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破灭
    北狄。

    林暗夜还是独自走了。林仲超派了几个人跟踪保护林暗夜。

    没过多久,阿明过来报告说,看到耶律纳兰也来到了北狄。

    “耶律纳兰一定是跟着林暗夜而过来的。”林仲超点点头,“请她进来吧!”

    耶律纳兰进来了。

    她穿着一件雪白色的裘皮大衣,衣襟处是一排金色的滚边,两个袖口很宽松,几乎能再伸进去一只手。而后面就的帽子,也很大。

    故地重游,耶律纳兰心情很是复杂,过去她是北狄高高在上的公主,如今,她却连身份都不能暴露。

    耶律纳兰衣装简单,脸上还抹了泥巴。在偷偷跟随林暗夜来北狄的路上,耶律纳兰因为长相甜美,经常被人调戏。吃多了亏,耶律纳兰就有经验了。知道在脸上抹泥巴,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这样就没有人会调戏她了。

    当看到林仲超的时候,耶律纳兰还是一阵惊喜。

    毕竟,林仲超是她爱了很久的男人。只是跟林暗夜成亲之后,耶律纳兰渐渐地爱上了林暗夜而已。可是,林仲超还是一直深藏于耶律纳兰的心中。

    没有忘记,可也不再深爱。

    “我刚才见到林暗夜了。你是跟随林暗夜过来的吧。”林仲超温和的声音响起,“你一个妇人单独出行很是危险,怎么不告诉林暗夜你跟过来了。”

    那熟悉的声线炫昏着寂寞的心,那是哪怕跟林安夜夫妻同床那么久都不曾有的感觉,此时,一点一点地在心里滋长着。

    “是,他不让我跟着,所以我自己出来了。他一个人会有危险的。”看的出来,耶律纳兰很担心林暗夜。

    “我觉得你可以先见见一个人。”林仲超拍了拍手,左右去内室请出一个人,“一个对你而言,很重要的人。”

    在耶律纳兰诧异的目光里,老北狄皇帝被人扶着走了出来。

    “纳兰。”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响起。

    “父皇,原来是你。”耶律纳兰喜极而泣,跪了下来,“女儿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耶律皇帝伸手摸了摸耶律纳兰的脸,“好孩子,不要哭,我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

    耶律纳兰还是哭,止不住地哭,好像要把这些年来的委屈都给哭出来才舒服。

    哭完了,耶律皇帝咳嗽起来,耶律纳兰说,“父皇怎么了。”

    耶律皇帝说,“我没事,是林仲超救了我。”

    耶律纳兰看了林仲超一眼,立马就笑靥如花。

    “多谢豫王救了我父皇。”

    林仲超冷淡地说,“哦你不用谢谢我,我跟你父皇可是协议在先的。”

    耶律纳兰一怔,耶律皇帝说,“不管如何,豫王你救了我都是事实,我没多少日子活了,只是希望,如果你可以帮我报仇杀了耶律骨,我不求你让我的后代继续在北狄做皇帝,只是希望你可以放过纳兰。”

    耶律纳兰闻言甚是伤感,“父皇,你不会有事的,你得了什么病,女儿去救你。”

    耶律皇帝摇摇头,看着纳兰的目光里充满宠爱,“父皇的这个病是天意,

    任何人都救不了的。纳兰,你要坚强,我们北狄儿女都是打不倒的。”

    林仲超说,“你放心,我承诺过的事情是不会落空的。”

    “有你照顾纳兰,我就放心了。”耶律皇帝拍了拍林仲超的肩膀。

    耶律纳兰害羞说道,“父皇,其实,暗夜对我很好,我现在也很喜欢跟他在一起。”

    “林暗夜?他也来这里了?”耶律皇帝皱起了眉毛,从一开始,耶律皇帝就更加看好林仲超大于林暗夜的。

    让耶律纳兰嫁给了林暗夜,耶律皇帝纯粹是出于当时的政治需要,还有一个原因是林仲超不愿意娶耶律纳兰。

    “是啊,女儿这辈子就是跟暗夜一起了,这次,暗夜是过来推翻耶律骨,为了恢复女儿的公主地位的。”

    耶律纳兰说得一脸幸福。

    耶律皇帝不高兴地说,“林暗夜会对你那么好?他一定是另有目的的。”

    “父皇,我和暗夜已经在一起患难与共好几年了啊。”耶律纳兰一直帮着林暗夜说话,耶律皇帝叹了口气。林仲超说,“你们父女久别重逢,不要一次说那么多,先一起用膳吧!等用完膳善再聊好了。”

    “有道理,我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耶律纳兰说。

    那边,林暗夜找了个偏僻的客栈住下了。跟踪者过来报告给林仲超,林仲超于是对耶律纳兰说,“我已经知道林暗夜住在哪里,如果你想过去找林暗夜,马上可以实现。”

    耶律纳兰摇了摇头,“他若是知道我跟过来,一定会赶我回去的。我不能让他发现。”

    “那你还要知道林暗夜住在哪里干什么?”林仲超觉得女人的心思好难猜。

    耶律纳兰说:“我只要知道他平平安安的就可以了。”

    林仲超说:“那你放心吧,我的人会一直跟踪林暗夜,保证他安全的。”

    林俊生府上,林俊生接待了兴平候府的嫡子风长城,只是没想到,风长城不是过来给林俊生贺喜的,反而过来索要周原。

    林俊生故意装作不知道,周原是私藏于地下室,可是,林俊生不会承认是他自己干的。

    直到随行的吴国公府的管家黄家乐开口说话了。

    林俊生不敢跟吴国公府斗,马上就放了人。

    周筝筝坐在树荫里,有人没人都一样。捧着一本书再看。

    “三叔父明天就回来了,三婶婶放心吧。”

    风三娘额前的白发被风吹动,目光绝望,“真的想不到,林俊生的手会那么长,直接伸到我们府上了。想当初他还是我们人人怀疑唾骂的人呢。姑娘千万不要理睬。”

    “想必林俊生想出什么妙计了?”周筝筝淡淡一笑。

    要不然怎么这么容易交人呢,难道不怕人反被抓?

    风三娘说,“若是还想耍花样,姑娘尽管去告诉衙门或者大理寺,可以告一个林俊生举止不端庄。”

    “林俊生早就销毁了证据了,告是没法告的,除非是污告。”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