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5.第2165章
    那名女子时,纳兰樱先是一愣。

    她就是风神院的那名女导师?

    年纪不对啊,还有那神印是怎么回事?

    年纪太轻,还有那容貌……

    纳兰樱在遇到眼前这名女子之前,一直觉得纳兰雪长得姿容不凡,比起神界的一些贵族神女还要美貌许多。

    可是眼前这名女子后,纳兰樱顿觉,纳兰雪和她一比,简直是萤火对明月,完全就不在一个级别上。

    女子肤白如雪,又不是病态的白,身上毫无配饰,柳眉月眸,红唇如樱,娇媚之中,又犹如清泉般干净,如此复杂的气质融合在一个不满双十年华的女子身上,非但不见矛盾,反倒和谐的很。

    这时,纳兰樱留意到女子额头上的那一枚神印。

    三品神印?

    她不是老眼昏花了吧,纳兰樱用力睁眼闭眼,怎么么都是三品神印。

    “你不是风神院的导师!”

    纳兰樱明白的很,风神院是绝对不会只招收一名三品神印的学员的。

    “我可从没说过,我是风神院的人。”

    叶凌月轻轻一跃,从了泰坦王猿的肩上跳了下来,衣袂飘飘,长发如瀑,说不出的动人。

    “刚才的冷箭是你放的?幻阵也是你布置的?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纳兰樱气得浑身发抖,差点没吐血。

    她居然被一黄毛丫头给牵着鼻子走,对于纳兰樱而言,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叶凌月,长生神院符箓分院的一名新生。纳兰前辈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才对。”

    叶凌月笑靥如花。

    “你就是叶凌月!”

    纳兰樱听说过叶凌月的名字,纳兰雪说她被人设计,丢了清白,陷害她的人就是叶凌月。

    早前纳兰樱也不相信,一个三流大陆来的人界神启者,哪来的那么大能耐。

    她只当是纳兰雪为了遮掩她和纪龙苟合的事,捏造出来的。

    可如今遇到了叶凌月本人,纳兰樱才意识到,纳兰雪很可能真的事被陷害的。

    先不说早前的那些幻阵,光是叶凌月和泰坦王猿并肩而立。

    泰坦王猿一脸温驯的模样,就已经证明此女很有些手段。

    纳兰樱甚至怀疑,叶凌月已经将泰坦王猿驯服了。

    “今日,老生就要替雪儿报仇!”

    纳兰樱阴测测道。

    “这句话该是我对你说才对,你对温学姐所做的一切,我全都讨回来。”

    话音一落,纳兰樱放声大笑了起来。

    “不知死活的小丫头,你以为你能操控泰坦王猿,就能对付得了老生。天狐显,神通现!”

    纳兰樱说罢,额头的神印,已经发生了变化。

    纳兰樱额头的神印,和叶凌月早前见过的那些还未觉醒的神印不同。

    神族的修炼者们,神印一旦觉醒,就会拟态化形。

    像是温雪,她用了下等魔植罗刹烟柳来觉醒神印。

    神印觉醒后,她原本的木属性的神印,就化为了一根柳枝的形态。

    而纳兰樱的神印,则是一根狐尾。

    纳兰樱神力爆发而出时,那狐尾神印一分为四,而她的身后,一头体型惊人的四尾天狐骤然显形。

    那天狐蛰伏在纳兰樱的身后,威风凌凌。

    一人一狐,刹时间,纳兰樱的气势大盛。

    而叶凌月身后,泰坦王猿也是蓄势待发。

    它早前和那四尾天狐交过手,吃过它的亏,这会儿新仇加上旧恨,自然是分外眼红。

    而那四尾天狐,却是没将泰坦王猿里。

    论起神兽等级,上等神兽的泰坦王猿还在中等神兽四尾天狐之上,可泰坦王猿刚异化成王猿不久,它本身又是未成年的金脊神猿,而四尾天狐已经跟随纳兰樱多年,随着纳兰樱的修为的提升,四尾天狐的修为也跟着提升了不少。

    况且上一次,泰坦王猿才刚中了它的圣狐印,伤势只怕还没好透,所以四尾天狐压根就没将泰坦王猿里。

    四尾天狐如此想,纳兰樱也是这么想的。

    她直接下令。

    “先杀了那小贱人,再活捉泰坦王猿。”

    四尾天狐的四根狐尾,倒竖了起来,其中一根狐尾唰的一声,正面袭向了叶凌月。

    正是早前对付温雪的诛心鞭。

    那诛心鞭一出,凛冽无比,连周遭的空气都被撕裂开了。

    泰坦王猿怒咆一声,一拳横扫而出。

    “王猿,把它交给我。”

    叶凌月眼眸微微一凝,只见她手间多了张地箓。

    嘴里极快地念咒吟唱,地箓上,红色的箓文亮起。

    只听得轰的一声,火箓化为了一个火球,击中了那一根狐尾。

    “愚蠢,居然想用一张火箓对付四尾天狐。”

    纳兰樱嗤之以鼻。

    中等级别的神兽,根本不惧怕一般的五行攻击。

    可就在纳兰樱的话才刚出口。

    那一条狐尾被点燃了。

    纳兰樱和四尾天狐都是面色大变。

    那火,只是寻常的灰白色,是最下等的火。

    可那火势却极其厉害,不过是眨眼之间,就已经燃起了四尾天狐的整条尾巴。

    四尾天狐尖鸣了一声,试图熄灭那火。

    可那火很是诡异,任凭怎么扑,都扑不灭。

    纳兰樱见状,也不由变了脸色。

    她低喝了一声,以掌为刃,一掌削落。

    那掌风如刀刃般,四尾天狐的尾巴,硬生生被斩落了一根。

    对于天狐而言,尾就是它修为和地位的象征。

    同样的,纳兰樱也是心疼不已。

    斩落了一尾,就好比硬生生斩去了四尾天狐四分之一的修为。

    这让纳兰樱和四尾天狐怎能不生气。

    “岂有此理,小贱人,你那到底是什么火箓?”

    纳兰樱越月,越觉得邪门,寻常的火箓,根本不可能伤到四尾天狐。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用我的本命火炼制的火箓而已,味道不错吧?不如再尝尝我的其他符箓?”

    叶凌月说着,不慌不忙,手上又多了好几张符箓。

    从火箓到冰箓再到了五雷箓,只见叶凌月眉头都不皱一下,刷刷刷,手间一挥。

    那些符箓,全都一股脑砸向了纳兰樱和四尾天狐。

    ~继续求月票推荐票,即将见面的那些人们,先见到的是哪一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