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5章 痴心,碎
    “你倒是说啊!”

    帝纣频临疯狂。

    他只是想在死前,知道一个答案罢了。

    “她从未提起过你。”

    帝莘沉声回道。

    帝纣也好,帝阳莘也罢,说到底,他们在帝云裳眼里,都是一样的。

    她从未真正爱过任何一个男人。

    若是真的爱过,她怎么会将他们视同工具?

    帝纣是她养育帝莘的工具。

    帝阳莘是她想要前往三十三天的工具。

    她的心中,根本没有他们。

    哪怕是她的亲生骨肉帝莘,在其眼中,亦是工具罢了。

    那个出现在众人眼中,疯疯癫癫的美丽女人,到底是怎样可怕的一个存在?

    她将所有人玩弄在股掌之中,却无人发觉。

    只是一句话,帝纣眼底最后的一丝光芒也跟着消失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云裳小姐怎么会……你在撒谎。你个骗子,你是个骗子!”

    帝纣万念俱灰。

    他痴守多年,换来的,竟是这么一句话。

    他的魂魄,强烈波动。

    周遭的雾气,就如潮水一般,不断侵袭而来。

    “不可能!云裳小姐……你一定还记得我。云裳小姐……”

    帝纣的魂魄,渐渐溃散开。

    到死,他都活在对帝云裳的痴念中。

    冰冷的雾气,笼了过来。

    帝莘冷冷环视四周。

    这座塔,寂寞而又深冷。

    帝纣死后,这里彻底空了。

    早前让帝纣致死的那些雾气,落在帝莘身上,却并无害处。

    想来,是这座塔得了洗妇儿的命令,不加害自己。

    可是这种无声的禁锢,对于帝莘而言,就是最致命的伤害。

    可帝莘又觉得,周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看着自己。

    和帝纣不同,他无法听到外头的声音,也感觉不到外头的事。

    这一切,显然都是有人刻意为之。

    帝莘此刻,已经无暇去理会,是否是洗妇儿刻意那么做的。

    这座塔,是紫堂宿的塔。

    紫堂宿在三十三天有灵,应该正注视着这一切。

    他一定在嘲讽,自己连洗妇儿都没法子保护,一而再再而三,败在寂灭塔前。

    “紫堂宿,你我之间,势不两立。”

    帝莘沉声说道。

    声音在寂灭塔内不断回荡。

    他也知,靠着一己之力,很难突破寂灭塔。

    “妖阳邪君,我欲破塔而出。”

    帝莘冷声说道。

    “额,没法子。”

    妖阳邪君这一次倒是干脆,直接拒绝了。

    它也不是万能的啊,早前破除炽炼天时,它已经是拼了老命了。

    这座怪塔,四四方方,到处都是禁制,简直是无懈可击,它也没法子找到这座塔的本源之力在哪里,想要破除,谈何容易。

    “我有法子,但是需借助你的力量。”

    帝莘淡然是说道。

    “小子,你不是还要化身为炎龙皇吧?本君告诉你,你已经变身两次,第三次,那是没有可能的。”

    妖阳邪君没好气道。

    这小子,简直就是不要命。

    “没有第三次,我想要动用封天令。”

    帝莘也分析过,自己刚突破十命帝魔,两次以身化龙,已经是肉身极限了。

    第三次,别说是化龙,就算是使用九命焚天诀都很困难。

    帝莘能想到的唯一的法子就是封天令。

    在封天令的禁制被破除后,它就屹立在旁。

    帝阳莘和叶凌月激战,帝莘和炽皇鏖战,原本最受关注的封天令,反倒被冷落了,只是静静矗立在外。

    好在,黑死星出现后,封天令上的力量没有像是其他生灵那样被吞噬。

    哪怕是没有令主,封天令本身也是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帝莘是封天令令主,他只需要动用其中一小部分力量,就足够了。

    洗妇儿将其禁锢在寂灭塔内,一定有原因。

    帝莘怀疑,叶凌月为了太阴神印,会做出极端的行径来。

    她如今只剩了精神力,自己绝不能让其有半分耗损。

    更不用说,帝阳莘那卑鄙小人也在塔外,他被自己所伤后,一直未有动静。

    他一定在等待时机。

    “你不会是想用封天令破开这座塔吧?小子,这也太大胆了些,不过,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妖阳邪君听帝莘这么一说,倒是没反对。

    “这座塔的禁制很强,我需要破开一角,才能控制住封天令。”

    寂灭塔,隔绝了帝莘和外界的任何联系。

    只有破开一部分禁制,他才能动用封天令之力。

    “一角也很困难啊。”

    妖阳邪君头疼道。

    这座塔,可真是构思精妙,看似一片雾蒙蒙,却有数层。

    塔高七层,里面就有七重禁制。

    想要出去,必须要破开七重禁制。

    妖阳邪君和帝莘的修为加在一起,兴许可以破除三重禁制左右,可余下的四重,那就有些费力了。

    “若是我用剑意突破,有几分把握?”

    帝莘也知这一点。

    虽然和紫堂宿是死对头,可是不得不说,对方在炼器方面的造诣,当世无人可比。

    “加上剑意,也就只能突破四重,除非,你的剑意能够有所突破。实话告诉你,你小子虽然领悟了剑意,可是也不过是初级剑意罢了,在三十三天的用剑高手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当然,如果你能将源之力和剑意融合在一起,那就不同了,应该能够突破五六重禁制。”

    妖阳邪君沉吟道。

    帝莘体内,已经有了一丝丝源之力。

    可是要将源之力和剑意融合在一起,谈何容易。

    “不试不知,我可以一试。”

    帝莘看着时间沙漏,已经过了半刻钟。

    黑死星……太阴神印……洗妇儿。

    “那就姑且一试,不过小子,你的源之力刚产生没多久,掌控起来很是困难。待会你一定要冷静,稍有不慎,若是源之力反噬,可就麻烦了。”

    妖阳邪君最担忧的正是这一点。

    帝莘有一部分炽神狱的血脉,那部分源之力,就是他遇到炽皇后,意外生成的。

    火源之力,哪怕是在天力中,也是无比强大的一种存在。

    它已经远超过了帝莘的掌控范围。

    妖阳邪君没有实体,也无法直接帮助帝莘操控。

    “放心。”

    帝莘沉声说道。

    说罢,他的体内,妖阳邪君破体而出,化为一团烈烈火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