言下之意,就是两边都不会偏帮,而是要双方拿出证据来。

    夏判如此一说,谢兵王等人很是意外。

    天符阁本以为,夏判一定会偏袒天符阁。

    毕竟天符阁如今是城中第二大势力,而叶盟压根连什么都不是。

    “夏判,你让我与她理论?她凭什么与我相提并论?”

    谢兵王很是不满。

    平安符的来历,谢兵王最清楚不过。

    那天符,看似简单,可实则很难炼制,若非是他得了慕容老方仙的神念相助,只怕也难以一下炼制出来。

    他压根不相信,叶凌月能凭一己之力,炼出平安符来。

    “谢兵王,就凭本官是兵王城的判官,这个理由够不够?你别以为上头有人,就可以对着本判官指手画脚,只要本官还在兵王城一天,这城就由本官做主。”

    夏判黑着脸。

    天符阁仗着自己有慕容老方仙撑腰,此事一发生时,就要求夏判查封了叶庙,捉拿叶盟一干人等问罪。

    夏判自从和叶凌月较量之后,就认定了叶凌月和自己乃是同道中人。

    慕容老方仙虽是天人,可佛门比起慕容家来,只强不弱,真要斗起狠来,指不准谁怕了谁。

    见夏判动了真怒,谢兵王也不敢再逞强,毕竟慕容家再强,也早已脱离了神界。

    关于夏判,坊间一直有传闻,夏判的身份并不简单,就连慕容老方仙都曾说过,若非是万不得已,不要得罪了夏判。

    “夏判要证据,我自有证据。天符阁的平安符是我炼制的,也是我出售给天符阁的,当时是由谢兵王和白兵王两位出得面,花了五千功勋值从我手中购得。此外,我还出售了两张平安符给精英兵王营的雁方仙,她也可以替我作证。”

    叶凌月直言不讳。

    夏判一听,看了眼白兵王和谢兵王。

    “白兵王,叶兵王说的可是真的?”

    白兵王面色如常,讽刺道。

    “夏判,她在撒谎。事实正好相反,她一直想从天符阁手中购买平安符,早前我们看在慕容少帅的面子上,曾经卖了一张给她,但是要求她不许对外出售。夏判若是不信,大可以传鸿袖会的柳兵王前来,她可以作证。哪知她言而无信,公开出售平安符。此女言而无信,没有资格留在兵王城,应该将其驱逐出兵王城!”

    白兵王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她还亲自传来了柳芸。

    果不其然,柳芸的口供和她一样。

    “雁方仙也可以替我作证。”

    叶凌月没料到柳芸会如此不要脸,串通好白兵王一起诬陷自己。

    不过,她相信雁方仙绝不会和天符阁的人同流合污,只要她出面做证,真相就会水落石出。

    夏判面色为难,摇了摇头。

    “雁方仙怕是没法子来替你作证了,她昨日刚得了委判,前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暂时无法返回兵王城。”

    雁方仙不在……叶凌月再一看谢兵王等人,几人都很是得意地望着叶凌月,显然对这件事,早就已经知情了。

    天符阁早已算准了各种时机,从慕容九城离开,雁方仙外出,全都是精心算计好的。

    如此一来,整个兵王城就无人能够证明叶凌月早天符阁一步炼出了平安符。

    “夏判,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了,根本就是叶盟谋取暴利,意图盗取天符阁的平安符的炼制权。还请夏判下令,查封叶盟,缴纳罚金,永远禁止炼制平安符。不仅如此,叶凌月身为叶盟的第一兵王,管教不利,应剥夺其全部功勋值。”

    谢兵王顺势而下,要求严惩叶凌月和叶盟。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叶苏玉和枯面鬼母气得满面通红,她们从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可对方有人证,己方没有半点有利的证据,夏判真要严惩叶盟,也是情理中事。

    “叶兵王,你可还有其他证据?”

    到了这个地步,夏判就算是要保叶凌月,也是无能为力了。

    “我没有人证,不过我有物证。天符阁口口声声说,平安符是谢兵王独家炼制出来的,我的平安符师盗用的,既是如此,不如我们来比一场,看谁能炼出平安符,看谁能炼制出更好的平安符!”

    叶凌月神情一肃,斩钉截铁道。

    “你这是要符斗?”

    夏判一怔,他没想到,叶凌月竟直接下了战书,要和谢兵王一较高下。

    要知道,谢兵王可是天符师,而叶凌月,充其量不过是一名高级符师。

    所谓的符斗,也有两种,一种是早前叶凌月在了长生神院时遭遇过的,真刀真枪的以符箓一较高下。

    还有一种符斗,则比的是炼符,看谁更快更好地炼制出符箓。

    第二种符斗,一般都是在两名修为和实力相差无几的符师间进行。

    叶凌月和谢兵王,无论是名气还是在实力,都相差甚远。

    “符斗?”

    谢兵王听得,也是眉头一锁。

    “哈哈,真是太好笑了,那女人是傻了不成,居然要和谢老大符斗。别以为你师父是关千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白兵王和柳芸笑的前俯后仰,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谢兵王当初可是因符箓技艺而被特招进兵王营的,他要是留在神界,声名不会比八大方仙逊色。

    他加入兵王城后,又得了慕容老方仙的赏识,渐渐培养成了自己的亲信。

    慕容老方仙,私下也是传授了谢兵王不少高明的炼符技艺的,两人有着师徒之实。

    这个秘密,天符阁的人都是知道的,所以在白兵王看来,叶凌月此举,无疑比认罪更加愚蠢。

    面对众人的嘲笑,叶凌月如若未闻,她直视着谢兵王,再次下战书。

    “谢兵王怎么不说话,怎么,你是不敢了?”

    谢兵王的心底,也是百转千回。

    事实上,他心里还真是有些迟疑。

    原因无他,天符阁的平安符,还真不是靠他一人炼制出来的,而是他在多次炼制失败后,不得已寻求慕容老方仙的帮助后,慕容老方仙用了神授之法,帮助其完成最后一道炼制工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