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死罪
    “皇上,请节哀。”太医叹了口气。

    庆丰帝看着苍白如纸的红月,知道红月是救不活了。

    “是谁杀的。”庆丰帝强忍气愤问道。

    那几个宫女哭道,“是皇后娘娘!”

    周云萝此时已经逃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庆丰帝呲着牙说道:“真是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太监说:“皇上,奴才也是亲眼所见,皇后娘娘好像疯了一样杀死了红妃。”

    “把周云萝带过来见朕。”庆丰帝阴沉着脸走了。

    周云萝回到自己的中宫,害怕了,不知道庆丰帝会不会让她以命偿命。

    “到如今才知道连个能信任的人都没有,能让人相信的亲人都已经死了。”周云萝跌坐于地,哭了起来。

    一直到太监过来抓,周云萝才止住了哭泣,还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了一番才走。

    只是,周云萝杀害红月的事,传到了周筝筝的耳朵里。

    屋内,铜镜前的梳妆台上,摆了好多大大小小的盒子。盒子有些是木制的,有些是铜质的,还有几个是银制的。打开一个铜质的盒子,里面放了好多簪子,有玉的,有金的。

    “走,我且进宫看看。周云萝到死期了。”周筝筝对水仙和青云说道。

    青云说:“这会周云萝可是自取灭亡了。”

    水仙说,“宫里规定,杀人者偿命,红月已经不是周云萝的奴婢了,周云萝杀了红月就要偿命,皇上若是要保护周云萝,就会被人嘲笑为昏君。”

    青云说,“姑娘真是厉害,当初没有杀红月,最后红月被周云萝杀了,周云萝自取灭亡也是因为红月。”

    水仙说,“是啊!要不是姑娘把红月送到周云萝面前,周云萝也不会有今天,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啊!我们姑娘真是聪明。”

    周筝筝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袍子,袍子上,镶嵌着许多翡翠玉片,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袍子里面,是一件青灰色的里衣,领口处,一圈花边很是漂亮,来到皇宫里。

    周云萝已经被拿下了,一个劲地求着庆丰帝。

    周筝筝对庆丰帝行礼,庆丰帝眉毛皱了起来,该死的怎么让周筝筝知道了,让周筝筝知道,周云萝只怕是活不成了。哪怕庆丰帝想救也救不了。

    “皇上打算怎么处置周云萝呢?”周筝筝不说废话。

    不等庆丰帝回答,周云萝已经先开口了,“周筝筝,皇上怎么处理也要先问过你吗?”“皇上打算怎么处置周云萝呢?”周筝筝不说废话。

    不等庆丰帝回答,周云萝已经先开口了,“周筝筝,皇上怎么处理也要先问过你吗?你大得过皇上吗?”

    周筝筝淡淡一笑,周云萝死到临头了,还狡辩,真是贼性不改,“周云萝,你是我爹的侄女,论起来,也算是我们吴国公府上的人,我关心你的下场,也是合情合理的吧!”

    庆丰帝忙说,“是的,周大姑娘当然可以问的。周云萝,你做错了事还嘴硬吗?”

    周云萝跪了下来,一脸期待地对庆丰帝抛媚眼,“皇上,开恩啊!臣妾也不想杀人,可是,红月咄咄逼人,臣妾和红月扭打中,臣妾也不知道怎么地就杀人了。如果死的人不是红月,那就会是臣妾自己了!这最多是一时冲动的正当自卫,不能算杀人啊!”

    庆丰帝叹了口气,红月都死了,就算杀了周云萝也没用,周云萝那张娇滴滴的脸蛋儿在庆丰帝的眼前晃悠,庆丰帝顿时就心软了,好色地流下了口水。

    “朕看周云萝有心悔改,不如,

    免了她死罪吧!”庆丰帝试探般地问周筝筝。

    周筝筝笑道,“那么皇上要怎么给周云萝定活罪呢?”

    庆丰帝说,“朕打算撤了周云萝的皇后之位。”

    “就这样?”这也太轻了吧!

    庆丰帝笑道,“那周大姑娘有什么建议?“

    “这可是杀了皇妃啊!不处理的话,岂不是让人嘲笑皇宫里没有规矩吗?“周筝筝目光里有杀气。

    庆丰帝沉默了。

    周云萝大叫起来,“周筝筝,你真的好狠毒,皇上都不想杀我,你就那么见不得我活着?“

    “你觉得是这样,那就这样好了。“周筝筝都懒得争执。

    周云萝已经是阶下囚了,周筝筝都不想再在周云萝身上浪费力气。

    “你……“周云萝气得牙痒痒。

    庆丰帝铁青着脸,“来人!把周云萝押下去,终身不得出狱!”

    如晴天霹雳,周云萝大惊,失声叫了起来,“不能啊皇上,臣妾还要服侍皇上啊!皇上不要那么狠心啊!”

    庆丰帝说,“朕若是真的狠心,早就把你给斩首了。周云萝,你还是进去反省吧!”

    “不,我不能进去!我可是皇后娘娘啊。谁敢抓我?”周云萝连皇帝都顶撞了。

    可是,周云萝一个人哪里是大家的对手,很快就被抓走了。

    牢房里。

    狱卒把一碗冷饭和一碟咸菜扔给周云萝,话都懒的说一句,转身就走。

    周云萝突然大叫一声:“站住!”

    狱卒回过身,冷冷地说:“叫什么叫,你以为你是谁?你已经是等死的人了,还这么嚣张。”

    说罢,狱卒吐了一口痰在地上,一脸不屑的用脚踩了踩。

    周云萝哪里受的了这样的侮辱,发了疯似的抓住牢房大门的两根木柱子,使劲的喊:“放我出去,你们放我出去。”

    但根本没有人理会。

    原本被关在监狱里的人都要戴上手铐脚链的,但因为周云萝之前皇后的身份,因此可以不戴手铐脚链,但这也让周云萝更加的放肆。

    潮湿的监狱里,各种虫子满地爬,因为不能每天都洗澡,周云萝的身上,也发出了令人作呕的气味,这气味,也招来了很多虫子往周云萝的身上爬。

    “啊!啊!!”突然,周云萝惊叫道,尖锐的声音几乎就要把牢房给掀掉。

    正在熟睡中的狱卒火就这样被活生生的吵醒,顿时火冒三丈,冲着周云萝就过来了,那写满愤怒的满脸横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狱卒二话不说,就把门打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