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谜团
    忽然,水仙走过来,“姑娘,周仪派人送了一盒头发,不知何意,一定要给姑娘。”

    周筝筝打开那旧木盒,里面青丝堆积如落叶,杂乱无章,内还附有一书信。

    周筝筝打开一看,周仪原来要约见她,“想知道前世,你死去之后的事情吗?我可以告诉你。”

    周筝筝把书信放在烛火里,一点点烧成灰烬。

    “明日我要去见周仪。”周筝筝说,“原本约好的会见客商的事先推后。你去安排一下。”

    水仙点点头,“姑娘,那个客商倒不要紧,横竖都是求着我们的,只是,姑娘何必亲自去见周仪?周仪诡计多端,就怕是在暗算姑娘。”

    周筝筝目光幽深如黑夜,“今生的周仪一事无成,只怕连自己嫁人都是问题,又如何敢对付我呢?不要忘了,周仪已经十四岁,明年就及并了,可是,定国公府还没有给周仪定亲。”

    此次周仪拿前世之事相邀,怕是目的只有一个,想要周筝筝助周仪顺利嫁人。

    不过,周筝筝还是要过去的。

    因为,前世那么多谜团,也只有周仪可以破解。

    原本前世跟今生无关,可是,周筝筝越来越发现,今生她再怎么努力,前世的很多事情依旧逃不掉。

    前世一定还有一个天大的谜底,那是在周筝筝死后才被揭晓得。

    具体那是什么谜底,周筝筝暂时不知道。

    皇后娘娘是被庆丰帝杀死的,可是,庆丰帝为何要杀害皇后,还有太后?

    过去,周筝筝认为那是因为庆丰帝嫉妒皇后和安王之间的暧昧,嫉妒太子的才华。

    可是,这似乎说不过去的。

    皇后娘娘虽然喜欢安王,可是却从未越矩,还多次帮助庆丰帝,可谓是贤妻一枚。

    庆丰帝再怎么嫉妒安王,也不会杀害这么一个对自己好的妻子。

    还有,太子虽然贤能,可那是庆丰帝的亲生儿子啊!儿子贤能,为何做父亲的会赶尽杀绝呢?

    这在道理上压根就是说不通的。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庆丰帝的心里,还藏有一个秘密,那是一个惊天大秘密。

    也许,这个秘密跟吴国公府有关系。

    不然,庆丰帝也不会同时想对吴国公府赶尽杀绝了。

    所以,周筝筝一定要知道这个谜底到底是什么。

    问庆丰帝,庆丰帝当然不会说。问林莜,林莜似乎知道什么,可是,不管周筝筝怎么问,林莜半个字也不说。

    所以,只有去问周仪了。

    而这一夜,周笑笑心如烟花绽放。

    只因温慈赏脸跟她聊天聊了一个多时辰,年少痴情,情窦初开,根本不明白爱一个人,有时候会变得很痛,很痛。

    就连温慈已经离开多时,笑笑的眼前,还是温慈的脸。

    北狄。

    草地上,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人正在缓缓走着,可能实在是太累,那个人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坐在看起来稍微干净点的地方。

    阳光照在他的脏兮兮的脸上,映出姣好的轮廓,是林枫!

    哪怕已经穷途末路,林枫依旧想让自己显得干净一点。

    林暗夜一直派兵追杀,林枫没日没夜地跑着,已经不知道跑了多久了。

    身上值钱之物已经都没有了。

    更加寻不到一点吃食。

    好在林枫会武艺,抓些野物充饥在短期来看,是没有问题的。

    “林仲超,你自己要死,为何非要拉我一起?你知道不知道,你害得我好惨,好惨。”林枫骂道。

    忽然面前,出现一只瘦得皮包骨的狼。

    从这只狼的体积来看,应该和林枫一样,也是饥饿得很。

    林枫的眼睛红了。狼的眼睛也红了。

    两者同样都是那么饥饿,那么也都会用尽全力把对方当成猎物。

    林枫拔出了宝剑。

    “想不到曾经不可一世的林枫,竟然会跟一只畜生争斗。”

    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仔细一看,竟然是林福雅!

    “原来你还没死。”林枫冷笑,“你出现得真不是时候,可能你会成为这只狼的口中餐了。”

    林福雅笑道:“如果我死了,你就不会知道我们的孩子在哪里了。”

    林枫大惊,“你知道我们的孩子?”

    林福雅点点头,“我当然知道。”

    那只狼忽然朝林福雅扑了过来。

    林枫拔剑刺去,那只狼倒在了血泊中。

    饥肠辘辘,瘦骨如柴。

    “可惜了,就那么一点狼肉,都不够我塞牙缝呢。”林枫扔下剑,把狼脚抓起,用力一撕,哗哗,鲜血喷涌,狼顿时成了两大截!

    林枫也没有把狼肉拿去烧烤,直接就咬,大口大口的。

    林福雅已经被吓住了,“你竟然这样吃肉!那是生的肉啊!”

    林枫嘴角都是血迹,衣服上也是血,看起来很可怕,“一个人如果太饿了,就会忘了自己是人。”

    林福雅上去拿手帕要擦林枫脸被林枫推开,“快告诉我孩子在哪里?不然我就杀了你!”

    林福雅害怕起来,“你不会把我都当吃的了吧。”

    “吃你?我还嫌脏呢。”林枫撇过头去,“那是我的血脉,我应该知道他在哪里。”

    “我不会告诉你,除非,你带我离开这里。”林福雅拉住林枫的手,“我可以给你再生一个。”

    “滚开!”林枫一个耳光打在林福雅的脸上,“你根本不爱我的儿子!”

    “如果你爱我,我就爱!”林福雅声嘶力竭,“林枫,我这样爱你,你为何不爱我!”

    “看来你并不知道孩子在哪里。”林枫转身要走,拿剑拖着血狼。

    “你不要走,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在这么可怕的地方!”林福雅冲上来要抱林枫,被林枫一把推开,“你的死活和我有何关系?”

    “你不要走,好,我带你去找我们的孩子。”林福雅说,“我知道孩子在哪里,可是,我现在不说,但是我可以带你去。”

    林枫审视地看着林福雅,过了一会儿,林枫点点头,“你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你就那么爱着孩子?”林福雅酸酸地说,“想不到孩子成了我的情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