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4.第2164章
    “不,杀了它们,泰坦王猿也不会有所行动,相反很可能会激怒森林里的其他金脊神猿。..”

    纳兰樱沉吟道。

    早前,纳兰樱还以为,那头泰坦王猿是这些金脊神猿的头。

    毕竟泰坦王猿可能是金脊神猿进化而成的,可如今事实并非如此。

    这头泰坦王猿很可能是闯入了星辉森林,它与这些金脊神猿并非一个族群。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等着,万一长生神院的人赶来了……”

    纳兰雪焦急着。

    “都已经正午了,不能再等下去了。既然不能用这些金脊神猿做人质,那就用它们来当挡箭牌,挑十五六个机灵点的,押这些金脊神猿,和我一起进洞。雪儿,你留下来,守着余下的金脊神猿。”

    纳兰樱扫了几眼那个山洞。

    猿洞,深不知几何,实力高强如她,也不敢贸然乱闯。

    于是纳兰樱兵分两路,一路人马随她带着十几头金脊神猿一起入内,另一边的人马驻守在山洞外。

    “你们听着,只要本长老捕捉到了那头泰坦王猿,本长老一定会奖赏你们一人一枚金脊神猿的兽魂,人人有份,决不食言。”

    纳兰樱此话一出,那些外院的学员们都激动不已。

    他们大多也是五品神印左右的新生,能免费得到一枚下等神兽的兽魂,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众人群情激动,押着金脊神猿往山洞去了。

    坐落在陡峭山壁上的猿洞,是金脊神猿一族,世代居住的地方。

    由于金脊神猿的体型堪比两三个成年人,所以山洞可同时容纳两三人并排行走。

    山洞里长满了萤光草,光线还算是良好。

    山洞很长,与回盘转,地势很是复杂。

    纳兰樱让几头金脊神猿走在最前头,几名新生居中,自己和几名导师走在了最后头。

    进入山洞后,大约行了一刻钟,山洞里依旧毫无声息。

    这时,居中的几名学员惊呼。

    “不好,有敌袭。”

    只听得“嗖嗖”几声,不知道从山洞的哪个方向,射来了几只冷箭。

    那冷箭穿过了人墙,应声射断了那几根捆绑在金脊神猿手脚上的符链。

    那些金脊神猿得了自由,又熟悉山洞的地形,拔腿就跑。

    “快抓住它们!”

    纳兰樱下令,学员们紧追着那些金脊神猿。

    可没跑几步,忽有一阵阵的迷烟扑面而来。

    那阵烟也古怪,红黄蓝绿棕,就如彩虹一般。

    “这是……阵烟?全员戒备,这山洞里有诈。”

    又是冷箭,又是阵烟,纳兰樱已然,明白过来,这猿洞里躲藏着的绝非是泰坦王猿。

    可发现时已经是太迟了。

    那阵烟已经迅速扩散开,不过是须臾之间,弥漫了整个山洞。

    那些学员只觉得眼前一花,什么猿洞,什么金脊神猿,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伸手不见五指,有些人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滔天的火海。

    那火海的颜色,呈古怪的灰白色。

    那火,比毒蛇还要可怕,一沾上皮肤,火舌吞吐,立刻将人的皮肤烧得溃烂流血,皮开肉绽。

    还有人的眼前,一阵冰息扑面而来,冰冷的犹如死神的吻,那些学员眼己的身子,在冰息的作用下,化为了一具雕像,呼吸困难,心跳停止。

    再有一些人的眼前,一片无边的滚滚落木,没顶而来。

    还有人深陷在毒沼之中,毒气让人瞬间衰老,化为了一具具惨白的骸骨。

    火海冰息生老病死,一息之间,猿洞里的火神院的学员们,都沉迷在了幻阵之中,几乎难以把持。

    纳兰樱和两名导师,固守本心,闯过了幻阵后,再回头一时赤目欲裂,险些没气昏了过去。

    早前带进来的十几名学员,被幻阵逼迫的不成人形。

    一些人哭哭笑笑,形如疯癫,还有一些人,互相厮杀着,十几人,转瞬就被除了个干干净净。

    而他们却连对方的人影都还没

    “风神院的九鼎山幻阵……”

    一幕,纳兰樱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几个字来。

    纳兰樱身为火神院的客卿,对于九鼎山幻阵也是早有耳闻。

    传说风神院的学员,都要经历九鼎山考验,才能留下。

    火神院的学员们从未经历过这般的考验,如今一遇上,险些没全军覆没。

    “九鼎山幻阵?不会吧,樱老,可是这猿洞里,怎么会有九鼎山幻阵?”

    那两名导师也是一阵心惊肉跳,这么多学员一次性别击杀,他们回去也没法子交代啊。

    “你们可别忘了,早前有个风神院的女导师经过了星辉森林,原来那女人根本没有离开,而是藏在了猿洞里,这一次还真是老生眼。”

    纳兰樱气得不轻。

    她更担心的是,那名女导师是不是已经得了泰坦王猿的兽魂。

    “樱老,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深入……这要是真的和风神院杠上了,会不会不大好。毕竟风神院如今可是四大神院中……”

    事情关系到风神院,那两名导师也迟疑了起来。

    风神院如今风头大盛,他们可不愿意因此得罪了对方。

    “闭嘴,风神院又怎么了,难道我们火神院就不如风神院,管她那个神院的,谁敢抢老生的兽魂,老生绝不会放过。”

    纳兰樱不屑道。

    她命令两名导师随她继续前进。

    又走了一刻钟,前方出现了两条岔道。

    “岔道?该死,没想到山洞里居然有两条道,难怪那泰坦王猿一直没有出现。”

    纳兰樱怒不可遏。

    不过,纳兰樱并没有完全死心,因为她发现,附近还有那头泰坦王猿的气息存在,这证明,早起那泰坦王猿一直在这一带走动。

    “你们俩,走左边那条路,我走右边那条。一旦发现泰坦王猿就立刻放出信号。”

    说罢,他们就各自前行。

    纳兰樱循着右边的道路,一直找到了猿洞的最深处。

    纳兰樱一眼就在山洞的最底端的泰坦王猿,只是和上一次时不同,泰坦王猿的肩膀上,还坐着一名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