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联盟
    谁曾想,枕边人竟然是个假的!

    就算二人没有身体接触,可还是同过床,共过枕头。

    周原会不会介意呢?

    风三娘自然是胆战心惊。

    这睡在一起也算是没有贞洁了。虽然并没有做什么。

    周筝筝看到周原过来就给了风三娘一个大大的拥抱。

    “都是我不好,委屈你了。”周原安慰自己的爱妻。

    风三娘跪了下来,“夫君,是妾身不好,妾身应该早点知道夫君被人抓的。”

    “这怎么能去怪你呢?这是林俊生的阴谋。”周原摊开手来,“你也是受害者。”

    一听到“受害者”三个字,风三娘急忙要解释,周原摆摆手,“什么都无需多言,我信你。”

    风三娘感动极了,“夫君,你总是对我那么好。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那个人。”

    东边的窗户开着,屋内的空气中,也透着东面园子里泥土里带来的气息。桌上,摆了一套粉瓷茶具,茶壶里没有水,边上的果碟也是空的。

    周筝筝过来跟周瑾轩说话,“父亲,林俊生是想拿三叔父威胁我们。并且早在几年前就布下这个局。如今没有实现,一定会卷土重来。父亲可以小心一点。”

    周瑾轩说,“既然那么危险,干脆,我去告诉皇上。让皇上处理林俊生。”

    “林俊生是皇上亲生的,皇上已经跟很多皇子失和了。所以一定会趁着这个时候好好摆布你。”

    “他敢。”周瑾轩重重握紧茶杯,眼里蹦出气愤来。

    “父亲,我们先进宫找皇上,把这个事禀告给皇上,让皇上决定处理不处理林俊生!”周筝筝提议。

    “皇上当然不会帮我们。”周瑾轩说。

    “我们先跟皇上打声招呼,到时候,除掉林俊生,不要怪我们没事先说明。“周筝筝说,“其实要除去林俊生容易,因为林俊生并没有兵权,可是如果没有任何证据就杀掉林俊生,未免会影响我们的声誉,毕竟,林俊生最擅长做好人,名声还算可以。所以,先破坏林俊生的名声,再慢慢杀了林俊生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周筝筝的一番分析让周瑾轩很是赞赏,“好,阿筝,就按照你说的做。”

    “就地休息。”张良晨一声令下,将士们纷纷下马,或就地坐下。长时间的奔波,让大家都有些疲惫了。就连战马,也都喘着粗气。

    空中的太阳还算温和,照在身上,也是一阵暖洋洋的。不敢想象,如果是夏天,那将士们在这荒郊野外得遭多大的罪。

    张良晨让副将去安排后续,什么打水的,生火做饭的,支搭帐篷,喂马饮水的。张良晨一概不管。

    躺在一个难得的树荫底下,张良晨闭上眼睛,就开始打盹了。

    经过十来天的赶路,距离北狄已经没有太远的路程了。而随着越来越接近,张良晨内心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大量的场景出现在张良晨的脑海里,各种困难,张良晨都必须充分考虑到。

    持续的紧张,让张良晨感到了明显的疲惫,刚一躺下,就睡着了。

    另外一边,林仲超算着日子,等着张良晨的部队赶到。

    每一日,林仲超都会派探子去前方搜寻信息,一边,则继续按兵不动。

    午饭后,林仲超又坐在了书房里,面前的桌上,北狄国的地图,已经几乎印入了林仲超的脑海里。而在边上,另外一张地图上,林仲超画了很多标记在上面,那是北狄国都的地图。

    “豫王殿下,有消息报。”门外,探子单膝跪地。

    “快进来说。”

    “张将军的军队,距离我们,只有三天的路程了。”探子说完,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太好了。”林仲超有些激动,“不愧是张良晨,比我预想的要快很多。”

    “速速通知下去,把原定计划提提前一天,时刻待命。”

    “是。”

    按照林仲超的部署,在距离北狄只有一天路程的时候,张良晨下令所有军马一律放弃。

    就连张良晨本人,也改用步行前进。

    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最大限度的保护军队不被发现。

    借着夜幕的保护,张良晨带着部下快速的前行,黑压压的一群人,要是在白日里,肯定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爬过一座山丘之后,一片城墙,终于出现在了张良晨的眼前。

    在朦胧的月色下,城墙竟然显得比大铭国的要高大许多,几乎有山那么高。

    张良晨深吸了口气,然后让副将把军队重新排列,就地修整,借着山丘的掩护,暂时可以保证不被敌军发现。

    按照林仲超的要求,第二日白天,张良晨要单独进城。

    翌日,林仲超让人准备了好酒好菜,来给张良晨接风洗尘。

    知道张良晨喜欢喝酒,林仲超还让人特地去买了北狄最好的酒。

    卯时一过,城门开了。不过张良晨并没有着急进城。

    而是等到了大约辰时的时候,进出城门的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忙乱的时候,张良晨才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因为已经换了一身北狄的衣裳,张良晨很顺利的进城了。

    “张将军,这边请。”一个身影贴近张良晨,轻声的说道。

    跟着这个人,经过几个路口之后,张良晨进入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店铺里。

    “客人到了,上菜吧。”副将在门口喊了声,而此时,林仲超和张良晨,也是愉快的把酒言欢。

    副将一直站在包房的门口,而里面,林仲超和张良晨谈的很多很仔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张良晨一个人出来了,又走出了城门。

    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最佳时机的出现了。

    关外,冰雪化后的河水滋养着广袤无垠的大地,不知名的野花开的很艳,但却还只是零星几朵,要再过一段时间,满地变绿的时候,那才是真的漂亮。

    大茗朝帝都就不一样了,那是春暖花开。

    吴国公府。

    周原回来后,好好地整顿了一下三房。

    原来假周原纳的两个姨娘都给了银子让她们回去了。姨娘就是小妾,没有人身自主权利的。如果她们不听话离开,就会被随便卖掉,还不如拿了银子有个自由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