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暗战
    莫礼暗骂,“你林暗夜会为了北狄人的幸福?鬼才相信吧。”

    “看来一定要用武力去解决问题了,你是林仲超派过去的吧。”莫礼说。

    林暗夜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抓住莫礼的衣领就往上提起,“我警告你,说话小心点,不然休怪我无情。”

    莫礼推开林暗夜,整了整衣领,没好气地说道,“明明就是你过来欺负我们北狄人。”

    “你不信我随你,不过,我真的会保护北狄,为了我妻子纳兰。”林暗夜深情地说。

    这番话,都被躲在角落里的耶律纳兰听到了,“夫君。”耶律纳兰泪落湿襟。

    原来,耶律纳兰后来一直跟着林暗夜,发现林暗夜跟着莫礼,就也跟着赶到了这里,因为事先跟林仲超说好,耶律纳兰会留下一串脚印,以方便林仲超找到。

    看得出来,林暗夜是真的想称帝的,还是在北狄称帝。

    两个皇帝在争夺皇位的过程里,死了很多人,士兵们已经都不愿意再交战了。谁强迫士兵打战,谁就是自取灭亡。

    所以,林暗夜是打算称帝之后,给耶律纳兰做皇后,“纳兰,这是朕对你的回报,朕会尽力的。”

    耶律纳兰打呵欠的过程里,看到林暗夜和莫礼已经打了起来。

    莫礼人多,林暗夜只有一个人,原本莫礼会占优势的。

    可是,莫礼的兵马已经很久没好好休息了,还吃不好。之前的交战中,还受了伤。伤口发脓都不能医治,天气这么热,伤口渐渐地就发炎了。

    带着这么重的伤势,又如何有力气打战?

    更何况,莫礼自己都受了伤。伤口同样没法医治。

    林暗夜却不一样。

    林暗夜可是把实力保存着,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于是,哪怕是跟林暗夜一个人打,莫礼也不是对手。莫礼死伤不少。

    林暗夜迅速抓住了莫礼,耶律纳兰出现了。

    “你怎么来了?”林暗夜大惊,“这里那么危险,你怎么能过来呢。”

    “我怕你出事。”耶律纳兰跑过去抱住林暗夜,“不过,我在一路上留下了脚印,很快林仲超他们就会出现了。”

    大茗朝。

    按照日期,周瑜恒又要回志远县了,虽然万般不舍,但林莜还是默默的给周瑜恒准备着什么。

    一些行李的东西,自然有下人帮忙打理,根本不用林莜担心,只是自己的孩子又要出远门,林莜怎么说,心里也是不舒服的,甚至林莜还暗示过周瑾轩,是否可以把周瑜恒给调回来,让周瑜恒就在京城里做个小官什么的,但却被周瑾轩否定了。

    以周瑜恒的才华,未来无可限量,身为父母,怎么可以把孩子的前程给断送掉呢,。

    林莜知道自己是妇人之见,被周瑾轩批评后,也安静下来了。

    很快就要送别了,林莜睡不着,便起身来,看见周瑜恒房间内的灯光还亮着,便决定亲自给周瑜恒煮碗养心汤。

    这养心汤也算是林莜独创的,里面有红枣,莲子,另外还放了远志和茯苓,味道也是很特别,不苦却也不怎么甜。

    “瑜恒,还没睡呢。”林莜站在门口,并没有马上推门进来。

    周瑜恒知道母亲林莜是怕打搅到自己又不方便,一听见门外的声音,便赶紧亲自过去开门。

    “娘,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周瑜恒把林莜迎进房间来,让林莜坐了下来。

    而林莜,也顺势把养心汤放在了桌上。

    “趁热喝吧,你喝完我就走。”林莜怕自己打扰到周瑜恒,故意说道。

    周瑜恒自然知道母亲林莜这话半真半假。

    趁热喝是真,马上走是假。

    只是周瑜恒不能明的拆穿,而是很听话的把汤一口气喝掉了。

    “娘,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碗盏还没放下,周瑜恒一脸认真的问到。

    林莜平静的脸上顿时涂上了一层光彩。

    “瑜恒什么问题,不妨直说。”林莜微笑着说道。

    周瑜恒略一思考,缓缓说道:“那定远县好多妇孺,目不识丁,不知该如何教导。”

    周瑜恒之所以有此问,更多的是让林莜开心。

    身为母亲,林莜自然希望儿子遇到事情愿意和自己交流。

    而这个问题,周瑜恒也是早已有自己的答案。

    反观周瑾轩,但没有林莜那么主动了,虽然一样不舍,但周瑾轩却几乎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像往常一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看书写字,似乎外面没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和周瑜恒谈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林莜的心,也终于得了安慰。

    临别的时候,林莜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还不停的叮嘱周瑜恒要多注意身体,而这时候,周瑾轩倒是送了一个字卷给周瑜恒。

    里面是周瑾轩亲笔所写的劝勉,“厚积薄发”。

    回到志远县,好多百姓都在夹道欢迎。

    几个调皮的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爆竹,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大家直捂耳朵。

    只是周瑜恒并不陶醉在百姓的爱戴中,只是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这次回到县里,周瑜恒把目光对准了县里的一些基础。

    虽然之前陆陆续续做过一些,但和京城比起来,志远县还是有很多急需改善的地方,其中,首屈一指的,便是县衙附近的一座桥。

    因为年久失修,桥面已经有些松动,又因为经常有孩童在桥上玩耍,也很是危险。

    很快,周瑜恒便责成一个副官全权处理修桥的事,而所需的银两,则由县衙里支付。

    因为银两充足,桥很快就修好了,用同样的办法,周瑜恒把县府里另外两座桥也修好了,还修了一个小戏台子,专供百姓娱乐。

    另外,周瑜恒还想把流经县城的一条河道给挖宽挖深,这样,日后便可以吸引更多的外地船只来志远县做买卖,可以让志远县更好的发展。

    只是修河道工程巨大,非百姓合力而不能为。

    当公告一发布的时候,反响激烈,好多百姓,都愿举家参与这个利民的好事情。

    有了百姓的支持,周瑜恒便可以放开手脚干了,把河道分成若干段,分别让几个副官负责督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