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让爱
    “温慈公子,你又来了。”

    吴国公府门口,家丁很礼貌的向温慈问好。

    因为已经很熟悉了,看上去似乎是温慈俨然就是吴国公府里的一员,毫无见外。

    温慈也是微微一笑,大步就踏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袋水果。

    那是专门给周筝筝带的。

    得知温慈又过来了,周筝筝很安静的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

    如果可以不见面,周筝筝还是不想和温慈有太多的交集。

    只是有时候,周筝筝也是躲不过去的,要是林莜过来叫了,那周筝筝更是不得不出去和温慈见个面。

    这个见面,对于林莜而言是礼节性问题,而周筝筝也并不会觉得见面是多了不起的事情。

    只是周筝筝早已知道笑笑对温慈是有好感的,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总是会显得有那么一些些尴尬。

    不过话说回来,温慈一直以来的表现,让吴国公府上上下下都还觉得不错。

    如果最终笑笑能和温慈在一起,那也是周筝筝乐意看见的。

    “周姑娘,这是新摘的橘子,很甜的,你可以尝尝。”温慈一脸憨笑着把橘子往周筝筝的面前推了推。

    原本温慈也算是一个比较玲珑的人,说话做事也是游刃有余的,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周筝筝面前,温慈就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说话做事显得不太自然。

    “恩,好的。”周筝筝嘴上是答应了,但却依然坐着不动。

    除非笑笑也在一边,否则周筝筝不会说太多话。

    这也是周筝筝提示温慈的一种方法。

    不一会儿。笑笑过来了。周筝筝笑着把笑笑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

    “来。吃一个。你温慈哥哥特地带过来给你的。”“哦,那要谢谢温慈哥哥。”笑笑一边笑着,一边拿起橘子就吃起来。

    只是笑笑还没有开始剥皮,温慈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显得僵硬了。

    虽然温慈依然笑着,但温慈的眼睛,一直围着周筝筝,哪怕周筝筝故意让笑笑坐在自己和温慈之间,温慈的眼神,依然还是穿过了笑笑,落在了周筝筝的身上。

    有了笑笑做伴,周筝筝也自然了些。

    随手拿起一个橘子,大方的吃起来。

    橘子很新鲜,当周筝筝把橘皮剥开的一刹那,橘皮刺眼的香气让周筝筝的眼睛有些发疼。

    周筝筝赶紧闭上眼睛,但此时,眼眶里已有泪水含着。

    笑笑关切的上来要帮周筝筝擦干脸上那刺激的橘皮汁水,但是只有周筝筝明白,泪水中,更多的是对林仲超的思念。

    曾经,林仲超也给周筝筝带过橘子,还亲手把橘子剥了递到周筝筝的手里,如今睹物思人,周筝筝能清晰的看见林仲超的一笑一颦,甚至还能听到林仲超轻声呼唤自己的名字。

    看着周筝筝眼角不小心滑下的泪滴,笑笑的心头,也顿时堵上了一块石头。

    自从坐下来之后,笑笑就发现温慈的眼睛一直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就算笑笑故意装作很开心很活泼的样子,也是没有吸引到温慈的注意力。

    似乎,笑笑就是多余的一个存在。

    哗啦一声,天空中传来一声闷响。

    紧接着,大雨滂沱,一张紧密的雨帘把门窗都给锁住了。

    “我去里面拿伞”话音未落,笑笑便起身进屋里去了。

    借着背影,笑笑也把眼角的泪水,深深的藏了起来。

    很快,笑笑回来了。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

    有了伞,温慈就不用淋雨回去了。

    但还没等笑笑坐下,周筝筝站起来了。

    “这儿有点冷,我先回屋里去了,”

    周筝筝双手抱住自己,快速的说:“笑笑,待会你送送温慈公子。”说罢,周筝筝便转过了身去。

    “不再坐会儿吗?”温慈显然有些失落,不安的追问了句。

    “温慈公子,现在雨太大,等雨小点再走吧。”周筝筝暂停了脚步,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后便不再停留的走了。

    只剩下笑笑和温慈留在原地。

    天空又是一声闷响,紧接着,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雨下的更大的,让近在咫尺的一座假山都模糊了面容。

    “温慈哥哥,这天气不好,你还是再坐一会儿吧。”

    笑笑温柔的劝说道,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

    只要能和温慈单独相处,笑笑都倍感幸福。

    温慈抬头看了看天空,也是微笑的点点头。

    “天凉了,我给温慈哥哥泡壶茶。”笑笑一边说,一边已经忙开了。

    听着茶壶茶盏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笑笑内心那不可言喻的愉悦。

    而温慈,目送着周筝筝离开,期盼的眼神里,更多的是无奈和伤感。

    下一次,温慈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到周筝筝要等到什么时候。

    对于温慈而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是那么真实又刺痛的存在。

    温慈的眼神,掩盖不住内心的失落,只是这一切,笑笑都没有看见,沉浸在幸福中的笑笑,还抽空又做了点桂花糕点。这一切,只是为了能给温慈留下好印象。

    咕噜咕噜的声音传来,花茶煮开了,香甜的味道从茶壶里钻出来,很快就满了四周一圈。

    而温慈也把内心的感情压了下去,面对笑笑的热情,温慈不允许自己太过失礼。

    “来,温慈哥哥,尝尝这个吧。”笑笑很娴熟的给温慈道了一杯花茶,还顺手把糕点也推送到温慈的面前。

    “恩,忙了半天,你也坐下来歇会儿吧。温慈指了指对面的凳子说道。

    “恩,好的。”笑笑顺势,坐在了温慈的面前。

    如果爱。

    周筝筝拿了条皮薄盖在自己肩膀上,然后一个人对着月亮看花。

    花儿在晚上总是显得特别娇美,洒着朦胧的月华,多了曾神秘感。

    周筝筝安安静静贬值着花边,那也谁林仲超织的。

    想念如风好几次让周筝筝的编织中断。

    居然,周筝筝落泪了,“超呵呵,你究竟在哪里啊。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可是你究竟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么。”忽然,阿明从天而降,出现在吴国公府。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