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婚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福雅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林枫却没有说话。

    “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有其他事情。”林枫冷冷的说,甚至没有正眼看林福雅一眼。

    “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跟我说吗?”林福雅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一字一句的问道。

    “没有。”两个冰冷的字如一把利剑刺穿了林福雅的身体,也把林福雅最后的一点幻想破灭了。

    “我跟你拼了。”突然,林福雅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朝林枫跑过来。

    明晃晃的刀刃,泛着一道寒光。

    林枫反应也很快,一个侧身躲过,然后一把抓住了林福雅的手腕,一个用力,硬生生的把匕首给卸下了。

    “你是个疯子。”林枫毫不留情地说。

    “就算我是疯子,我也是被你所逼迫的!我本来并不是这样的!”林福雅跌坐于地。

    林枫摇了摇头,走了。

    凝视林枫的背影,林福雅感觉自己的心被堵的满满的。

    没有希望了。

    林福雅披着头发,骨节凸起的手指拉扯着头发,笑声是那么地恐怖,“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我是公主啊!为什么要给我这样一个结果!”

    没有人回答她。苍天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是无眼的,乌云顷刻间密布,下起了雨来。

    雨声嘈杂。

    林栋过来了。

    “林福雅,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诚然,老天爷是对你有些苛刻,不过,不管什么原因,你不要把怨气出在手无寸铁的孩子身上。”

    林福雅苦笑,“你是来嘲笑我的,还是可怜我?既然你可怜我,为什么不肯娶我?你喜欢我的对不对,你娶我吧!”

    “皇后娘娘,请自重。”林栋冷若冰霜。

    “你不喜欢我为何总是救我?为何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你不喜欢我为何要对我那么好!”林福雅西斯底里地叫了起来。

    林栋说:“”我是可怜你,可是,我是为了北狄才关心你,并不是所有关心你的男人,都是喜欢你。”

    “你们男人都是骗子!骗子!骗子!”林福雅冲进了密密的雨帘之中。

    林栋过来禀告耶律骨,“皇上,林福雅情绪很不稳定,应该是疯了。得派个人看住她,免得她自杀了。”

    耶律骨烦躁地说,“不过是一个贱人罢了,值得吗?”

    “皇上,林福雅代表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皇帝,一个军队,一个国家。不可轻视啊!”

    耶律骨点点头,“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于是,耶律骨派了几个嬷嬷日夜监视着林福雅。

    至于林福雅所生的林枫的儿子,则暂时被林栋照顾着。

    大茗朝。帝都。

    林俊生今日大喜。

    除了要迎温燕为侧妃,还要明媒正娶史婉儿为正妃。

    史家原本是不同意的,可因为是皇上赐婚,不同意也没办法,只好出嫁了。

    史婉儿坐上花轿来到林俊生的府邸,看到温燕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姐姐。”温燕十分有礼貌地行了礼。

    史婉儿不高兴了,“怎么我还没过门,你就先被娶了?”

    温燕脸上是淡淡的哀伤,“姐姐,我们不管谁先来后到,终归你是正,我是侧,谁尊谁卑,一看就知道啊!”

    史婉儿冷哼一声,“那是当然。我怎么着也是过门后才进洞房,哪里像你,还没过门就先跟他……”

    温燕脸上表情淡淡的,史婉儿这么嘲笑温燕,温燕都能不为所动。其实史婉儿不明白,温燕已经心如死灰了。

    那一夜温燕喝醉了酒,倒在林俊生的怀抱里,被林俊生得了清白,再加上林枫的绝情,温燕自暴自弃,于是就住在了林俊生的府上,连家都不回去了。

    温太医都气病了,温燕也不回去。

    只是托人给温太医带去一封信,就说温府上过的不开心,打算跟林俊生过平静的日子了。

    温太医气得找上门来要打林俊生,结果还是温燕自己出来,三言两语地气走了自己的老父亲。

    就这样,林俊生得了这么个便宜的侧妃。

    这件事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的,温府一时被传为笑柄。

    大家都说,想不到温燕平时斯斯文文的,可是放荡起来,却是比青楼里的女子还要厉害。

    真是想不到啊!

    史婉儿当然不会放过嘲笑温燕了。

    无奈不管史婉儿说什么,温燕都好像蒙头的苍蝇那般,一句话都不回。也不生气,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

    “不好玩。”史婉儿觉得没意思极了,走了。

    可是拜堂的时候,史婉儿质问林俊生,“你跟耶律如烟和温燕做的那些风流事,我也不想提了,可是,为何你连拜堂都不尊重我,明明和温燕都是同一日进门,你却跟温燕先拜堂,你当我是什么?你太不尊重我们史家了。”

    林俊生挑了挑眉毛,他向来就不喜欢过于骄傲跋扈的女子,这史婉儿还没过门呢,就这么咄咄逼人地跟他说话,林俊生恨不得把史婉儿给杀了。

    不过,为了史家的帮助,林俊生给忍了。

    “那是因为你最重要,所以让你最后压轴啊!”林俊生可真会说甜言蜜语,“本王可是最喜欢你啊!”

    “哼!”史婉儿冷哼一声,一点都看不起林俊生。

    过去,史婉儿喜欢的是风流倜傥的林枫,没想到嫁不成林枫,只能退而求其次嫁林俊生。

    林俊生于是让温燕过来给史婉儿赔罪。温燕也照做了。

    史婉儿这才答应不计较。

    温老太医和温慈没有过来出席婚礼。温家只有一个远方亲戚过来,还是林俊生给了银子才来的,那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温府。

    华灯初上。

    温慈和温老太医相对而坐。

    那边是在办婚礼,热闹非凡,温府上却是白灯一盏,冷冷清清。

    “父亲,妹妹会不会怪我们,这嫁人一辈子只有一次,可是,我们却不愿意出席。”温慈担心地说。

    温老太医叹了口气,老态龙钟,“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可惜,却被温燕给糟蹋了。都怪我,不应该从小那么宠爱她,她想要什么都不曾不给她,害得她如此没规没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