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5.第2235章
    “陨神崖下的情况怎么样?”

    兰楚楚低声询问着,一名暗卫悄然而出。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启禀神妃娘娘,八荒神尊掘地三尺,将衣冠冢挖了一空,一块砖瓦都没留下。那架势,的确是搬迁,就连衣冠冢里,昔日神后的衣服器皿也全都被带走了。”

    那暗卫刚说完话,只听得啪的一声,兰楚楚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谁许你称呼她为神后娘娘的?她也配!”

    兰楚楚怒红着眼。

    兰楚楚年幼时是私生女,在她寄人篱下的那几年里,一直备受欺凌,对于权势,她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渴望。

    在她别接回风谷神帝的神宫时,也曾因为身份的缘故,受尽那些血统高贵的兄弟姐妹们的欺负。

    她的娘亲,一个身份低等的人神混血一直教育她,身为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她,兰楚楚若是想彻底摆脱人神混血的宿命,就必须成为高高在上的神后,让那些早年欺负过他们母女俩的神族们,全都匍匐在地。

    神后这个字眼,她渴望了多少年,可一直以来都被夜凌月那个早已连白骨都不在的女人给霸占着。

    神后又不是他说的,而是那墓碑上明明白白写着的,九夜神尊承认的正牌神后,白纸黑字写着呢。

    不过这事,那暗卫可不敢说出口,他虽然心中不满,也不敢吭声。

    “八荒神尊总算是做了件好事。那女人的陵墓,我早就眼了。”

    兰楚楚嗤了一声。

    她借着奚星落拖住了奚九夜,可暗中却命人去盯着夜北溟一行人。

    北境是她的,奚九夜也是她的。

    夜凌月那女人,连一寸土都别想霸着。

    兰楚楚心满意足,转身就欲返回寝宫,可一眨眼,她惊呼了一声。

    有一块石碑从天而降。

    嘭的一声,砸在了距离她脚寸许距离。

    只要再偏一分,就会砸得她头破血流。

    “谁!是谁!”

    兰楚楚惊呼,吓得跌倒在地。

    借着雪光的映射,兰楚楚终于那“天外来物”的真面目。

    那是一块墓碑。

    墓碑上,赫然是“北境神后夜凌月”几个大字。

    兰楚楚的眼登时瞪得比铜铃还要大。

    “北境神后?这是……”

    兰楚楚认出了那字迹来,那一笔一划,正是奚九夜的笔迹。

    “这怎么可能,九夜哥哥怎么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承认她是北境的神后。凭什么,贱人你凭什么!你为九夜哥哥做过什么,不就是陪着他行军打仗了几年。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陪着他过了几百年,他心中根本没有你!你凭什么霸着神后的位置不放!”

    兰楚楚发疯了似的,冲到了那块墓碑前,捶打着那块墓碑。

    坚硬的墓碑自然不可能回答兰楚楚的质问。

    兰楚楚的手裂开了,鲜血横流,可她一点都不觉得疼。

    “把这块墓碑给我砸了。”

    兰楚楚颤抖着,卫们将那块墓碑砸了个稀巴烂,怒火却一点都没平息。

    这块墓碑虽然破碎了,可却如同在兰楚楚的心中深深的扎入了一根刺,刺得她血肉模糊。

    她意识到,奚九夜的心中,有夜凌月。

    和洪明月以及那些一夜风流的侍妾不同,那男人的心中一直留了一席之地给夜凌月。

    可奚九夜自己,一定是没意识到这一点。

    否则,他不会迄今为止都不立她为神后。

    他更不会得知夜北溟要搬迁陵墓时,做出那么激烈的反应。

    原来他心目中,那女人才是他的神后。

    “来人,准备笔墨。”

    兰楚楚怒气稍平,决定写信给父神风谷神帝。

    她与奚九夜成亲那么多年,为了表现她的宽容大度,都不愿意逼迫奚九夜。

    可这一回,她必须动用父神的势力,让奚九夜屈服。

    奚九夜如今,羽翼还未丰,他需要风谷神帝的帮助,就像是当年,他想要天赐神体,最终答应娶她为妃。

    如今,他想要神帝之位,她就要让他拿神后之位来换。

    北境神后,她当定了!

    奚九夜不久之后,将会主持兰苍的丧礼,那时父神一定会亲临。

    她要在丧礼上,让奚九夜立她为神后。

    兰楚楚当即就写了一封信,命令暗卫送给风谷神帝。

    兰楚楚的一番疯狂行径全都落在了一旁冷眼旁观的帝莘的眼中。

    “有点意思,兰楚楚还一点都不知道洗妇儿还活着的事。不过也好,这种疯女人,如果让他知道了洗妇儿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活得比前世更滋润,还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这种女人,也就奚九夜不长脑子的才会当成了宝。”

    帝莘摸着下巴,算是将兰楚楚透彻。

    不过比起操心别人夫妻俩的事,帝莘更在意的导师自家小两口的事。

    他从衣袖里摸出了一封信来。

    这封信不用说,就是早前被丢弃在地的,夜凌月前世“诉衷情”的那封信。

    “关于这封信,还真要和洗妇儿好好‘讨论’一下。她怎么就没和我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呢……”

    帝莘酸溜溜地说道,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同样的夜,在距离北境数十万里外的某个山谷里。

    灰色的天空,连接着灰色的不知名的莽原。

    “哈啾!”

    叶凌月猛然打了个喷嚏,恰好身后一阵冷风吹过。

    在树丛里,扑索索的响声,似有几双不知名的兽眼闪过。

    “搞什么鬼,找了半天,怎么就跟大部队越走越远了。”

    叶凌月喃喃自语着。

    她的四周,不见任何长生神院同伴的踪影。

    很不幸的,叶凌月迷路了。

    至于叶凌月迷路的具体原因,还要从她离开长生神院那会儿说起。

    作为一个正在修炼的符师,叶凌月此番外出,是担任了类似于医师的身份。

    在外人面前,她是轻易不会动用鼎息治疗的,这不可避免的,叶凌月必须用符箓来治疗伤员。

    可她手头,没有那么多回春箓啊,这样一来,叶凌月就得炼回春箓,可她却面临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她手头没有炼符材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