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0.第2250章
    符剑阵虽好,可它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必须九人同进同退,若是其中有一人受伤,精神力溃散,就会功亏一篑。

    而且其余几人受了符剑阵力的反噬,还会受伤。

    可这个缺点,常人根本是看不出来的。

    此番贝辛敢单独带着精英学员外出,还敢和同样拥有中级符师的长生神院对战,也是因为有符剑阵在的缘故。

    他算准了一切,却独独漏了个叶凌月。

    叶凌月躲在了裸心谷的阵营里,暗中观察。

    为了麻痹裸心谷的人,她甚至还用了回春箓,替裸心谷的人治疗了下伤势。

    这也让贝辛等人彻底放松了对她的警惕。

    见长生神院的人被裸心谷的符剑阵符所伤,叶凌月心急之余,也是暗中观察着符剑阵的破绽。

    一般而言,符师对于阵法都不会很精通,叶凌月在阵法方面的造诣,是远远比不上帝莘的,但是好在她早前学习了武极八阵中的朱雀兽阵。

    朱雀兽阵可算是阵法中,最顶尖的阵法之一。

    叶凌月学习了朱雀兽阵后,还真让她看成了一点点蛛丝马迹来。

    她当即就找准了程玉作为下手对象,嘴里大喊了几声,让程玉以为叶凌月要替她疗伤。

    哪知道叶凌月招呼她的并非是“回春箓”而是几张威力惊人的“螺旋之炎,”程玉惊慌之下,自乱阵脚,连带着符剑阵也出现了破绽。

    得知了真相的贝辛等人想要后悔,已经是来不及了。

    “贝学长程学姐,看你们这话说的,难道你们的导师没有告诉过你们,外出时不能轻易相信陌生人的话。这些储物袋,还有你们送我的那些材料,就算是给你们上这堂课的学费吧,下次可记住了,不要轻易相信路人的话。”

    叶凌月笑了笑,毫不客气将贝辛和程玉的储物袋拿了过来。

    贝辛眼看叶凌月拿了自己的储物袋,先是一惊,他的储物袋里还装着裸心谷用来寻觅无主神器的那件宝物,如果落到长生神院的手里,可就糟了。

    可旋即,贝辛又讥笑道。

    “就凭你,也想得我的乾坤袋,做梦去吧。”

    身为中级符师,又是一名方尊,贝辛的储物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开的。

    “呵~你怎么知道,我还就最喜欢做梦。”

    叶凌月撇撇嘴。

    “凌月,不可。”

    一旁的黄腾导师连忙制止道。

    修为到了黄腾、贝辛之流,是可以在自己的储物袋上设下禁制的,若是外力强行打开,乾坤袋里的东西就会毁于一旦。

    哪知黄腾还未说完,叶凌月已经轻松解开了乾坤袋上禁制,将黄腾里面的物品全都倒了出来。

    贝辛身为一名中级符师,身家不菲,他的乾坤袋里,除了一堆数量达上千的曜晶外,还有一些炼符材料,几张初级符箓,以及一个圆溜溜的,犹如司南一样的玩意。

    “你!你怎么能解开我的禁制!”

    这下子可把贝辛给吓坏了。

    叶凌月耸耸肩,一个乾坤袋而已,有何难。

    她在青洲大时,得了谢家三兄弟的妙手空空门的传承。

    妙手空空门作为青洲大的已经绝迹的上古门派之一,虽然武学渊源不如其他门派丰厚,可是一手解除各种禁制,譬如乾坤袋上这种的能力,却是屈一指。

    看到了那个灰溜溜的“司南”滚出来时,叶凌月立时来了兴趣。

    “死丫头,快把‘寻宝司南’还回来!”

    贝辛这下子可是真的着急了。

    这寻宝司南就是裸心谷炼制出来的,专门用来寻找无主神器的宝物。

    有了它,裸心谷就可以寻找大量的无主神器,用来觉醒谷内学员的神印,从而壮大实力。

    “寻宝司南?这玩意就是帮助你们寻找无主神器的神宝吧?”

    叶凌月摆弄着寻宝司南。

    “寻找无主神器?难道你们的剑灵都是这么得来的?”

    黄腾等人最先反应了过来。

    早前他们看到了贝辛等人的剑灵神印时,就已经有所怀疑。

    可如今看到了寻宝司南,又明白了过来。

    没想到,裸心谷居然还有这样秘密的神器。

    一想到方才符剑阵的厉害之处,黄腾在内的几名导师,都是羡慕的紧。

    这剑灵,可不仅仅是的一般的方士可是使用,如果寻常的武者到了器灵觉醒神印后,无论是攻防,都会有很大的进步。

    更胜者,可以向裸心谷那样,创建符剑阵,像是在新人历练这种大规模的赛事上,不愁长生神院不扬眉吐气。

    可这也仅仅只是黄腾等人的奢望而已,他们很清楚,寻宝司南的存在,对于裸心谷而言,必定是一等一的机密。

    寻宝司南一定也是很稀罕的神器,他们现了寻宝司南是一回事,但是若是将寻宝司南抢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海翼谷中起冲突,死伤一些新手学员是一回事,但若是抢夺秘宝,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如今的长生神院,并不适合和裸心谷大动干戈,至少在新的神帝继承人出现之前,必须如此。

    反观裸心谷的那一边,当看到叶凌月现了寻宝司南时,贝辛等人顿时面如死灰。

    “叶凌月,其他东西可以给你,但是寻宝司南,你必须还回来。否则我们裸心谷绝不会善罢甘休。”

    贝辛咬牙切齿着,他算是看清楚了。

    这姓叶的压根不是什么无害的小白兔,这就是个蛇蝎女。

    城府深,心思毒,下手又狠,他的储物袋落到了她的手里,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肉疼之余,贝辛也认了。

    可什么都能损失,唯独寻宝司南不能损失。

    可是裸心谷的机秘,其存在的价值虽然比不上关老的回春箓,但只是相差一些而已。

    贝辛的导师,乃是裸心谷的大管事。

    这寻宝司南,可是他的导师为了让他尽快突破到高级符师,才借出来了。

    他导师手中,都只有这么一件,贝辛可算是把它看得跟自己的命根子似的。

    如果这一次,寻宝司南在他的手上泄露了出去,贝辛难以想象,他回到裸心谷后,将会面临怎样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