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大败
    ..,

    北狄。关外,两匹野马正低着头,专心的在吃着什么,更远处,几只麋鹿似乎迷了路,来来回回的绕圈,时不时还叫几声。

    莫礼走过来,拿手放在林枫的肩膀上,“耶律骨终于死了。我们赢了。”

    林枫缓缓起身,“耶律骨毕竟是我的父亲,我想给他一个体面的葬礼。”

    莫礼大笑起来,“恐怕不行。”

    “为什么?”林枫一怔。

    “因为要继承皇位的不会是你。”莫礼后退几步,手一挥,士兵们就把林枫给包围起来。

    林枫大怒,“你们都反了吗?你们应该去抓莫礼。”

    莫礼笑道:“你糊涂了吧,他们都是我的兵,怎么会听你的呢?”

    林枫大惊,“原来你说要帮我,只是趁机利用我罢了。”

    “你现在才知道,有点晚了。”

    可是,让莫礼意料之外的是,刚才耶律骨留下的士兵马上都站在了林枫的身边。

    个个宝刀出鞘。

    莫礼能感觉得到他们的敌意,和浓浓杀气。

    “林枫,想不到你父亲给你留下这么多士兵帮你。”莫礼知道自己兵力不足,若是硬碰硬,并没有赢得胜算。

    林枫最初也是懵然的,可是此时已经清醒,“莫礼,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你甚至比我更加卑鄙。至少,我没有骗你,你却一直在利用我。”

    莫礼的兵士和林枫的兵士打了起来。

    林枫和莫礼都不知道,这些,全都让藏于草丛中的林仲超给看到了。

    “张良晨,开始吧。”林仲超稳稳地说道。

    张良晨出发了。

    很快,林枫和莫礼都听到了音乐声。

    不用说,这是张良晨让士兵们哼唱的。

    莫礼首先听了出来,“这是先帝最喜欢的音乐声啊。”

    林枫大惊,“什么先帝?”

    莫礼说,“先帝来了,林枫你必死无疑。”

    “他还没死么?”林枫问。

    “你还没死,先帝当然不会死。有先帝在,耶律骨和你都是叛乱,你就更加休想继承先帝的江山。”莫礼说完,回头望过去。

    可是,四周都是荒草和沙漠,哪里有别的人,更加看不到埋伏的士兵。

    “江山我自己会去抢。”林枫说,“我不需要你。”

    林枫和莫礼在说着话,士兵们却开始烦躁起来。

    连续的作战已经让他们精疲力尽,他们急着想回去,输赢跟他们没关系,自己的身体才跟他们有关系。

    再加上,张良晨让士兵都唱响了先帝喜欢的音乐,无形之中,给林枫造成心理压力,让林枫的士兵害怕战争,想念先帝的和平时光。

    人,都是很容易怀念过去的。有时候不是不忘,而是忘不了。

    莫礼见事情不妙,要去抓林枫,林枫避开,莫礼趁机带着残兵离开。

    “莫礼,你这个胆小鬼,你以为你离开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吗?不,你错了。”林枫大叫,对着莫礼渐渐变小的背影。

    莫礼没有回答,只是迅速离开,直到看不见。

    林枫的士兵蠢蠢欲动,有几个还成为逃兵。剩下的是人在曹营心在汉。

    林枫咬了咬牙,“都不许走!不然格杀勿论!”

    在一片混乱里,张良晨的士兵忽然就围了上来。

    “林枫,死到临头了,还不快束手就擒?”那声音格外地刺耳,从密密麻麻的人头上传过来。

    “林仲超,一定是你,你竟敢暗算我。”林枫大怒而骂。

    张良晨从士兵里走了出来,“对付你,不需要豫王,只要我就足够了。”

    林枫大惊,转身想逃离,可是,张良晨的士兵越来越多了。

    “张良晨,本王可没有对不起你,你不要这样对本王好不好。”林枫尝试着用言语感化张良晨。

    这是林枫的擅长,可是,用在别人身上可以。用在张良晨的身上就有点麻烦了。

    “齐王,张某只听从豫王一个人的话。”

    “那么,开战把。现在,我有我父亲给我的兵力,你未必能赢我。”林枫说。

    林仲超过来了。

    “林枫,你死到临头了,难道还要这些士兵陪你一起死?”林仲超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前开襟褂衣,衣面上绣着大小一致铜钱的图案。下半身,则是一件黑色的裤裙。

    林枫抬起眼睛看着林仲超,目光里充满了嫉妒,“林仲超,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你真的卑鄙。”

    “跟你之间,只有输赢,没有对错。”林仲超的目光透亮。

    “可是你胜之不武。”林枫气火攻心,“有本事,你可以跟我单挑,何必用这样阴险的方式?”

    “因为只要能赢你,怎么阴险都没关系,无论什么方式都无所谓。”林仲超说的很轻描淡写,“不过,我现在可没空跟你聊天,我是过来杀你的。曾经在中原,我放过你一次,如今,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林枫看着逼近的林仲超,气场上就先输了,缓缓后退,后退,真的害怕起来,“你不要过来。”

    可是,林仲超哪里会听他的。

    没过多久,林枫不再后退,举起了宝剑,“我跟你拼了。”

    张良晨冲了出来,“豫王,林枫交给我,我一定手到擒来。”

    林仲超点点头,“你要小心,刀剑无眼。”

    张良晨带领士兵们,跟林枫厮杀起来。

    林仲超站在马车之上,安安静静地旁观,目光里没有一丝涟漪,可见平静得很。

    “杀。”

    血,飞溅,洒了一地。

    大家扭打成一团。

    有人倒下,有人大叫,叫的嗓子都哑了。

    有人站起来,有人流着血要逃跑。

    全天下最丑恶的事情就是打战,而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选择旁观打战。

    就好像在看五马分尸那么地让人害怕,恶心。

    可是林仲超不觉得恶心,只是一如既往。

    终于,林枫这边渐渐处于弱势。

    林枫一刀打开张良晨的武器说,“张良晨,林仲超给你多少银子,我出双倍,你不要再管我和林仲超的事情。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张良晨冷笑道,“我跟豫王的友情是无价的,只怕你给不起银子呢。如今我只想要你的命。不如你成全我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