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3.第2243章
    见众人一下子围了上来,叶凌月“吓得”双膝一软,摔倒在地。

    见了叶凌月这副懦弱样,贝辛略有些吃惊,他程玉,让她到一旁来说话。

    “辛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程玉也是一头的雾水,不等贝辛发话,就连忙开口询问。

    她和贝辛私下有些暧昧关系,只是贝辛不愿意公开。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裸心谷和长生神院起了冲突。”

    贝辛压低了声音,确保叶凌月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程玉很吃惊,裸心谷和四大神院素来井水不犯河水。

    “就是昨晚,在石子河附近,我好不容易才找了器灵的所在地,哪知刚好和长生神院的人对上了。”

    说来也是巧得很,贝辛遇到的那伙人,正是和叶凌月分道扬镳后,一路去追踪紫电神驹的皇甫胜等人。

    紫电神驹的奔跑速度极快,它们的巢穴恰好就是贝辛感应到强大器灵的地方。

    原来,裸心谷的学员们觉醒神印的方式,尤其是核心成员,早已从简单的兽魂好和植魄提升到了器灵觉醒的地步。

    神印觉醒的方式中,除了最常见的兽魂植魄觉醒之外,还有一种就是器灵觉醒。

    所谓的器灵觉醒,就是利用一些孕育有器灵的无主神器,来觉醒神印,这种神印觉醒的几率比起前者,要少很多。

    但是一旦觉醒,就能得到神器的神力加持,神印觉醒的质量以及日后的修炼都会更加顺利。

    这种器灵觉醒,一般都要寻找无主的神器。

    也就是前一任主人已经陨落的神器。

    而且神器觉醒神印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即便是神印觉醒之后,也可以利用新找到的无主神器,吸收里面的神力,来滋养自身的神力和神器神印,甚至还有机会获得新的神器的前任主人的一些传承。

    如此到处,自然有大把的人希望用神器来觉醒神印,只是寻找到无主的神器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所以一般四大神院的神印觉醒,都会选择更普遍也更方便的兽魂和植魄觉醒。

    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裸心谷谷主炼制出了一种特殊的神器。

    利用这种神器,能探测到神界无主神器的所在。

    这样一来,裸心谷的学员们就开始寻找无主神器来进行神印觉醒。

    修为高的学员,寻找最高等是神器,修为低一点的,则是寻找低级别的神器进行神印觉醒。

    所以裸心谷那些年来,才会势头发展迅猛,里面出来的方士,实力也很强,其在符师的造诣也远超过了符箓分院。

    五年前,贝辛就已经得了一把中品神器六星神剑觉醒了神印。

    也是亏了神器觉醒的神印,贝辛才迅速成长成了裸心谷核心学员中排名前十的存在。

    贝辛的修为达到了半步虚空境的巅峰,想要突破到一步虚空境,可一直卡在了瓶颈上。

    他得了谷主的提点,得知或许吸收一件无主神器之力,就可以突破,只是想要突破,必须找到一件上品无主神器,吸收其神力才行。

    于是贝辛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发现,海翼谷在很久以前,曾经是一名神界的方仙的居住之地。

    那方仙乃是一名炼器的大能,他陨落之后,他的住处也化为了废墟,他生平铸造的一些神器很可能就在海翼谷里。

    恰好有一批精英学员也需要神印觉醒,所以贝辛就主动请缨带领了学弟学妹前来。

    这些学弟学妹,只需要用一些低级的神器觉醒神印即可。

    贝辛一到海翼谷,就发现这里有一股介乎于上品和中品神器器灵的神力波动。

    他欣喜若狂,当即下令学弟学妹们分头去搜寻。

    可他们寻找了多日,一点线索都没有。

    直到昨晚,他才再度搜寻到了那神器的神力波动。

    本想趁机将其拿下,哪里知道,就和皇甫胜那伙人撞到了一起。

    两方人马说来也是有点误会,皇甫胜追了大半夜,好不容易追上了紫电神驹,一路杀出的贝辛等人,就以为他们是来抢紫电神驹的,一言不合,就开打了。

    贝辛等人却是以为长生神院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想要抢夺上品无主神器,也是毫不留情,几张初级符箓“冰之怒”丢了过去。

    这一开打,可就热闹了,两边杀得你死我活,符箓“嗖嗖嗖”来回个不停,各种武学招式也五花八门全都是使唤了出来。

    皇甫胜身为导师,也是半步虚空境的武者,若是光轮武力,实力原本是要比贝辛稍高一些的,只可惜贝辛是个符师。

    符师对战武者,尤其是在人多的情况下,还是很占优的。

    可裸心谷的符师们的修为不俗,而且贝辛带出来的基本是初级符师,那些初级符师,及擅长远程攻击和偷袭,在僵持了一两个时辰后,皇甫胜终于熬不住,放出了求救讯号。

    恰好那时候穆挽枫等人,赶了过来。

    多了慕容九城铁风这两个初级符师,以及穆挽枫小怪物等实力不俗的武者后,形势有所扭转。

    最终双方两败俱伤,不欢而散。

    紫电神驹跑了,无主神器的神力波动也消失了,两方人马又都各有损伤,如此一来,皇甫胜和贝辛都恨透了对方。

    在身着长生神院的院服的叶凌月后,贝辛等人才会一下子变了脸,以为叶凌月是长生神院派来的。

    “原来如此,那长生神院也太不知好歹了,胆敢和我们动手。”

    程玉听了,不免要替贝辛鸣不平。

    “所以,你还把长生神院的人带回来,哼,不过也好,我们恰好可以利用这女人,查出长生神院的营地所在,好好教训下长生神院的人,只不过,修为那么低,只怕连长生神院的主力队伍都进不去吧?”

    贝辛也是个心胸狭窄之人,一定要报复长生神院。

    “辛哥,用她当人质可不大划算。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关鸠的传人。”

    程玉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