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约定
    老侯爷紧紧皱起眉毛,叹了口气说:“投靠林俊生就是得罪吴国公府,迟早得死,只能协助吴国公府从林俊生那里要回周原,这是唯一一条活路。”

    风夫人和风长城都肃然沉默了。

    是啊!吴国公府现在要弄死兴平侯府,还不是好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啊!

    “周瑜恒也许跟我们丹华有戏。”风夫人提出这个可能,“丹华说,周瑜恒答应她会说服吴国公府上的人。如果这个是真的,那也许丹华会让吴国公爷息怒。”

    老侯爷叹了口气,“想不到如今却是要卖女儿了。”

    “不能叫卖女儿啊!父亲,这是妹妹喜欢的男子,若是他们真的在一起,可谓是真心相爱,我们是在牵红线啊!”风长城很会说话,几乎忘记来之前他是如何跟风夫人计谋着不让风丹华见周瑜恒的。

    一下子风丹华跟周瑜恒见面就成了默许的,甚至是被鼓励的事情了。

    可是之前,风夫人还骂风丹华是贱人,行为随便举止没有规矩呢。

    当下,三个人都下了决定,有促成风丹华跟周瑜恒的婚事,为了兴平侯府。

    周筝筝在次日就收到了兴平侯府的邀请,蒸打算再次过府商量,风三娘哭着走了过来。

    “阿筝,请一定帮我问问他们把你三叔父藏哪里了,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风三娘说。

    周筝筝点点头,“三深深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他们若是不交出三叔父,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们的。”

    及至到了兴平侯府,迎接周筝筝的这回不止是风夫人,多了一个人。

    那就是风长城。

    风夫人既然都让自己的儿子一起出来接待,可见都已经把事情告诉风长城了。

    周筝筝没有笑容,开门见山,“夫人商量得如何了。三叔父现在何处。”

    风夫人没想到周筝筝会这么快提到周原,心跳加速起来,先前准备好的说辞都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周原现在不在兴平侯府。”风长城接过话茬。

    风夫人看了风长城一眼,风长城点点头,给自己的母亲投去会意的目光,笑道:“周大姑娘,真的不好意思,周原是林俊生让我抓的,我们抓走之后就交给林俊生了。我们府上现在没有这个人,周大姑娘就算逼死我们也没有。不过,我们愿意承担起这个责任,跟吴国公府一起去找林俊生要人。”

    周筝筝认真看了风长城一眼,说:“你们直接去找林俊生要人不可以?”

    “当然可以,可是,我们就怕林俊生不承认,林俊生根本无惧我们。可是,如果跟吴国公府一起去就不一样了。还有,既然我们和吴国公府一起去要人,

    就等于向林俊生表示我们是吴国公府的人,和林俊生就断的很干净了。”风长城还算会说话。

    周筝筝说:“我只能派一个管家跟你们一起过去。”

    风长城知道这已经算是吴国公府在退一步了,说:“管家跟我们一起去要人足够了。人若是要到了,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周大姑娘跟您的父母亲讨论一下。”

    “你说的是瑜恒和丹华的事?”周筝筝猜到兴平侯府会趁机“卖女儿”,“你们这么快就想要拉拢吴国公府了。可是,三叔父生死未卜,你们现在还是先救出我三叔父要紧,别的什么事,都等这事之后,再说吧。”

    周筝筝都这样说了,风长城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很佩服周筝筝,小小年纪这么会说话,能进能退,说话有分寸。

    “既然来了,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风夫人笑得恨尴尬。

    周筝筝拒绝了,然后坐上马车就走。

    虽然猜到林俊生没有必要伤害到周原,可凡事有个万一,如果周原死了,周筝筝是一定会拉兴平侯府陪葬的。

    所以,事情还没有转机之前,周筝筝是不会对兴平侯府太亲近的,免得后面翻脸的时候不好意思。

    马车行到一半,路过豫王府。周筝筝让停车。

    看着如今空荡荡的豫王府,周筝筝叹了口气,“超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念你。”

    回到吴国公府,周筝筝去看那两只玉兔子。

    兔子长大了,也老了,可是还是天天都在一起,耳鬓厮磨,不曾离开过。

    周筝筝抚摸兔子,亲自给兔子喂食,“超哥哥,连兔子都在等你回家呢。”

    北狄。

    关外,一阵疾风,把挂在檐角的铃铛吹的噼里啪啦。动作快的,赶紧用布把货物都盖住了,而动作慢一拍的,只能等风过后,一点点去捡回来。

    林暗夜已经抵达,林仲超的人马在大街上发现了林暗夜,马上把林暗夜抓到僻静处。

    “你不怕死吗?一个人在北狄走来走去。北狄现在还在通缉你呢?就不怕被人认出来。”林仲超骂道。林暗夜低下了头,“那现在还管我做什么。”

    “要不是你是老安王的骨血,我还真的懒得管你。”林仲超叹了口气,“我送你出城,那走吧这里不适合那。你走之后,跟耶律纳兰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过日子吧!”

    林暗夜摇了摇头,“我当然不会。因为还不到时候。”

    “那你想做什么。”林仲超一怔。

    “我既然来了,哪里能这样空手而归。”林暗夜眼里透着杀气,看着大街上走动的北狄人,就好像老虎看到了猎物。

    “你不能,这样很危险。我必须保护好你,不然不能跟老安王交待。”林仲超抬起手赖,“回去吧。耶律纳兰恨担心你的。”

    “就是为了给纳兰一个更好的生活,我才过来的。你不要劝我了,我一定要让纳兰重新做公主。”林暗夜很固执。

    林仲超说:“那一个人行动更加危险,你参与到我这里来吧!”

    “不,林中超,我欠你太多,我不能太麻烦你了。这一次,让我自己一个人。”

    “你一个人?你一个人螚做什么。就连刺客都不行。”林仲超拍拍林暗夜的肩膀,“不管你过去做了什么,我都没有怪过你。你还是我好兄弟。如果你跟我合作,我们会更加有力量对付北狄。”

    林暗夜看着林仲超,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配做你的兄弟。不过,我一个人也可以成功的。”华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