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9.第2329章 再也回不去了
    夜凌光不禁有些后悔,早知如此,方才他就不该拦着帝莘。

    陨神崖这个地方很是邪门,方才他倒是忽略了,有一些神魂是可以幻化为其他形态的。

    他一定是被表象蒙蔽了,但不得不说,那命魂看上去,和秦小川一模一样,否则夜凌光也不会被欺骗。

    而且那神魂的神力强大的可怕,连帝莘都受了伤。

    夜凌光眼下担心的是,那家伙霸占了秦小川的肉身后,会做出什么不法的事情来。

    想到了方才“秦小川”对他的冷酷样,夜凌光还有些不是滋味。

    “阿光,有件事,恐怕我和你早前都没现到。四哥他……恐怕真的是天外异魔,就算不是天外异魔,也很饿可能是天外异魔和人族的混血。以前的四哥,只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

    尽管不想伤害夜凌光,可这个事实,早晚也必须告诉他。

    叶凌月皱着眉,和帝莘互看了眼,她从帝莘的眼中,也看到了类似的想法,

    两人眼底的担忧之色,一目了然,很显然,两人的观点是一致的。

    “阿姐,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什么一句也听不懂。你说傻大个是天外异魔,以前的他永远都回不来了?”

    夜凌光的脸色有些苍白,聪明如他,已经明白了些什么。

    “天外异魔的烙印是不会无端端出现的,秦小川额头的异魔烙印的出现,证明了他一定是异魔。”

    和叶凌月一样,帝莘在和秦小川交手之后,想起了秦小川的的身世。

    在孤月海时,无涯掌教就说过,秦小川是他在九洲战场捡到的一个遗孤,他的父母和身世一直是个谜。

    当初,秦小川进入九洲战场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寻父母,查明自己的身份。

    只可惜,任凭他怎么努力,都没能找到自己父母相关的任何线索。

    时间一久,秦小川都已经放弃了。

    叶凌月和帝莘也就渐渐遗忘了他身世的事。

    早前,包括他们和无崖子掌教都认定了,秦小川是人族遗孤,最多也就是妖族遗孤,可如今看来,根本不是那样的。

    如今想来,秦小川很可能就是天外异魔血脉,因为某些缘故,被遗留在了九洲战场上,然后又以人族的形态生存了下来。

    若非是天外异魔的后人,秦小川又怎能生出天魔烙印来。

    “照你们这么说,傻大个竟是……”

    夜凌光一阵哑然。

    “至于那命魂,应该就是四哥的命魂,只是因为某些缘故,早前一直没有觉醒。这次召魂天符,反倒让他的本性苏醒了。”

    叶凌月大胆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秦小川在命魂苏醒之后,连带着将自己体内的天外异魔的烙印也苏醒了,这也让他的实力如同山洪暴般,一不可收拾,完全呈现了出来。

    “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如此。四哥的事,你们姑且不要担心,我回到军团后,会想法子找到他。你与凌月先回各自的神院,调查下关于召魂天符的事。”

    帝莘见叶凌月和夜凌光两人都是一脸的忧色,开口劝道。

    “想来也只能如此了。”

    叶凌月看了眼夜凌光。

    最希望秦小川复活的是阿光,可是如今四哥成了这副模样,最难受的应该也是阿光。

    夜凌光一脸的失魂落魄。

    若是傻大个真的是天外异魔,那他和整个神界就是对立的。

    他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下一次见面时,只怕是敌人了。

    那个纵容他,任凭他胡闹的傻大个,再也不会出现了,他……死了。

    夜凌光一语不,旁人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四人只得先离开陨神崖,回去之后再从长计议。

    回到长生神院后,夜凌光就跟着龙氏等人回裸心谷去了。

    而叶凌月也将秦小川的事隐瞒了下来,只是暗地里,叶凌月却让人往人界和妖界各送了一封信。

    信分明是写给无涯掌教和五姐的。

    叶凌月在信中,大概阐述了秦小川死后复生,尤其是秦小川可能是天外异魔的事。

    叶凌月以为,秦小川的这次死而复生非比寻常,他未必会都留在神界,很可能前往人界。

    若是无涯掌教和五姐能现秦小川的踪影,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她。

    叶凌月的猜测,其实对了七七八八,只可惜,她的信还是迟了些。

    秦小川“复活”,和帝莘交手之后,身影一逝,人已经到了陨神崖上。

    他活动了下筋骨,全身的肌肉和骨骼哔哔啵啵作响。

    “这具肉身的命魂和其他三魂六魄分离了那么多年,想不到竟还有神魂合一的机会,这一次当真是老天爷都要帮我。”

    秦小川暗忖道。

    帝莘和叶凌月早前的猜测其实也猜了个七八分。

    秦小川的确是天外异魔,只是他的命魂当年因为某些缘故,和三魂六魄分离,一直游离在陨神崖下,而包含了三魂六魄的肉身则是在多年前献祭重生,重新化为魔种,脱胎孕育城魔婴,辗转被无崖子掌教所救,这才有了孤月海的秦小川。

    这一次的召魂天符,竟是让秦小川先死后活,肉身和魂魄完全合一。

    眼前的秦小川才是真正的秦小川。

    这听上去很匪夷所思,却是真真真实实生了的事。

    而秦小川的真身,甚至比一般的天外异魔贵族还要可怕的多,而这些,帝莘和叶凌月此时还毫不知情。

    秦小川看了看手上的那把死神镰刀,上面还滴着血。

    秦小川的眼微微眯了起来,嘴角扬了起来,本是敦厚老实的脸上,狠戾之色一闪而过。

    “不过,倒是有个有趣的现,帝家那废物竟还活着,而且体质似乎……这事若是让那人知道了,只怕会不计一切手段,斩草除根。”

    秦小川暗暗想到。

    他伸出了舌,在了镰刀的刀锋上一舔。

    新鲜的血液,沾上了他的舌,就如蜜糖一样甜美。

    “不愧是帝魔至尊血脉的传人,这血的滋味真是可口。只可惜,我这具肉身还有些缺憾,不能将其直接斩杀,否则我必定能冲破肉身禁锢,重返苍穹之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