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0章
    奚九夜再度被辩机打扰,也有些恼火。

    “我不是早就说过,让你没有急事,不要再……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奚九夜一眼就看到了辩机的脸上、身上,满都是伤口。

    “还不是都是因为你,我为了帮你教训八荒神尊,哪知被他反咬了一口,成了这副模样。”

    辩机恼火地很,一路上连风谷神帝都没搭理。

    “我早就与你说过,八荒神尊夫妇很难对付。你还不信,没暴露你的身份吧?”

    奚九夜对于云笙夫妇的实力,也算是有些了解。

    他的父亲奚三千,也是天姿卓绝之辈,在神界,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至强神尊,可当初却被夜北溟一力绞杀,满族被屠戮。

    “我哪里知道对方会让如此狡猾,这么看来,我要对他下手,怕是有难度。”

    早前奚九夜答应和辩机结成联盟的原因,就在于辩机答应帮其杀了夜北溟,如此一来,辩机就只能失信了。

    “我本就没指望,你能杀得了夜北溟。若是夜北溟那么好杀,过去五百年,他早就死上一千次一万次了。”

    奚九夜倒是没有恼火。

    “你这是嘲笑我言而无信?若非是我丢了异魔之心,又怎会杀不了他。”

    辩机恼火着。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我如今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被羞辱了,就等于我被羞辱了。夜北溟的仇,我会替你报。”

    奚九夜淡然说道。

    “你说的倒是轻松,曾四轩那小子盯上了我,这阵子,我怕是没法子下手了。那小子,也真是麻烦,就跟头鹰犬似的,我到哪,他都跟着。”

    辩机一提起曾四轩,就咬牙切齿。

    她一直想法子,蛊惑风谷神帝,让他对付曾四轩。

    可那老家伙,其他事都已经对她言听计从,唯独曾四轩的事上,老家伙尤其的执拗,怎么也不肯调走曾四轩。

    曾四轩在,她就犹如锋芒在背,很是难受。

    “你已经被盯上了,不好再轻举妄动,所以我给你找了个帮手,他会对付夜北溟,而且一旦成功,夜北溟必定会万劫不复。”

    奚九夜也已经发现,曾四轩对辩机颇有敌意。

    他怀疑,兰楚楚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帮手?”

    辩机纳闷着。

    “你过会儿就知道了。”

    奚九夜没有明说。

    “启禀神后娘娘,人已经请来了。”

    就见一名侍女走了进来,她的身后,正是长生太子。

    “长生太子?”

    辩机很是纳闷地看了长生太子一眼。

    长生太子也是一脸的纳闷。

    当他看到召灵之火里的奚九夜事,眼里多了几分促狭之色。

    “神后娘娘,九夜神尊。九夜神尊,想不到你和身后娘娘的关系这么好。”

    长生太子意味深长地用眼神打量着辩机。

    不得不说,风谷神帝还真是艳福不浅。

    眼前这位神后娘娘,不仅仅年轻,而且容貌极美。

    你看那身段相貌,一看就是风骚入骨,难怪风谷神帝会对其如痴如醉,整个诸神山都知道,风谷神帝对这位新妃宠爱无限。

    若非是长生太子早已对云笙情根深种,只怕也要被辩机给迷住了。

    “长生太子,今日奚某请你过来,可不是来听你调侃的,而是来和你商量合作的事情。”

    奚九夜既是邀了长生太子前来,就已经默认了他和辩机的关系。

    他也不怕长生太子会说出去,既是要和长生太子合作,他自是知道如何拿捏住对方。

    “与她合作?抱歉,我没多大的兴趣。”

    长生太子用眼角扫了下辩机,眼底满是轻蔑之色。

    长生太子虽是纨绔子弟,可自小游戏花丛中,又是皇族子弟,有些事还事看得很明白的。

    姑且不论奚九夜和风谷神帝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对于女人,尤其是辩机这样的女人,长生太子也是有天生的直觉的。

    直觉告诉他,辩机不是什么好货色。

    更何况,辩机好歹是风谷神帝的女人,自己若是和她往来太过密切,必定会引来诟病。

    惹不起,还躲不起不成。

    只是稍作权衡,长生太子就拒绝了和辩机合作的意思。

    这一点,倒是让辩机和奚九夜很是意外。

    “你这是看不起本宫的意思了?本宫倒是哪一点不如云笙那个老女人?”

    辩机气得火冒三丈。

    她在异域也好,在神界也好,从来都是男人围着他团团转的份,何时像今日这般连番被人奚落,先是夜北溟,再是长生太子,而且这两个男人,都心仪云笙那个老女人。

    “闭嘴,谁是老女人?云笙岂是你能说三道四的,总好过一些女人,看上去妖里妖气的。”

    长生太子一听,也不乐意了,拂袖就要离开。

    “长生太子还请留步,我们今日是诚意找你合作的。你如今的处境很是不妙,若是再不与我们合作,只怕你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

    奚九夜此话一说,长生太子顿了顿。

    “奚九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子以为,无心皇子为何要和冰原女帝结为夫妻?”

    奚九夜慢条斯理地问道。

    “你是说他们的婚事?那还不简单,这桩婚事是我让父皇促成的。”

    长生太子得意道。

    他早前就发现,无心皇子和早前不同了,他和早前那个废物形象相比,上进了许多。

    万一对方真要争夺神帝之位,他就麻烦了。

    所以长生太子思来想去,想去了一个法子,既是让无心皇子成为女帝的皇夫。

    一旦成了皇夫,无心皇子这辈子都没机会染指神帝宝座了。

    “长生太子,你以为你这么做是剥夺了无心皇子成为神帝的资格,但实则上,你却间接替无心皇子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我问你,若是冰原女帝有个三长两短,她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是谁?”

    奚九夜冷笑道。

    无心皇子与女帝成亲之事,正是奚九夜把辩机送给风谷神帝的时候,他没有留心长生太子的举动,否则也不会出现眼前的两难局面。

    这长生太子还真是人头猪脑,亏他身在帝皇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