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诀别
    ,精彩无弹窗免费!

    边关,休息了一整个冬天的土地终于又见到了太阳,滋润的土地此时又变得黝黑黝黑,准备着新一年的播种。而在土地边上的田埂上,则是一片不知名的绿草野花。

    阿明骑马走了,带着林仲超给周筝筝的信。

    林仲超独自一人在喝茶。

    从来没想到,这茶水进入五脏六腑,也能呛得林仲超全身空空如也。

    其实,林仲超最近总是晕迷,无法入睡。

    毒性已经发作了,林仲超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所以才写信给周筝筝,还让阿明亲自送去。

    林仲超是报着必死的心,留在北狄的。

    就算赢了,林仲超也不能活下去。

    所以,他自己一个人承受这种苦就可以了,何必让阿明看着他死呢?

    阿明跟了他一辈子了,在林仲超的最后时刻,不能不为阿明想一想。

    “阿筝,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对着悠悠苍天,林仲超深深说道,“我不是故意要食言,实在是,天不假年。如果有来生,我希望……”

    可是,话到嘴边,却是说不下去了。希望什么呢?希望再次重逢,然后再经历一次不能相守的痛苦?还是希望不再遇见,彼此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都不想,那么,来生还能如何?

    林仲超苦笑了一下,拿出周筝筝为他做的衣服,荷包,头盔套,一样一样仔细地看,直看到眼光生漏。

    大茗朝。

    “十一殿下,这张桌子摆哪里啊?”一个下人喘着粗气,肩上还抗着一张圆桌。

    圆桌不大,也就只能坐一个人,只是这圆桌,是林寞给自己准备的,习惯了坐着写诗,现在上课了,林寞也还是习惯坐着。

    也只有坐着,林寞的才气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就像有些人,只有喝酒之后才会写诗一样。

    圆桌很别致,四角浮雕了四条盘龙,形态各异,却又栩栩如生。

    “最上面,正对着中间。”林寞指了指具体的位置,又说:“摆好之后,把我用的纸砚也一并摆上去。”

    “是。”

    经过重新装饰之后,诗社变得更明亮了,而所有的桌椅,也都新换了一套。

    这是林寞非常看重的一点。

    在林寞看来,吃的可以随便点,穿的也可以简单点,但读书写诗来不得半点马虎。

    因为林寞的诗很有名,附近一些大户人家,也都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进来学习。

    林寞也是乐意的很,终于可以不用顶着十一殿下的头衔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依照林寞的脾性,哪怕是没钱赚,也是乐的开心的。

    “夫子早上好!”

    “你好。”

    林寞站在诗社的门口,亲自迎接每一位过来求学的孩童。

    看见孩童!们脸上的笑容,林寞也是打心底里感到自由和开心。

    虽然林寞不是每一天都亲自迎接孩童们,但只要有空,林寞几乎都会这么做,

    在林寞看来,这或许是除了写诗之外,最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十一殿下,时候到了。”下人站在门口,低着头提醒到。

    “知道了,你下去吧。”

    每次上课之前,林寞都要沐浴更衣一次。之前在宫里的时候,林寞并没有这样的习惯,如今,却是越来越精致。

    就连一直跟在林寞身边的太监,也觉得林寞现在似乎变了一个人,比之前在宫里的时候舒服很多,也开心很多。

    一片竹林下,诗社的课堂显得生机盎然,两边墙上,四个洞窗,让课堂里也满是竹林的清香。

    在进门口的两侧,还挂着一副对联,是林寞亲手写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这也算是林寞内心最真实的写照了。

    “夫子,这个字念什么。”一个扎着一个丸子头的小童子指着书中的一个字问道。

    林寞俯下身,笑着说:“这个字念静。”

    “那是什么意思呢?”童子瞪着眼睛,一脸的懵懂。

    “恩,夜深人静,没有声音的样子,就是静。”林寞略微思考,然后缓缓地说道。

    “哦,那我明白了。”童子很开心,也是笑着点点头。

    因为林寞的授课很温和,很得孩童们的心。而孩童们认真上课后,进步也是非常的大。

    因此,很快,诗社就远近闻名了。

    这时,一些没钱的穷人家孩子也喜欢过来听课。因为没有交钱,这些孩童都是躲在窗外门外偷听。

    林寞有些于心不忍,便索性免了这些人的费用,让他们进屋,和其他孩童一起学习。

    “夫子,这个给你。”一大早,一个孩童就把一袋东西拎到林寞的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啊。”林寞正在读书,放下书后,打开袋子一看,里面全是鸡蛋,一颗颗的,都还带着鸡屎。

    “我娘说了,不能让父子白教,这算是给夫子的学费。”孩童一字一句,说的很是清楚。

    林寞本想拒绝,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笑着对孩童说:“好的,那我就收下了,你快回去读书吧。”

    林寞担心自己如果拒绝了,孩童会因此心不在焉,不能专心学习,这样反而就害了一个孩子。

    收下鸡蛋后,林寞没有独吞,而是让下人把鸡蛋给煮熟了,用来当作奖励发给学生们。

    只要上课认真回答或写诗出色的,都可以拿到一个鸡蛋。

    每日,林寞都让自己沉浸在这种快乐之中,而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深藏在内心的情绪,又会像雨后的春笋一样,慢慢的冒出来。

    对着一张白纸,林寞缓缓地写下周筝筝三个字。

    因为写的多了,甚至比写自己的名字都要来的好看。

    林寞用隶书写了之后,又用篆书一笔一点的写下周筝筝的名字。

    因为写的用力,林寞的手指都压的有些发红。

    但这不是林寞写的最多的,关于周筝筝的藏头诗,林寞已经写了不下一百首,每一首,林寞都亲自写好,然后用上等的丝绢做底,再誊抄一遍,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林寞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可以把这些诗和自己的情愫一并拿给周筝筝,但这,或许也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