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0.第2190章
    “我确实是有法子,只不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是不会主动帮忙副院长的,除非副院长来求我。”

    叶凌月耸耸肩。

    说曹操,曹操就到。

    当日下午,被自己婆娘逼得没法子的副院长,还真找上了门来。

    “真是稀客啊,这不是副院长嘛?”

    叶凌月一眼就头上缠着绷带,鼻青脸肿的副院长。

    副院长叶凌月,也是气不打一处。

    “叶凌月,你到底和夜将军有什么关系,他口口声声说,除非你亲自去替第三元帅治疗,否则,那几名派过去的医师都别想回来了。”

    “副院长,你这话可是好笑了,我这等小人物能和高高在上的上将军有什么关系。若是真有关系,我又何必留在长生神院受气,早就前往军团里,当军医了。”

    谁都知道,随军军团的军医地位高,而且能够积累军功,是从主神晋升到神尊的一大捷径。

    叶凌月这么一说,副院长也觉得自己的怀疑很是可笑。

    副院长也调查过了,夜凌日将军从未到过人界,和叶凌月也从未有过交集。

    这次是两人的第一次碰面。

    早前,他也是因为两人的姓名有些相似,才会有些怀疑。

    如今想来,也是自己多疑了。

    不过副院长也打听过了,叶凌月上一次的确立下的大功。

    据说是她走了狗*屎运,在星辉森林的废墟里,发信了一具骸骨。

    那骸骨的来头可不小,是十三大军团中这些日子,一直全力追缉的一名天外异魔贵族。

    叶凌月不费吹灰之力,就捡了这么大的功劳,只能说她的气运很是惊人。

    “本院长不管你和夜凌日将军有没有关系,你必须前往第三军团替第三元帅治病。”

    副院长态度强硬。

    “副院长,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你可别忘记了,我已经不再是外院的学员了,除了外院之外,你也没权管长生殿的事。”

    叶凌月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关老在长生神院的身份地位都很斐然。

    别说是副院长,就连外院院长都未必能为难得了关老。

    谁让关老和长生神帝私交匪浅,现如今,又只有关老的回春箓能维系风谷神帝的性命。

    “老的份上,本院长可以考虑让你返回外院,只要你前往军团,替第三元帅我就可以免除你早前的处罚。”

    副院长依旧一副高高在上的丑恶嘴脸。

    “不好意思,太迟了,我不想回外院。”

    叶凌月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副院长的妥协。

    “你,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去军团救人?”

    副院长被气得不清,可偏又不能处置了叶凌月。

    “除非你答应我三个条件。首先,我要你对外公布星辉森林的事情的真相,向我们道歉,另外,撤销对刘旭和温雪两人的出发,允许他们进入内院。最后一个条件,我需要三个参加新人历练的名额。”

    叶凌月说道。

    “第一和第二个条件都没问题,可是第三个条件,我做不了主,外院的新人历练,都是新生大赛的前十才能参加。”

    副院长摇了摇头。

    叶凌月的目的很明显,想让曾四轩兄妹和她自己参加新人历练。

    新人历练,可是神界四大神院和两大圣地联合举办的,在神界很受关注。

    这次,副院长说的倒是事实,就算是副院长本人,也没法子左右前十的名额。

    在副院长叶凌月三人中,唯一有可能进入新人历练的,就是那个叫做曾四轩的外院学员。

    事实上,外院的导师已经将曾四轩作为重点对象来培养,可叶凌月和曾小雨,一个是三品神印,一个是残废,想要赢得外院新生大赛的前十,那简直是痴人做梦。

    “副院长此言差矣,我听说即便是进入了新生大赛的前十,最终也要院方推荐,才能前往参加新人历练。进入前十,我们自会想法子,我要的,只是院方的推荐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叶凌月明知道副院长对其栽赃嫁祸,她依旧没有和副院长彻底翻脸的真正原因。

    只要她还身在外院一天,她就不能彻底和副院长翻脸,她必须确保自己能够进入九重神渊。

    但若是新人历练之后,那就不一定了……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和你的伙伴能够顺利跻身前十,院方不会为难你们。”

    副院长当场就和叶凌月立字为据。

    叶凌月也答应,第二天就前往第三军团,治疗第三元帅的病情。

    等到走出了长生殿,副院长冷笑了一声。

    “想要进入九重神渊,简直就是痴人做梦。我料你也治不好第三元帅的病,届时,就等着军令处置吧。”

    副院长身为一院的副院长,对一新生妥协,对于他而言,无疑是奇耻大辱。

    可偏他的婆娘又闹得厉害。

    让叶凌月去第三军团治疗第三元帅的病,既能换回自家小舅子,又能除掉叶凌月这个眼中钉,如此一箭双到的好计谋,副院长自是很乐意。

    只是副院长这一次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了。

    叶凌月答应了副院长后,旋即就出发赶往第三军团。

    和上一次不同,叶凌月此番前往的乃是第三军团的大本营。

    十三军团数十万的神兵,全都驻扎在此。

    “几位神兵大哥,在下叶凌月,是长生神院的学员,奉命前来替第三元帅请问上将军可在营地?”

    一听说叶凌月是长生神院派来的,门口的神兵们的眼神有些不善。

    “放肆,上将军岂是说见就可以见的,也不是什么身份。”

    原来,早几日,长生神院的那几名医者来到了第三军团后,各持己见,胡乱治疗第三元帅的病。

    他们非但没有治好第三元帅,反倒是让第三元帅的病情雪上加霜,早前经过医佛云笙的治疗,已经清醒很多的第三元帅,再度陷入了昏迷之中。

    第三军团上下为此,对长生神院来的人很有些意见,若非是夜凌日排除众议,长生神院的那几名医者早就已经被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