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0.第2200章 重回人界
    被第一元帅这么一逗趣,饶是淡定如帝莘也不禁面红耳赤了一回。..

    也亏了帝莘戴着面具,才掩去了尴尬。

    帝莘和叶凌月,可不正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嘛。

    虽然说叶凌月是重生的,从严格意义上说,她的真实年龄应该是有五百多岁了。

    可帝莘当初还在冥界时,就已经盯上了还是小萝莉的叶凌月。

    那会儿,他就比小凌月你年长了一大截。

    为了等小凌月这株根红苗正的小嫩草长大,帝莘这头老牛还真是等了好漫长的一段时间。

    当然,这番话帝莘是绝不会告诉第一元帅的。

    帝莘此次告诉第一元帅自己和叶凌月的关系,也是别有用心的。

    自家洗妇儿在长生神院求学,外有奚九夜那种人惦记着,内又有长生神院的一干黄毛小子虎视眈眈的,还有夜家的双胞胎兄弟这对碍事的存在,这让帝莘不得不改变计划。

    他一方面寻求着在第一军团尽快上位,另一方面,也是有意想让第一元帅当自己的媒人。

    有了第一元帅做媒,到时候想去八荒神境求亲,也要方便的多。

    所以帝莘才会急不可耐,直接吧叶凌月划归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见帝莘沉默不语,第一元帅只当“蚩印”是害羞了。

    面对自己的得力爱将的终生大事终于有着落了,第一元帅也很是欣慰。

    “另外,属下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元帅。”

    帝莘毕恭毕敬道。

    “但说无妨。”

    第一元帅摆了摆手。

    “属下想请教关于天赐神体的事。”

    帝莘义正言辞道。

    “天赐神体?好小子,难道你也对天赐神体有兴趣?也对,我听说你和夜凌日那小子早阵子有些嫌隙,打了几场……难道说……你们嫌隙的原因就是你的未婚妻?”

    第一元帅想起了什么。

    早一日,他得知老伙计第三元帅身体康复,就前去探望了下。

    探望中,提起了“蚩印”,夜凌日那小子很是不屑。

    后来第一元帅又听说夜凌日和“蚩印”在联军驻地因为一个女人,动过手。

    前后一联想,第一元帅就联想到了一起。

    帝莘干咳了一声。

    “元帅,我和夜凌日之间并非你想得那样。”

    “哈哈,谁没有年轻过,我懂,我懂。我说你小子几百年前是个不冷不淡的性子,对于天赐神体这种事从未感兴趣过,这次重返军营怎么一下子性情大变,原来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第一元帅促狭着,抚须大笑了起来。

    帝莘也很是无语,夜凌日和洗妇儿是姐弟的事,又不能明说,只能是由着第一元帅去胡乱揣测了。

    “你应该是听说了夜凌日想要寻求天赐神体,所以你也想冲击天赐神体。只不过这天赐神体的机会可遇不可求,若是本帅打听到了什么消息,自会告诉你。”

    可惜的是,第一元帅对天赐神体了解的也不多。

    帝莘求助无果,也只得就此作罢。

    “天外异魔的语言竟会和人界的妖族的语言类似,这件事有些蹊跷,不容小觑。这样吧,你就前去人界一趟。军团这边,本帅自会派人小心提防着,防止天外异魔死灰复燃。”

    第一元帅沉吟道。

    帝莘听罢,颔首领命。

    第一元帅的命令,也正合乎帝莘的心思。

    不知为何,帝莘对于天外异魔,总有种很特殊的感觉。

    尤其是他发现了自己能够听得懂天外异魔的语言之后,心底的那种怪异感越来越强烈。

    洗妇儿说天外异魔的语言和妖界的语言相同,这一点,帝莘也很是怀疑。

    难道说天外异魔和妖族有关?

    可是天外异魔的实力,却比妖界要强得多。

    所有的这些疑问,帝莘一人是无法想清楚的,最好的法子就是返回人界一趟,找到阎九乃至赤烨等人问清楚。

    就算是他们不清楚,妖族的老一辈也许有人会知道一些。

    只不过帝莘如今是神界神将,没有元帅级别的手令是无法前往人界的,第一元帅的命令,刚好成了他的借口。

    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必须离开神界一段时间。

    帝莘有些放心不下叶凌月,于是写了一封信,将自己即将返回人界的事告知了叶凌月,同时叮嘱她,在自己离开神界的这段日子里一定不能再惹是生非。

    叶凌月收到帝莘洋洋洒洒的几千字的长信后,撇了撇嘴。

    她怎么感觉,到了神界后,帝莘变得越发唠叨起来了。

    自己不像是多了个男人,倒像是多了个爹,不对,就算是她亲爹夜北溟也比不得帝莘那样,爱管东管西。

    不过牢骚归牢骚,叶凌月还是将帝莘的信甜滋滋地收了起来,又回了一封信给他。

    随信一起寄过去的,还有叶凌月最新炼制的一些丹药和符箓,全都是叶凌月托帝莘带回去给人界的亲朋的。

    她到了神界后,就没法子再和人界联系了。

    她很想念自己在人界的娘亲家人以及蓝彩儿舞悦等好友,以及黄泉城的一干人等。

    帝莘此番回去,免不得要代替叶凌月回去人一趟。

    此外,叶凌月还叮嘱帝莘记得返回孤月海一趟,见见无涯掌教等人。

    帝莘手中的信,不禁苦笑。

    敢情,自己媳妇儿以为自己这一次回去是探亲的,他这一次回人界分明就是公干的。

    帝莘性情清冷,除了对叶凌月火热外,也就对自家兄弟阎九好一些,不过既是自家洗妇儿下了令,他不愿意做也必须去做。

    于是帝莘启程前往人界。

    而另一面,长生神院里的叶凌月也正式回到了符箓分院,开始初级符师的修炼。

    叶凌月返回符箓分院的第一天,才一进院门,就听到一阵议论声。

    “这不是叶学妹嘛,快过来,有八卦听。”

    慕容九城和铁风在内的几个老学员,正在那叽里咕噜议论着什么,不时发出窃笑声。

    “一大早的,两位学长在说什么呢?”

    叶凌月笑着走了上去。

    “可不就是副院长嘛,不知道你没有,副院长鼻青脸肿,一脸爪痕的凄惨样?”

    铁风笑得嘴都何不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