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亲家
    “晃荡”一声,铁链重重的摔在地上。

    周云萝刚才是被一只老鼠吓的惊叫,可是此刻,周云萝感到了另外一种更加恐惧的压迫,甚至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让你叫!”狱卒拿着一根手指粗的皮鞭,朝周云萝狠狠的挥过去。

    “啪”的一声,皮鞭在周云萝的后背落下,又弹起来,清脆的声音,似乎把一个西瓜切开了一般。

    “啊…”周云萝控制不住的惨叫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你再叫阿,看你能叫多响。”狱卒咧着牙齿,又一次狠狠的抽打着周云萝的后背。

    而随着鞭子的落下,周云萝的衣服也开了花,裂出了一道缝隙。

    这个狱卒还想再打,好在边上另外一个狱卒出面阻止了,“不要再打了,真打死了,我们也没好日子过了。”

    这个狱卒这才停手了。

    狱卒转身离去,“华达”一声,把锁门的铁链再一次锁上。

    只留下了周云萝一个人趴在地上抽搐。

    强烈的疼痛,让周云萝的后背几乎烧起来。

    周云萝很想伸手去摸一摸,但却又痛的无法翻身,连动一动都困难重重。

    周云萝只能这样一动不动的趴着,像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一样,甚至连一只蟑螂爬到周云萝的后背,周云萝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眼泪止不住的从周云萝的脸颊滑下,因为是头顶着地,眼泪都是往上流。弄湿了周云萝的头发!也弄湿了地上的稻草。

    不知是因为太疼了流眼泪,还是后悔当时一时冲动,以至于如今如此悲惨,或许,两者都有吧。

    “周大姑娘,您怎么来了。”狱卒们纷纷站起来,微屈着身子向周筝筝打招呼。

    周筝筝回以微微的一笑,却没有说话。

    周筝筝径直来到周云萝的牢房前,发现周云萝竟然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就这么死了吗?太便宜她了。”周筝筝柳眉微皱,却依然不动声色。

    “这是怎么回事?”周筝筝指着周云萝责问道。

    狱卒们顿时慌了,打开牢房把周云萝翻过来一看。

    还好,还有气,可能是趴久了太累了睡着了。

    周筝筝让狱卒把周云萝弄醒。

    然后亲自走进了牢房里。

    “皇后娘娘受苦了。”周云萝面色平静的说道。

    “知道娘娘在这里吃的不好,我特地带了些好吃的过来。”说着,周筝筝把一个篮子放在了周云萝的面前。

    周云萝早已饿的发晕了,顾不上说话,像恶狼一样扑向篮子,扒开布盖看见白花花的馒头,赶紧抓起来就咬。

    等周云萝咽下一口后,突然发现馒头里面竟然都是蛆虫,有好些蛆虫,只剩下了半条身体。

    “恶,”周云萝顿时吐了一地,把黄胆水都吐出来了。

    周云萝想质问周筝筝为什么这样害自己,但还没开口,又吐了一地。

    “皇后娘娘的衣服太脏了,你们过来帮皇后娘娘换一身干净的。”

    随后,几个宫女就给周云萝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裳。

    但还没换好,周云萝便痛晕过去了。

    原来这新衣裳在盐水里泡了很久,一碰到周云萝的伤口,周云萝就痛晕过去了。

    “周筝筝,你折磨我不如杀了我吧?”疼得受不了的时候,周云萝就去大批毁坏周筝筝的宝物。

    “杀了你?哦不,我还没玩够呢,杀了你就不好玩了。”周筝筝笑道,“给我继续打。“

    “啊!“传来周云萝的悲惨叫声。每一声就比较低调。

    周筝筝忽然从衣袖里掏出一条布袋做的蛇,因为制作的过于逼真,那蛇一出来,周云萝就吓得手舞足蹈,我们没办法,一面哄一面发脾气。

    吴国公府。

    院子里,成群的蝴蝶乱飞,围绕着芬香的木蝴蝶,看上去,似乎是一大群蝴蝶,有动的,也有不动的。

    桌上,摆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鸡血石,通体红色,摸上去也不碍手,边上,另外摆了一块黄蜡石,很是滑润。

    周筝筝穿着一件桃红色的罗衫,袖口处用蓝色的线绣了一圈万字纹。腰间一条嫩黄色的腰带,随意的系成一个蝴蝶结。

    今日约见了兴平侯府的风夫人,周筝筝衣服也穿得很得体。

    周瑜恒在珠帘子里面藏着,看看兴平候府会跟周筝筝说什么。

    果然,风夫人一见到周筝筝,就是提到周瑜恒和风丹华的订婚事情。

    “既然他们两情相悦,何不撮合他们呢?我可做不来棒打鸳鸯的事情啊!”风夫人说着,拿帕子压了压眼角。

    “风夫人应该忘记了先前拦着风丹华不去见我弟弟,那时候风夫人可不是那么开明的。”周筝筝鄙夷地说,看都不看风夫人一眼。

    风夫人说,“都是我有眼无珠,周大姑娘千万不要介意啊!丹华是个好姑娘,希望周大姑娘看在丹华的份上,不要再生气啦!”

    周筝筝淡淡道,“风夫人可真会推卸责任,原本这样娘家的女子,我是不喜欢的。可是这终归是瑜恒自己选妻。还是要瑜恒自己决定。”

    周筝筝不想让周瑜恒恨她。

    风丹华若是真有那么好,风丹华迟早会过来揭穿一切的。

    没多久,周瑜恒穿着一件银白色的袍子,用的是丝质的薄纱,过来了。

    “瑜恒,你要不要风丹华做你的妻子,可以完全凭着你的心思去做。”周筝筝说,“你长大了,是时候要自立起来。”

    周瑜恒认真地说,“我希望迎娶丹华。“

    风夫人的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风夫人,你可以去找我母亲去商量我弟弟和你女儿的婚事了。瑜恒,恭喜你。”周筝筝寸步不离开。

    周瑜恒也害羞起来,走到内室去了。

    林莜接见了风夫人。

    因为昨晚筝筝都已经接受了风丹华,林莜作为婆婆更加不能拒绝。

    “瑜恒和丹华年纪尚小,只怕不怎么合适被吵醒。“周筝筝说,“我建议母亲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不就是自己喜欢的吗?”

    林莜抚了抚掉下来的长发,答应了。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